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秘书生涯 - 第二弹,证券公司, 领导接见

接上文

https://www.rolia.net/f/post.php?f=0&p=13978095

就这样,混日子,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好在文笔还行,打字也快,领导交代得任务都能保质保量完成,加上人勤快,姿态端正,外加嘴甜,很顺利地熬过了试用期

这个不稀奇,意料之中,出乎所料的是,有天,大老板终于现真身了

平时神龙见头不见尾的办公室主任老赵来找我,说要我准备一下,总经理要找我谈话

说到主任,我想起一个事,刚进单位的时候,我去主任办公室送材料,正巧屋里赵主任和钱副主任在谈工作

都是顶头上司,见了面总得打个招呼,也不能一声不吭放下文件转身就走吧

于是,我就开口了

“主任,钱主任,不好意思,打搅了。。。刚到的文件,您看我放这里行吗?”

两位主任眯缝着眼,朝我一个劲微笑,好像很满意得样子

其实,细节是魔鬼,换个人(比如我见过的某个名校文科生,比如那个狐狸),会这么说

“报告!钱副主任,赵正主任,这些是XXX文件,有两个比较急,其余的不急,请你们有空慢慢看”

感觉到区别了吗?几个硬伤,不是社会上被摔打被收拾碰得头破血流的还真不明白啥叫人情世故

首先,谁让你在领导面前指出哪个正,哪个副了?简直就是社死现场,正的那个不会因为你说他正而高兴,副的那个肯定会因为你说他“副”而生气。正的那个,略掉姓氏,副的那个,别用“副”,用姓氏代替那个“副”就好,这么说话,等级分的清楚,还大方得体,不得罪人

其次,领导面前,讲文明讲礼貌放低姿态是必须的,但主任们可能在闲聊,打招呼不能太正式。虽然敲了门进来的,但进门就喊,说句“报告”,好像是警卫员冲进来报告鬼子来了,可了不得了,冲击力太强(看过5,60年代黑白片的都明白)

再次,我是总经理秘书,不是两位主任的秘书,更不是他们的上司,不能言语中透露给他们安排工作次序,优先级别的意图,不然就有点狗仗人势,主子多大,奴才多大的意思了,文件放桌上,提醒一句“刚到的”就行,其余都是废话,哪个急,那个不急,封面上写着,也得由领导自行定夺。这种多余的话,啥叫“有空”,啥叫“慢慢看”,特别再加上个“请”字,替人家做决定,更是徒增反感。在很多语境上下文中,“请”不是啥谦卑的客气话,而且很傲慢无礼的命令句,英语里也是一样,所以请人帮忙挡下门,英语老师会让你说”Can you please hold the door for me?”, 而不说“Please hold the door for me!”

最后,文件送到赵(正)主任办公室,自然是专给赵主任看的,至于赵主任是否愿意给钱副主任看,这是他的事,我管不着,也不能管,所以得问“您”,而不是“你们”(征求赵主任本人意见,不是问两位主任,但不特指,省的副主任觉得我不尊重他)。另外在这层考虑之上,还有个保密和私密性的问题,在靠近之前,我得先问放哪好,免得主任办公桌上有摊开的文件,或者有啥不想让我看到的东东正好被我喵一眼,或者忙乱中打翻了茶水。主任手一指,我背朝办公桌,目不斜视往旁边空桌上一放,避免尴尬,避免旁生枝节。。。

我业务能力在线自然很重要,待人接物大方得体也加分不少,但另一方面,我认为我顺利渡过试用期还真得多亏了领导同事人NICE,好说话,外加佛祖保佑妈咪妈咪哄。得知总经理要见我,我小心脏激动得怦怦跳,第一个想到得就是加工资

我想多了,年轻人还是太嫩,好傻好天真,这种单位,靠这点死工资过日子,很多人不是给憋死,就是给活活气死。。。(这是后话)

大BOSS带个“总”字,果然不一样,好不容易回趟单位,行程安排得满满得,像那超载压塌立交桥的200吨大卡车。那年头国家不富裕,韬光养晦,李桑阿扁尽搞事,国共又一次合作,所以人还算老实内敛,不像现在,中土大唐GREAT AGAIN强了,阔了,崛起了,雄起了,人人都变“厉害”了,饭局上除了服务员,个个都是“总”,水分大的吓人,拉一条大坝就能发电

本来说上午见个面,太忙,给改在中午吃个工作餐聊聊,还是忙,给取消了。又改在下午,几个会议中间见缝插针,还是没戏,得,最后给改晚上了,和市领导吃饭,反正头去,我得跟着去,顺便聊聊就好,我是秘书我最后一个知道,这都哪个孙子给安排的?

待续。。。。。。

-eleclan(eleclan) 2021-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