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啥关系吧。记得俺的微机干发生在25岁那一年的冬天。寒冷的风,吹着我那没人握住的小手。。。。
-once(chocolate) 2007-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