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年毕业上班,95年出差秦皇岛。午后入住酒店,一小时后警察来访,拘俺到派出所,说嫖娼,时间地点,人证物证全有。力争,不理。把双手背着铐到楼梯上,每隔一小时问一次,想好了没?没有就继续铐着。
那个酒店房间是我们公司常包的,可能同事在我去之前犯了事被小姐举报,但我反复告诉我刚到酒店一小时,就是不听。威胁利诱,说我的同事已经找到关系户把电话打到所长那儿了(我被带走之前跟同事说了让他找人),老实招了,交3000罚款完事,不招就铐着;如果不是关系通到所长那儿,早就动刑了。所长的面子,不动刑,但罚款必须交。 我那会儿20出头,年轻力壮,但也知道派出所打死人 不偿命。无奈没干过的事,还真编不出来,这个难不倒警察同志,最后,他口述,我记录,然后签字画押,一份嫖娼的口供就完成了。然后把身份证押那,坐同事的车回去取钱。同事常驻在秦皇岛,也可能真是他犯的事,他后来想办法找人摆平了。 幸运的是俺的嫖娼记录没进党案 ---国有单位,档案可不是闹着玩的。 -235(吃豹子) 2016-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