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林奇案录之河南烩面馆:第十节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河南烩面馆

作者: 八峰

第十节

孙忠阳返回了房间里,他告诉周源,从鸽舍下面找到的那个牛皮纸信封里的文件,的确就是田参谋公文包里被盗走的机密文件。两个人坐下来,点燃香烟抽了起来,谁也没有说话。

“你怎么确定是李志国杀了夏龙山?又猜到他把夏龙山的尸体藏到了煤堆里?”孙忠阳吐出一口烟雾、打破了沉默。

“咱们上午在214房间后窗下面的勘验、又循着地上的脚印与后墙上的血迹第一次来到锅炉房时,我在老李头睡觉的西屋墙角里发现了与田参谋枕头上手指印一致的一块不完整的带血的手掌印,椅子下面还有一个新鲜的带有血迹的香烟头——而老李头抽的是旱烟,所以我当时猜想是凶手盗走文件后顺着二楼东面的楼梯溜到了锅炉房里,而且这个人的特征说明他并不是李志国,那就应该是李的同伙或者帮凶。而此人从二楼窗户跳下来时右腿和右手都受了不轻的伤,无法正常移动,当时又已接近黎明,李志国别无他法,为了保护他自己,也只能杀掉这个已经成为累赘的帮凶,他想到锅炉房外面就有一个堆煤场,可以暂时藏匿尸体,于是用斧背猛击杀死了夏龙山,将尸体拖到堆煤场,用铁锨刨开左边的一角,将尸体埋藏进去后又匆匆用煤块掩盖;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这些煤炭已经堆积了多天,上面已经落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和昨夜降下的雪花,我上午在堆煤场旁边,看到煤堆的其他地方都覆盖着厚厚的积灰和夜里降下的雪霜,唯独左边这一块上面却没有积灰和雪霜,而且有新近被翻动过的痕迹——”

“嗯,我说你那会儿站在煤堆前发呆,原来是观察到了异常!”孙忠阳忍不住打断了周源。

“是的。后来在第二次搜查老李头房间时,你走了之后,我和梁干事确定了那把斧头就是杀人凶器,联想到上午堆煤场观察到的异常,我就带人来到堆煤场,挖开了左边那块没有尘土和积雪、被人新近翻动过的煤堆,果然在里面发现了夏龙山的尸体和那个黑色的文件包,我们当即检查了夏的尸体,发现其头部左侧被钝器猛击造成凹陷,颅骨裂开而亡,而他的左手紧握成拳,我使劲掰开后发现里面是个打火机,经过让肖金生核实以后确定是老李头的,将所有这些罪证联系在一起,李志国谋杀夏龙山的事实就很清楚了。”

“说真的,我没有想到你对养鸽子也那么了解,居然能想到老李头把文件藏在那么一个地方。”孙忠阳笑着说道。

“不不不,我从来都没有养过鸽子,但小时候曾听邻居一个养鸽子的老人说过,鸽子要勤放飞才能养得好。只要不是雨雪天,每天都应该放飞两次,早晚各一次;而且警卫班的战士告诉我,那老李头平常早饭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鸽笼放飞。可是今天天气晴朗,还出了太阳,他却违反多年的习惯没有放飞鸽子,这种反常的行为自然引起了我的注意,联想到凶手已经没有时间把盗取的文件送出招待所,所以猜测他一定是把东西藏在了他所熟悉、一般人又不会想到的隐秘之处,在找到了夏龙山的尸体之后,我确定了李志国就是凶手,于是打开了鸽子笼舍,果然在笼舍下面隔板的夹层里找到了被他藏匿起来的失窃文件。”

“回基地后我一定要给你请功!好好嘉奖你!”,孙忠阳掐灭了烟头站起来。

“请功?算了吧,咱不就是干这个的嘛?”周源笑着也站了起来。

两个人迎着夕阳的最后一缕余晖,走出了招待所主楼,周源伸了个懒腰,扭头望着孙忠阳说道:“你刚才说要嘉奖我是吗?”

“嗯,怎么啦?”孙忠阳看着他。

“那我有个建议——你呀,现在就嘉奖我一下吧,”周源朝孙忠阳顽皮地咧嘴笑了起来。

“你小子,又有什么鬼建议了?说吧!”孙忠阳也笑了起来。

“你说,那河南烩面真的就有那么好吃吗?能让咱们五号首长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也要进去吃上一碗?”周源问道。

“哈哈,人人都有自己喜好的那一口,咱们五号是河南人、喜欢的就是那口烩面呗!”孙忠阳一边笑着一边跨上了吉普车。

“那怎么样,咱俩也去‘冒险’尝尝吧?就算是你对我的嘉奖了。”周源冲他挤了挤眼。

“嘿嘿,你又馋了是吧?得,我说过的,案子破了我请客——上车吧,现在就去嘉奖你!”孙忠阳发动了吉普车,慢慢地驶出了军区二招的大门,朝沈阳火车站方向一溜烟地疾驰而去。

———— 双林奇案录之河南烩面馆全文完 ————

注释

[1] 大头鞋,当时驻东北地区解放军部队对冬季配发的厚皮鞋的俗称。

-bafeng0101(bafeng) 2021-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