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生长的矮小榆树

砍断了也死不了

自幼相爱的我们俩个

打死了也离不了

与其像土崖被风蚀掉

不如变成沙子飞走好

结成夫妻又要离去

不如原来不认识好

与其岩石被水冲走

不如变成沙砾飞走好

交了朋友又要分手

不如早些不相识好

与其骑着瘦弱的黄马

干脆不如步行了好

与其与灰人交朋友

不如独身过日子好

与其骑那蓝眼的白马

所幸不如步行了好

与其和烂人交朋友

不如单身过日子好

与其骑那矮小的黑马

真是不如步行了好

与其跟小人交朋友

不如只身度日子好

查干陶劳盖的西沟里

又有滩来又有柳

查干其其格的两个姑娘

又放荡来又风流

乌兰陶劳盖的西沟里

又有水来又有柳

乌兰其其格的两个姑娘

又放荡来又风流

黑马虽然性情烈

难道因此不骑了吗

情人虽然暴脾气

难道因此不过了吗

你家黑狗虽然咬人

难道因此不去了吗

你家婆母虽然狠

难道因此分手了吗?

-anexplorer(页于) 2021-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