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眼烟云
爷爷的爷爷,曾经过得很不错,不仅有自己的土地,三个儿子,还不到娶亲年纪,每个儿子都已经准备好了三幢大宅院,后来老二年幼病故,老大替老二娶亲,拥有两个老婆,当然也就占了两幢宅子,我家属于三弟这一支的,只拥有自己那一幢宅子。后来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土地没了(其实想想农村里的土豪的土地也是自己辛勤劳动积累钱财买来的,真不是天上掉下来或者掠夺的。),不过宅子都还在,一直传到我们这一代,院子很大,房屋已经翻新。 前几年,共产党又来了政策,把农民的宅子全部推到,然后盖楼,让农民都住进楼里,据说这样可以增加耕地。瓦亮的堂屋和厢房,院子里果树成荫,再加上大院子,只换成三房的小楼房,而且还要自己交10多万块,真是有点被抢的感觉。或许是自己宅子是在小地方,而不是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所以才有被抢的感觉吧。 想想,从爷爷的爷爷到我们,不过几代人就把他老人家挣的家业“”败光“”了,不是家中不幸出了败家子,而是一次次共产党共产的结果, 一切如过眼烟云。 -shoushang(出水芙蓉) 2020-7-29
过眼烟云
你说的这种情况估计很多家庭都曾有过类似的经历,另外别的地方俺不太了解,当年有房有地但如果不是太豪的话并非都被打成地主富农的.....
俺外婆在城郊的老家不仅拥有自己的房子(祖屋),前院还有很大的果园,后院有能撑船玩的大池塘,但土改时并没被划为地主或富农,只是后来前后院都被收掉没有了,只余下房子......当年家人有想法但也没办法,现在回头看,那其实就是对私有财产的一种抢掠,若将收掉了的土地再回头卖给你的话,那简直就是双重抢掠了..... -see1see(Isee) 2020-7-29
也不咋土豪,
只是有些地和宅子。好像听家人说后来被划为中农吧。土地后来我目测了一下,一块长宽都超百米(根据咱们百米赛道想象的),大约有点正方形偏横长一点。另一块紧挨着在上一块的顶头一边,上下排列,这一块是横着很长,竖着短的距形,都是水浇好地。我们家祖辈的墓地至今都还在那些地里,我们那儿是平原,没有丘陵山地,土改后墓地也没被铲平,还是像小山丘一样在那儿,后来修水渠,村里的人真是善良,从墓地前面绕弯,也没去铲平墓地。 -shoushang(出水芙蓉) 2020-7-30
只是觉得老一辈的一个大宅院最终没换到一个三居室,最后要自己交10多万才住上三居室,其实也没人去住,但不交这些钱,等于老家以后就没了,为了保存一点根和念想,三居室其实是等于我们这一代又自己掏钱买的房子。
-shoushang(出水芙蓉) 2020-7-30
你也别太纠结了,这里有人上海价值几亿祖宅都被充公推倒了,人家照样心粉红粉红的,这叫境界
-johnwick(null) 2020-7-30
也不咋纠结,不过要是不用交钱就好了。我估计国家政策到了下面的官员手里也是会变的。嗨,一切如烟云。
-shoushang(出水芙蓉) 2020-7-30
看了你的叙述,比起中国很多地主富农,你家有两件幸事,第一,没人被批斗致死,第二,那么巨大的占用良田的祖坟没有被扒。这说明你们那地方革命还不够残酷。
-897102(非专业抬杠40年) 2020-7-30
嗯,到是真得感恩没人被批斗。祖坟土丘估计大约还有10多平的面积吧
-shoushang(出水芙蓉) 2020-7-30
电影《活着》上的事周围有很多。
-jerrytang(JT) 2020-7-30
真不幸又被共产了,幸运的是远离了是非之地
-praying(H and P) 2020-7-30
哈哈,有过整条街的都没了,共产党么,不共产哪行,看看这次他们怎么搞。
-irobot2020(我是机器人) 202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