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戏:流氓不浪漫
上个星期六,在电话里,我就是这样对YH说的:你简直变成了一个女流氓,你觉得 这样子还有任何浪漫可言吗? 整整一个星期,真的很郁闷。跟YH,是20多年的老友。如果不是这份基于少年时代 的友情,不会这样说她,甚至可能早和她变成陌路。 YH已经40岁了。她的第一任老公,也是我们家20多年的老友,于她攻读美国德州大 学计算机硕士期间,在国内耐不住寂寞,导致离婚。 YH自由了几年,有一天惊恐万状的给我打电话:被诊断患了性病,要进行冷冻治疗, 可能终生不育。“还是做个良家妇女吧,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我实在不忍再多说 什么。 治疗了几个月,好了,YH愤愤不平的向我抱怨:什么冷冻治疗,就是把人的X欲降为 零! 不过,她还是听进了我的话,决心找个好男人居家过日子,后来还从旧金山开 车八、九个小时到洛杉矶,把新的男友带给我审查。 审查通过了,但成为她二爷的并不是这个美国人,而是一个第三代爱尔兰移民。第 二年,她就生下一个金发碧眼的儿子,现已满5岁。想着她两口子岁入26万美刀,买 了带游泳池的耗思,还计划着生第二胎,以为她此生就这般滋润了。 2005年忽然有一天,她报告又离婚了,原来戒毒16年的二爷,毒瘾复发,再戒无望。 从此,YH又如鱼得水,男友随着季节换。现在,她的男友部队,远远超过了八国联 军,光向我描述过具体特征的,就是数以十计。她说她要珍惜生命,享受浪漫。 是啊,生命无常,浪漫难求,这固然是人生的悲哀。 可我总觉得,不管是被迫选择离婚,还是被迫接受离婚,当生活给了你一个机会重 新选择的时候,还是应该相信红尘有爱。如果说,没有爱的婚姻是不道德的,那么 是否可以说,没有爱的性也是不道德的? 试想,男人女人,如果像头发情的公猪母猪一样,除了称之为"流氓的兽性",实在不 忍糟蹋"爱情的浪漫"。 流氓就是流氓,根本与浪漫无关。 -annzhou(老好姐姐=老情人) 200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