玫瑰与枪9
盛夏,多伦多突然大面积停电,长达4天。 整座城市地铁停开,公交车停开,路上行车很少,到处都是人。 在Yonge Street热狗,冰淇林车旁人们排着长队,有人借助发电机在汽车上放唱片,有人享受了烛光晚餐后,再到停车场的舞蹈派对上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停电让生活象意大利电影“灿烂人生”里的慢镜头,舒缓,温暖,有趣。 茫茫和瑟朗放下手上的工作。这是个难得的享受生命的时刻,两人一拍既合,到BIXI 租车点租自行车畅游探索多伦多。 古老的有轨电车穿过大街,他们一路骑骑停停,心儿欢畅, 象两条小鱼穿行在downtown 的大街小巷。 清晨,在仿佛置身于大森林之中 Gardner Beltline Park公园骑行,连接着一些桥梁或铁轨的路上,阳光透过树叶,在有时陡峭有时泥泞的路上洒下斑驳光影,鸟儿在树上清脆的欢唱。 驻足路边,远远地欣赏着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安大略省美术馆 ,Four Seasons Centre等这些多伦多最令人瞩目的地标建筑。 中午来到茫茫最喜欢的多伦多最新潮,另类,前卫,嬉皮,艺术的皇后西街。 每家店都有自己的哲学和想法,每一家店都不想和别人一样。 穿行在目不暇接,墙面上涂满各式涂鸦的alley ,他们在涂鸦前扮出各种鬼脸,摆出朋客的各种古怪姿势,指着对方哈哈大笑; 钻进风格前卫的The Drake Hotel艺术酒店, 看着那些藏在酒店里各个角落每月更换的当代艺术作品,耸耸双肩,两手一摊,蹬着彼此,露出迷惑不解的神情; 在路边的各种独立画廊里,让眼睛饱尝艺术的快餐; 鬼鬼祟祟的溜进曾被美《国家地理·旅行者》杂志评为“全球最受喜爱的129个酒店”之一的Gladstone酒店,镊手镊脚的沿着古老的雕花木质楼梯爬到顶楼,看着黑不溜球门洞狭小的老式电梯,想象着那些发生在古老酒店里的凶杀案,心里发毛,面面相觑; 累了,就找一家悠闲的小咖啡馆,坐在外面的padio 上慢嘬咖啡,欣赏路人,或是各买一只冰淇淋,坐在街边的长椅上,有搭没搭轻松的聊天。 黄昏在Martin Goodman Trail 欣赏多伦多市最漂亮的天际线。 傍晚又来到湖边的码头,静静地在夜空繁星下欣赏安大略湖的湖水。 两人并肩坐在湖边,湖风温润,水波轻柔, 瑟朗周身笼罩一层淡雾,他的脸七分混沌,三分通透,时常低着眼,温柔缱绻,时而露出淡淡微笑,让人舒心温暖。 他的一切都散发着一种讯息,那就是想要让人伸手触碰,轻柔的抚摸!尤其是他那深情而专注的凝视着茫茫的目光,仿佛要在在茫茫的瞳孔里寻找他的阳光和雨滴。深爱过的人都被这样的目光注视过,那么熟悉,那么陶醉! 他有温柔有绅士有害羞有慢半拍的那一面,心因饱经创伤而愈益温厚,拥抱时,温暖贴心。但他少了小北那种坚定和执着,和那种象大树和岩石般可靠的安全感。 自从瑟朗重拾画笔,他的嘴角弧度越来越多的发生奇迹般的变化,眼睛透过薄雾发出快乐的光。 茫茫靠着文字与绘画与瑟朗的心灵交流,早年缺失的情感滋味如同打来了年久失修锈迹斑斑的水龙头,哗哗哗不由分说地就来了。 他的出现,触动了她心灵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让她也认清了自己,认清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奋斗究竟让自己失去了什么。 他感动于自己被她“看见”,看见他的才华,看见他的故事,他的人生。 仿佛有机会将岁月重走一遍,打开尘封已久的心灵,重新感受纤细,脆弱经不起理性分析的情感。 在历经世事饱经苍桑的人眼里,灵魂是高于肉体的,没有灵魂的人,听了这种话,会哈哈大笑,但茫茫不会。 她拯救他的才华,他拯救她的麻木, 这不是一个爱情故事,而是一个有关于救赎的故事。 -hotmoon(梵高的耳朵) 2021-3-4
玫瑰与枪9
瑟朗有点人格分裂的说
-facenorthface(小北) 2021-3-4
他是神经病😡
-hotmoon(梵高的耳朵) 2021-3-4
-facenorthface(小北) 2021-3-4
神经质的脆弱敏感的象一张米纸的病人😔
-hotmoon(梵高的耳朵) 2021-3-4
神经质的人一般都很有迷人的魅力,男女都是
-clear(clear) 2021-3-4
吸引我的总是那些最复杂、最神经质、最难对付的人,他们常常不知道他们要什么,性格决定他们的路注定坎坷😢
-hotmoon(梵高的耳朵) 2021-3-4
那小北有点啥的说?🤪
-smileface2020(笑脸) 2021-3-4
第一个打卡,点赞👍。
-anexplorer(页于) 2021-3-4
咋回事?
-anexplorer(页于) 2021-3-4
为什么点赞?🤔
-hotmoon(梵高的耳朵) 2021-3-4
👍
-anexplorer(页于) 2021-3-4
👍
-smileface2020(笑脸) 202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