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林奇案录之河南烩面馆:第六节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河南烩面馆

作者: 八峰

第六节

两个人来到临时作为查案组办公室的招待所小会议室,周源先让张立伟派人到楼房后面他发现了几处痕迹的地方拍照、提取包括血迹在内的证物样本,又拿出了几个证物袋交给张立伟,请他立刻派人送往军区保卫部技术检验室进行检验,然后坐下来拿出几张照片摊开在桌子上用放大镜仔细对比起来。

“指纹印吗?在哪儿拍到的?”孙忠阳也走过来俯身查看。

“这一张是在田参谋床上枕头上拍摄到的手指印,这一张是在他房间窗外下面的后墙上留下的,而这一张嘛,”周源冲孙忠阳神秘地一笑:“是我在锅炉房的西厢屋里发现的!一个虽不完整但还算清晰的带有血污的右手掌印。”

“哦!?都是同一个人的吗?”孙忠阳兴奋起来了。

“三张都是右手掌,所有指纹中大拇指印最清楚,属于斗型纹,分叉点特征也完全相同,由此推断,它们应该是同一个人的右手拇指指纹。”周源解释道。

“太好了!也就是说,这个人半夜进入田参谋的房间,杀害他之后盗走了公文包,然后打开窗户跳下,又逃到了锅炉房里——啊!难道凶手是那个老李头?”孙忠阳眼睛瞪大了。

“不可能,你没看见那个老李的右腿和右手都是好好的,一点儿受伤的痕迹也没有,再说他身高不过一米六多,穿着的胶鞋尺码也没有我们发现的那么大。”周源否定地摇摇头。

“那凶手会是谁呢?”孙忠阳看着桌上摊开的照片自言自语起来。周源则又拿出两个被分别装进不同证物袋里的烟头研究起来,一个是他在大楼外后面正对着田参谋房间窗户的水泥小路上捡到的,而另一个则是他在锅炉房西厢屋里木桌下地上发现的,经过对烟丝,过滤嘴和烟卷残留的包装纸进行仔细对比,周源认定这两个烟头是同一个人遗弃的,在长一截的烟头上他还发现了‘大生产’几个字样。

这时,招待所贾所长拿着一本厚厚的《值班柜台入住人员登记簿》进来了。他告诉周源、孙忠阳和刚刚打完电话的张立伟:已经按照查案组要求把昨天夜里一点到四点之间入住的人员集中起来,在会议室外等候讯问。

于是孙周张三人便按照贾所长查出的名单,对相关人员进行了逐一讯问,重点是调查夜里一点半到五点之间在二楼楼道里有过活动(包括经过)的住宿人员。结果很简单——从田参谋入住后到凌晨五点,一共只有三个人来到招待所入住了二楼:沈阳军区赤峰通讯站副站长梁家喜,沈阳军区十六军某部连长罗云生,和空军三源浦机场地勤五中队技师唐卫平。其中,梁罗二人几乎是同时到达招待所的,时间大概是三点一刻,两人被安排住在同一个房间226;而唐卫平的到达则要更早一些,是凌晨两点三十分左右来到招待所的,被安排在215房间。

周源仔细检查了三人的证件,“嘿,籍贯都是河北武强县,你们俩还是老乡啊?”他抬起头来,笑着朝梁家喜和罗云生说道。

“是啊,我俩还是一个中学毕业的,参军后就给分开了,昨晚可真凑巧,碰到了一起还住同一个房间,哈哈,我们聊了好一会儿呢。”罗云生也笑着回答。

“我正想问问你们呢——你们的房间正对着214房间,你们俩入住进房间时,注意到214房间有什么动静吗?”周源问道。

“嗯,值班服务员给我们开房间的时候,我好像看到对面房间里灯还是亮着的,不过没听到啥动静。”梁家喜想了想说道。

“你怎么看到的?能确定吗?”孙忠阳问道。

“我能确定,他门虽然关着,但那房门上的玻璃框是透光的,里面开灯时外面就能看见亮。”梁家喜解释道。

“后来呢?一直是亮着的吗?”周源追问。

“后来,我们俩进了房间就开始聊天,因为嫌房间里暖气太热,就把门敞开了一小半,聊了有半个多小时吧,我俩又去了趟洗漱间,那时候214屋里的灯就熄灭了。”梁家喜补充道。

“那你们俩聊天的这段时间里有没有听见或者看见过什么人出入214房间吗?”周源再问。

“没有,我当时坐在右边这张床上,正对着敞开的门缝,如果对门有人进出肯定是能看到听见的。”罗云生肯定地回答道。

接着周源又讯问了唐卫平,这位地勤技术员毫不犹疑地告诉他,昨天夜里值班员带他上楼进入215室时,隔壁214房间里灯是熄灭的,因为比较困乏,他进屋后很快就上床睡觉了,也没有听到隔壁有什么动静。讯问完毕后,周源又把肖金生叫来核实了几个人的入住时间。

“你看,真有意思——”周源在纸上画出一张时间事件排序表递给孙忠阳和张立伟:“昨天夜里田参谋一点半左右到达,登记后大约一点五十分进入214房间,按照我们先前的勘验,他大概是凌晨两点到两点半之间遇害的;两点四十分左右,肖金生带着唐卫平进入215房间时看到214房间里的灯光是熄灭的——应该是杀害他的凶手得逞后把灯熄灭的;可到了三点二十五分左右,当肖金生和梁罗二人上楼来打开226房间时,却看到214房间里亮着灯光!梁家喜跟罗云生聊天大概半个小时,出来去洗漱间时看到214房间里的灯光又熄灭了!我们先前的勘察已经证明:在两点到两点半之间、214房间里除田参谋以外还有一个人进入过,此人杀害了田参谋并窃走了文件皮包;而现在根据唐卫平、梁家喜和罗云生的说法,从两点四十分唐卫平进入215房间到三点半梁罗二人进入226房间之间的这段时间里,214房间里又有一个人进入过,并可能在里面待到了四点左右,而这个人肯定不会是当时已经遇害的田参谋。”

“是啊?按理说,凶手在两点半左右杀了人盗走了皮包,就熄灯逃离了现场;那么后来在两点四十分之后进入214房间、打亮电灯的人又会是谁呢?难道还是盗走文件包的那个凶手?”孙忠阳眉头紧蹙。

“也许是的,可是——他为什么不尽快离开作案现场呢?或者说,他为什么又要重返作案现场呢?”周源陷入了沉思。

“重返作案现场!?我觉得不可能,凶手杀了人盗取了文件包,肯定是立刻就逃之夭夭,怎么可能羁留在作案现场?也许,两点四十到三点半进来的人是另一个人,比如说、凶手的帮凶?”张立伟也摇起头来。

“嗯,逻辑上是说不通,但也有这种可能,只是原因我们还不知道。”周源又翻开了昨晚以来招待所大门警卫室的人员出入登记簿查看起来,他特别留意了从昨夜两点到今天早上七点半出入大门的招待所内部人员名单和住宿人员名单,还用红蓝铅笔分别勾划出来。

-bafeng0101(bafeng) 2021-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