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公报遭严重篡改(续)
▲《维基百科·不知该怎么称呼你》告诉:《不知该怎么称呼你》讲述的是20 13年习近平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排碧乡十八洞村走访时,与一名苗 族大妈交流的故事,由时任中共湖南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张文雄任监制, 在2015年除夕前——2016年2月6日前已在网上持续走红,张文雄还于 2月6日在《湖南日报》发表署名文章推广,随后成了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节目 。但是,习近平直到今年3月8日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湖南代表团的审 议而在会场上倾听身边的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介绍习近平情系十八洞村的精准扶 贫歌曲《不知该怎么称呼你》已在春节前迅速唱响三湘大地的阿谀奉承话过程中 ,仍未对《不知该怎么称呼你》的吹捧性和徐守盛阿谀奉承话作一句批评,而是 美滋滋地享受徐守盛的阿谀奉承(参见《徐守盛告诉习近平:〈不知该怎么称呼 你〉已唱响》、《视频:热现场:唱响精准扶贫的暖心歌》)。其实,习近平参 加湖南代表团对政府工作报告的审议应是他准备去表扬创作并将《不知该怎么称 呼你》上网广播和上湖南“春晚”广播的湖南省委的,因为他不可能不知《不知 该怎么称呼你》在羊年除夕前上网广播和上湖南“春晚”广播的。 11月8日报道的《湖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张文雄涉严重违纪接受调查》和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闭幕日转发《星岛日报》报道的《曾监制颂习神曲,湖南宣 传部长撤职》共同告诉,监制歌颂习近平的神曲《不知该怎麽称呼你》的湖南省 委常委、宣传部长张文雄,因为涉嫌严重违纪接受调查并被撤职。张文雄涉嫌的 严重违纪极可能就是严重违反中共新旧党章都规定的“禁止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 ”而监制颂习神曲《不知该怎麽称呼你》,因而,张文雄极可能是因为监制颂习 神曲《不知该怎麽称呼你》才成为中共高层按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决议推出的从 严治党和“党内不准搞拉拉扯扯、吹吹拍拍、阿谀奉承。对领导人的宣传要实事 求是,禁止吹捧”祭旗的牺牲品。张文雄因监制颂习神曲而牺牲的情况极可能表 示,张文雄将是最后一个主持创作颂习神曲的中共高干,10月13日声称已红 遍青海的颂习新曲《习主席来到咱青海》(见《一首红遍青海的新歌〈习主席来 到咱青海〉》)也可能是民间的最后一首颂习神曲。 ▲李鸿忠是中共高干中最会溜须拍马、效仿习近平、吹捧习近平的高干,如李鸿 忠在习近平表演到庆丰吃包子的亲民秀、在北京街头打的士的亲民秀后,也到农 家包饺子、排队挤公车,以示他向习近平看齐;当习近平旧部——天津市委代理 书记赵兴国于今年1月8日率先喊出“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后,李 鸿忠也在一周后的1月15日在他主持的湖北省委常委会议中“明确指出自觉维 护党中央权威,就要自觉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领导核心”(见《【解局】必须 要有一个核心》),成为十八个封疆大吏拥戴“习核心”拥戴潮中的第五个封疆 大吏;当他发现习近平曾经五年三次到访兰考后,也于今年4月29日也带着省 长王国生和全省103名县(市、区)委书记中的91人,集中乘高铁、转汽车 ,赴河南兰考(见《这个地方,习近平去过,李鸿忠也去过,现在全省的》); 而在他调任天津市委书记一个月零一周后,在他明知中央在羊年除夕前作出了禁 止拥戴习近平为核心的情况下,也在他理应听闻到中央将向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 通过的决议强调“集体领导”也即《公报》第12段的“党中央”这个核心和第 15段的“坚持集体领导制度,实行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的风声后 ,仍在中共十八大六中全会召开前三天的10月21日召开的天津市委工作会议 上发出“作为一个大党大国,必须要有领导核心。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委 会是全党的领导核心,党中央的领导核心就是习近平总书记”(《天津市委工作 会议召开,李鸿忠讲话》),并在会上发出“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的 对习表忠之声。但是,面对李鸿忠的效忠吹捧,习近平从未发出反对、制止之声 。而按高新的理解,李鸿忠对习近平的献媚、效忠、效仿、吹捧不仅令习近平龙 颜大悦,还令习近平怀有一种再不提拔李鸿忠就不好意思面对李鸿忠的强烈感觉 (见高新《习近平厚爱李鸿忠的N个理由》)。 中共主任栗战书于六月二十九日在中直机关的表彰大会讲话中悍然违背中共中央 规定讲出的“坚决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这个核心,维护习近平总 书记这一核心”(《栗战书首提维护“习核心”》)的情况表示,习近平不仅从 未禁止党员干部和高干对自己恬不知耻的对他吹捧,而且在鼓励党内外对他的吹 捧,因为,中共主任栗战书是习近平的贴身亲信和政治传声筒,栗战书于六月二 十九日在中直机关的表彰大会讲话中悍然违背中共中央规定讲出的“坚决维护以 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这个核心,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一核心”可视为习 近平的声音。 即是说,习近平除了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被迫下令“不要再叫我‘习大大’ ”(《传习近平下令:不要再叫我“习大大”》)外,并无其它禁止党内外对他 个人崇拜的表现。 ◇《公报》第14段中的“必须坚决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 之风。各级领导干部必须深入实际、深入基层、深入群众,多到条件艰苦、情况 复杂、矛盾突出的地方解决问题,千方百计为群众排忧解难。对一切搞劳民伤财 的‘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的行为,要严肃问责追责,依纪依法处理”,也 是对习近平不惜消耗天文数字的公款建设他自己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 、奢靡工程、形式主义工程、严重劳民伤财扰民工程——杭州G20峰会工程的 不点名批判。 因为,虽然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奢靡之风和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 ”、“政绩工程”都是中共建国以来的普遍痼疾,虽然中共各级政府及其部门企 图通过召开国际会议“做大做强”自己、“向全世界亮出名片”的国际会议也越 来越多,“致使各类国际会议数目越来越多,规格越来越高,开销越来越大,且 动辄声势浩大,名头骇人,‘峰会’、‘全球’、‘国际’之类响亮的头衔,早 已见怪不怪。许多地方、部门办国际活动,‘动静’都比较大,拆旧盖新、大兴 土木不在话下,会议期间的出入警跸、清道戒严,和随之而来的交通堵塞、购物 不便,都给所在地居民的正常生活造成极大困扰”(《杭州G20耗资1600 亿摆阔?》),但是,中共在习近平登基以来最大的形式主义、最奢靡的工程、 最大的“形象工程”、最大的“政绩工程”、最大的劳民伤财扰民工程,均非习 近平主办的杭州G20峰会工程莫属。 因为,习近平为在代表万国来朝的杭州G20峰会上大显习大帝之崛起、地位之 独尊,挥金如土,不惜耗天文数字的巨资打扮杭州城——翻建杭州所有街道、亮 化杭州全部屋顶、美化杭州全部商店,为造“G20蓝”早早责令会场方圆10 0公里的企业工厂停产、关闭杭州城大量商铺、遣散关闭商铺和停产工厂的员工 ,为保G20峰会安全举行,把全国人民尤其是杭州人全部视为恐怖分子——在 命令加利诱方式把会场周边的居民全部赶出杭州城(利诱指政府出旅游费让杭州 市民在G20峰会召开前及召开期间外出旅游和令外地旅游景区对杭州市民免费 游览),对娱乐场所、餐厅、歌厅等实施地毯式搜查,而在G20峰会期间则要 求西湖风景区附近小区的居民禁用明火煮食物,食物由派出所派送,几乎把人间 天堂的杭州变成空城、鬼城;还调入大量的民警、武警、特警、国安、陆军、空 军、装甲车、坦克、直升机对杭州实行恐怖级军管,对进出杭州的人流、车流实 施变态式安检,把人间天堂的杭州变成恐怖城;为展示习大帝拥有随意挥霍公款 的大权,以超豪华标准装扮只用两天的会用场馆的内外,以特别精制物品配置会 用场馆的每件用品;为博G20杭州峰会与会国人员一时之娱乐,不惜令张艺谋 筹备一年、耗资不知多少亿的《最忆是杭州》水上大型文艺晚会(晚会时长约5 3分钟),详情可参见郭恩平的《杭州,为你羞耻》、端传媒的《杭州折叠:空 城,最万无一失的安保》和《杭州“空城计”:200万人出走,换G20峰会 安保2天》、自由亚洲电台的《G20峰会变“疯会”,杭州全城停摆上演空城 计》和《G20峰会扰民无限,居民禁明火煮食》、新唐人的《杭州人大唱“空 城计”,占领全国景区》和《G20峰会杭州开启“变态安检模式”》、博讯的 《G20扰民:杭州市民抗议“天堂杭州变地狱”》以及《G20大型文艺演出 〈最忆是杭州〉》、《《杭州G20峰会主会场最大无接缝地毯北京造,创世界 纪录》、《“浙江制造”彰显大国匠心,盘点G20峰会上的浙江企业有哪些成 为中国新名片》、《专车、餐具、地毯、窗帘……G20峰会居然有这么多“余杭制 造”》等。 所以说G20杭州峰会工程是习近平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严重劳民 伤财扰民工程,是因为,一,调动陆军、空军及其武器装备为G20杭州峰会服 务非军委主席习近平不能调动;二,G20杭州峰会由习近平主持,另六名常委 全部缺席(见《从中南海回到西湖,习近平抛开六常委》)。 习近平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奢靡工程、形式主义工程、严重劳民伤 财扰民工程——杭州G20峰会工程的歪风不刹,各级政府和政府部门就会巧立 名目举办各种国际会议,各种国际会议就必将出现越来越多的G20峰会般的“ 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奢靡工程、形式主义工程、严重劳民伤财扰民工程 。因此,上引的《公报》第14段文字不仅是而且首先是针对习近平挥金如土搞 “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奢靡工程、形式主义工程、严重劳民伤财扰民工 程——杭州G20峰会工程的不点名批判。 ◇《公报》第15段重申“民主集中制是党的根本组织原则,是党内政治生活正 常开展的重要制度保障”、强硬推出“坚持集体领导制度,实行集体领导和个人 分工负责相结合,是民主集中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始终坚持,任何组织和个 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以任何理由违反这项制度”、强调“各级党委(党组) 必须坚持集体领导制度,领导班子成员必须增强全局观念和责任意识,党委(党 组)主要负责同志必须发扬民主、善于集中、敢于担责,领导班子成员必须坚决 执行党组织决定”,几乎就是针对习近平登基以来大肆集权、把中共新旧党章都 规定必须坚持的“民主集中制”变成坚持集权于他自己的“集中制”、在中共中 央常委会和中央军委实行专权独断等专制行为的量身定制式的不点名批判,表示 习近平不再有在中共中央常委会和中央军委实行专权独断等专制的权力,表示习 近平自中共第十八届六中全会决议起草时起,他的专制行为就在中共中央常委会 、中共中央政治局遭到了严厉批判,表示习近平的专制行为在中共第十八届六中 全会遭到了严厉批判。因此,《公报》第15段就告诉:中共第十八届六中全会 决议彻底打破了习近平的核心梦,《公报》根本不可能推出“习核心”,《公报 》中的“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完全由“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 央”篡改而成。 值得指出的是,《公报》对民主集中制作了新解释,即把“民主集中制”中的民 主解释为“集体领导”——集体决策;把“民主集中制”的“集中”解释为“善 于集中”领导班子成员的意见,而不是善于集权——“善于集中”领导班子的权 力于班长手中。 ◇《公报》第16段是强调的“尊重党员主体地位、保障党员民主权利,落实党 员知情权、参与权、选举权、监督权”,是对习近平于2014年10月23日 在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谴责“无视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 时谴责“搞尾大不掉、妄议中央的也有之”的“妄议中央”的不点名批判,是对 2015年10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2016年1月1日起 实行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四十六条第二项“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的 不点名批判。这又表示,《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是习近平凭借当时的军权 和强力集权集成的威权和王岐山凭借的打虎威权作用下强行通过中共中央常委会 会议和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的条例。 ◇《公报》第17段强调的中共选拔任用干部坚持五湖四海、任人唯贤,是对习 近平登基以来选拔任用干部大搞“小圈子主义”——即只选拔任用他的旧部旧识 同乡同学和对他示忠最勤最力的溜须拍马干部行为的不点名批判。 ◇《公报》第19段推出的“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必须带头从谏如流”也是 对习近平不能对质疑“官媒姓党”的任志强从谏如流而对任志强发动文革式大批 判从而发生十日文革闹剧的不点名批判,因在任志强事件中,王岐山主管的中纪 委媒体于3月1日发表了为保护任志强而谏议矛头直指习近平的《千人之诺诺, 不如一士之谔谔》,俞正声则在3月3日下午的政协开幕式上发出了“讲真话、 道实情”和“支持反映人民群众愿望和诉求的呼声,鼓励不同意见的交流和讨论 ,支持讲真话、道实情”的暗挺任志强之声,故“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必须 带头从谏如流”极可能是王岐山和俞正声主张的意见。 ◇《公报》第20段—28段是讲加强对权力制约和监督的段子,新鲜点有四: 一是强调“必须加强对领导干部的监督,党内不允许有不受制约的权力,也不允 许有不受监督的特殊党员”,它既是严禁习近平做“核心梦”的规定,又是对中 纪委和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持有的不受制约和监督的权力的谴责、否定和剥夺,表 示习王二常委自中共十八以来的表现在中共中央常委会、中共中央政治局、中共 十八届六中全会三个层面都受到了谴责、批判和否定,成了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 的主要批判对象。 二是把中共十八大修订的党章规定的“加强对党的领导机关和党员领导干部特别 是主要领导干部的监督”升级为“党内监督的重点对象是党的领导机关和领导干 部特别是主要领导干部”,寓意在中共中央层面上,总书记成了党内监督的重点 对象,寓意在中共中央层面上,习近平成了党内监督的第一个重点监督对象。 三是只字未提中纪委监督、王岐山推出的纪委系统垂直管理监督模式、中纪委派 出钦差臣式的中央巡视组监督模式,强调“要建立健全党中央统一领导,党委( 党组)全面监督,纪律检查机关专责监督,党的工作部门职能监督,党的基层组 织日常监督,党员民主监督的党内监督体系”、“强化自上而下的组织监督,改 进自下而上的民主监督,发挥同级相互监督作用”和“党的各级纪律检查委员会 要履行监督执纪问责职责”。 这就表示,㈠党内监督方式恢复中共十八大以前的监督方式——党委(党组)全 面监督、纪检机关的同级监督和向下监督,党的工作部门职能监督——组织部门 监督;㈡纪委系统垂直管理监督模式和中纪委派出钦差臣式的中央巡视组监督模 式被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全盘否定,习近平清除异己的打虎模式被中共十八届六 中全会全盘否定,习近平清除异己的打虎棒王岐山在中共中央常委会、中共中央 政治局、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的三个层面上都受到了批判,中共反腐方式将恢复 中共十八大以前的模式,习近平清除异己的打虎运动从此画上句号,“全党都腐 ,无官不贪”体制必然形成的“反腐永远在路上”的规律成了反腐永远走在中共 十八大以前走的老路上——尽管中共即将灭亡——中共没有永远而表示“反腐永 远在路上”是自欺欺人之说,“全党都腐,无官不贪”的全体官员开始好睡。 四是中共中央将推出包括监察机关、司法机关、审计机关在内的多种监督力量的 综合性监督机构,意味着纪委机关的权限将变小,王岐山权力将被削弱。因为《 公报》第21段强调“必须筑牢拒腐防变的思想防线和制度防线,着力构建不敢 腐、不能腐、不想腐的体制机制”,《公报》第27段强调“各级党委应当支持 和保证同级人大、政府、监察机关、司法机关等对国家机关及公职人员依法进行 监督,人民政协依章程进行民主监督,审计机关依法进行审计监督。要支持民主 党派履行监督职能,重视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提出的意见、批评、建议。要认 真对待、自觉接受社会监督”。 然而,《公报》在报告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决议有关加强对权力制约和监督方面 没有报告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决议的极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全会决定在各级人大 常委会下设综合性监督机构——国家反腐败工作机构——监察委员会(下称“监 察委”),把各级党委管的纪委置于同级人大常委会之下,与监察委合署办公。 证据就是11月7日新华社报道的中共中央办公厅近日印发的《关于在北京市、 山西省、浙江省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因为该试点方案告诉:在试 点三省市设立各级监察委,监察委是国家监察制度的顶层设计,是行使国家监察 职能的专责机关,是国家反腐败工作机构,各级监察委由同级人代会产生,与同 级纪委合署办公。这就表示:㈠在三省市开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方案后,监 察委将成全国各级人大常委会的下属机关,与法院、检察院并列的机关;㈡各级 纪委将在同级人大常委会领导下工作,原属各级党委主管和中纪委垂直管理的地 方各级纪委都成了同级人大常委会的下属机关,中纪委将成全国人大常委会管理 的监督机关,中纪委书记将成全国人大常委会管理下的副国级或部级官员,中常 委将不再兼任中纪委书记,习近平登基近四年来开展的以清除异己和安插亲信为 目的的打虎运动即将划上句号,习王二常委想打哪只老虎就打那只老虎的打虎权 被彻底剥夺,中共高层的反习派在此轮权斗中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在中常委会议 上带头提议“实行集体决策制”的张德江为全国人大系统取得了主管纪委系统的 职权和主管全国国家反腐败工作机构的职权,《成报》对张德江和刘云山的炮轰 徒劳无功。 可见,以“从严治党”为会议主题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是反习派以中共新旧党 章都规定必须坚持的“民主集中制”和“禁止任何形式的个人崇拜”为据、以“ 从严治党”为题目、为号召、为旗帜整肃习王二常委的全会,是批判习近平登基 以来大搞破坏“民主集中制”行为和纵容对他的个人崇拜行为的会议,是批判习 近平清除异己的打虎运动和在选拔任用干部方面大搞“小圈子主义”的会议,是 批判王岐山利用纪检权和习近平以清除异己、安插亲信为目的的打虎运动权大肆 扩权的会议,是全盘否定王岐山推出的纪委系统垂直管理监督模式、中纪委派出 钦差臣式的中央巡视组监督模式的会议。这样的会议根本不可能推出“以习近平 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只能由“以习近平同 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篡改而成,就只能是在《公报》作出后送往新华社之前的 期间,“总书记”被人以偷梁换柱、偷天换日的方式换成了“核心”。因此,《 公报》遭到了严重篡改。 可见,通过篡改《公报》篡夺而成的“习核心”,是根本不起由习近平一个人“ 说了算”作用的核心,是名不副实的“习核心”,有名无实的“习核心”,徒有 虚名的“习核心”,自欺欺人的“习核心”,掩耳盗铃盗来的“习核心”,只能 对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与会会员——中共中央委员和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与中共中 央必须报告“全会”决议和会议情况即公报原文的对象——退位中常委组成的小 圈子以外人类起忽悠作用的“习核心”,是习近平为急切实现无实际意义的核心 梦和习派急切实现无实际意义的“习核心”梦而不顾《公报》内容与“习核心” 严重冲突情况下不择手段实现的“核心梦”,它必将产生始料不及的反作用。 只因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不可能推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公报 》中的“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系由“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 ”篡改而成,故尽管《公报》报出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最大的亮点——“以习 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理应是国内媒体争相报道的要闻,但国内媒体多以“ 十八届六中全会在京举行”、“坚定推进全面从严治党”报道,只有隶属凤凰出 版传媒集团的江苏《现代快报》在10月28日为报道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闭幕 消息而引用《公报》中的“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撰成的《习近平总书 记已成全党核心》,但它的电子版却很快被删除(见《“习近平总书记已成全党 核心”惨遭删除》、《“习核心”在大陆报纸头版消失》)。国内媒体在中共十 八届六中全会结束后不敢报道是次全会最大的亮点新闻和报道是次全会最亮点的 新闻立遭封杀的情况成了中共建国以来所未有。国内媒体报道中共十八届六中全 会新闻极端反常的情况又反过来证明,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没有推出“以习近平 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公报》中的“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系由“ 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篡改而成。 那么,又是谁将《公报》送往新华社之前把其中的“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 中央”篡改成“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呢?新华社又怎么可能发表被 严重篡改过的《公报》呢?——篡改者应该是习近平亲信——掌握着中共中央办 公厅大印的中办主任栗战书,把篡改过的《公报》送往新华社强行发表的应是在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闭幕前夕——10月26日进驻新华社的中央巡视组(见《 新华社:第三轮巡视首批进驻参考消息报社等4家单位》和《从严治党媒?新华 社再受巡视》),因为中央巡视组是习帝的钦差大臣,具有胁迫新华社照发《公 报》的权威,而中央巡视组进驻新华社的日子选在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闭幕前夕 ,完全可以说是习王二常委密谋选择的吉日,是习王二常委为强行在新华社发表 其准备通过篡改“总书记”为“核心”的《公报》而选择的吉日,因为,他俩知 道,被篡改的《公报》一经新华社发表,篡改而成的“习核心”就变生米为熟饭 ,就是以中共中央名义泼出去而难收的覆水,假核心就会变成真核心。而不在此 时不发表篡改过的《公报》与反习派拼死一搏,习近平的核心梦就会彻底破产, 永无再做的机会;王岐山的打虎大权也就彻底丧失,后果则是群虎的反扑性围殴 围剿——被投到秦城监狱终老。 一因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在绝密中进行,全会情况在全会期间也无一张照片和一 篇文章报道,二因老天没安排其他读者从《公报》读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 党中央”由“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篡改而成的真相,三因篡改过的 《公报》由中央巡视组送达新华社并胁迫新华社发表的真相只有知情人才知晓, 故“中央巡视组强闯新华社发表并未得到中央全会认可的‘习核心’说法,是非 法的越权行为”和“六中全会,习近平的确有备而来,倾尽洪荒之力发动政变。 习的政变表面赢了,却实际上正在彻底失败和覆灭之中。习近平一伙以‘中央巡 视组’的名义强闯新华社胁迫发表并未得到中央认可的所谓‘公报’和所谓的‘ 核心’”(见《六中全会:“习核心”率领“习家军”全面入局/〈直击中国〉 视频》的跟帖),只能是知情人的泄密。 既然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不可能推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公报 》中的“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只能由“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 央”篡改而成,非习派的政治局委员兼任的封疆大吏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广东省 委书记胡春华、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和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为何会先后在10 月29日、10月31日召开的市委常委会议、省委常委会议、市委常委扩大会 议中说出“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更加坚定地维 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更加自觉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 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韩正:坚定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 心的党中央权威》)、“要始终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 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胡春华:坚定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 》)、“坚决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重庆市委:坚决维护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更加自觉地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领导 核心地位”(《市委常委扩大会传达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郭金龙 主持,蔡奇杜德印吉林出席》)呢? 原因应该是,《公报》一发表,中南海和京西宾馆就炸了锅,中共高层反习阵营 还没做好与习派撕破脸的准备而无公开《公报》原文和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决议 以澄清真相的准备,到第二天《现代快报》发表《习近平总书记已成全党核心》 后还未形成怎么办的共识,只能先删除《习近平总书记已成全党核心》的电子版 ,但人民日报在10月28日发表了题为《“习核心”乃党和国家根本利益所在 》的社论,成了习近平绝对忠臣的李鸿忠却在《公报》发表后也火急火燎地回到 天津,在10月28日召开的天津市委常委会扩大会议上按《公报》的说法发出 了“要把讲政治讲忠诚落实在行动上,衷心拥护、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党 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核心的权威。我们必须以高度的政治自觉和行动自觉,始 终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做到思想上充分信赖、政治上 坚决维护、组织上自觉服从、感情上深刻认同,切实增强‘四个意识’,时刻向 党的领导核心看齐、向习近平总书记看齐”(《李鸿忠:贯彻六中全会精神,维 护习总书记核心地位》)的强音,李鸿忠的“习核心”说法必在他管辖的天津党 媒上报道。于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就成了中宣部无法封锁的声 音。为维护中共中央的会议一贯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形象和中共中央 一贯是团结的形象,反习派只好“相忍为国”,同意作出将错就错的决定。于是 ,非习派又兼任封疆大吏的四个政治局委员便陆续召开省(市)委常委会或常委 扩大会传达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会况和《公报》上的“核心”说,说出“坚决维 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之类的假话。 显然,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是终止习近平“核心”梦、削掉王岐山推出的纪委系 统垂直管理监督模式、中纪委派出钦差臣式的中央巡视组监督模式并决定把各级 纪委挪到各级人大常委会并由同极人大常委会管辖的政变大会,习王则通过蓄谋 已久的精密策划把《公报》中的“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篡改为“以 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方式和在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闭幕前夕向新华社 派驻中央巡视组→利用中央巡视级的威权胁迫新华社发表篡改过的《公报》的政 变方式篡夺了“习核心”名号,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是中共史上绝无仅有的政变 与反政变大会。 然而,反习派将错就错地承认“习核心”只是无可奈何的权宜之计,他们反习的 意志必将演变成废习的决心,也必将凭借“习核心”的紧箍咒——中共十八届六 中全会决议和《公报》原文废习,他们的废习政变必在紧张策划中;以篡改《公 报》的卑鄙方式篡夺“习核心”称号的“习核心”派必定做贼心虚,时刻担心中 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决议和《公报》原文被反习派泄漏,时刻担心反习派的废习政 变。因此,如今的中南海已如1976年10月的中南海。 然而,如今的中南海又完全不同于1976年10月的中南海,因为1976年 10月的中南海是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构成的“四人帮”没料到由华 国锋、汪东兴、叶剑英、李先念构成的“四人帮”会先下手搞宫廷政变,而今的 中南海则是习派和反习派都清楚对方会先下手搞宫廷政变,都在紧张策划抢先下 手的宫廷政变,都在伺机发动抢先下手的宫廷政变。然而,习派至少内分为两派 ——习近平派和王岐山派,因为习王二常委并不同心——习近平想当习泽东,王 岐山则被认为是改革派、推墙派、宪政派(参见陈破空《一场混战,中南海乱套 了》、阿波罗新闻网《江系跳墙,痛批王岐山说左实右,是改革派、推墙派、宪 政派》)。这就表示,今日中南海具有三种政变可能,一是掌握枪杆子的习近平 发动抓捕反习派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员,一举实现其一人专制天下的习帝梦或实 行他登基之初就宣传的“以宪法为统帅”的宪政;二是早已掌握包括习近平及其 家族在内的全党贪官名单、中纪委网站和财新传媒乃至《成报》的王岐山可以孤 注一掷地把包括习近平及其家族在内的全党贪官名单同时公布于中纪委网站、财 新传媒体乃至《成报》以及王岐山人马暗中掌控的其它媒体,宣布解散腐败到不 可救药的中共,进而实施宪政,三是具有集体决策优势和掌握绝大多数官方文宣 资源的反习派则会以召开政治局会议的方式实现废习政变,继续走有中国特色的 权贵资本主义道路。 虽然难以逆料中南海必将发生的政变方式,也难以逆料谁先下手发动改变中共和 中共国政局的政变,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南海宫斗大戏谁胜谁负的结局肯定指日 可待。 明月牌收音机吕柏林 2016年11月11日 http://bolin.eu5.org -bolin(吕柏林) 2016-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