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想到我一个晚上在这里的消费抵得上棒棒们一个月的收入时,我感觉很不安。”这种不忍之心,我理解围虚伪,就像和上帝忏悔一样,忏悔过了,继续物质主义。
-mine888(蔡顺) 2007-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