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林奇案录之河南烩面馆:第二节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河南烩面馆:第二节

作者: 八峰

第二节

早晨还不到八点,基地驻沈阳办事处的值班电话急促地响起,副主任李正宽拿起电话,耳畔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我是基地作训处参谋田卫新,现在沈阳火车站附近,我现在传达基地五号首长紧急指示:命令在沈阳出差的政治部保卫处人员孙忠阳和周源立刻赶来火车站现场,参与重要文件包失窃的调查。我已经奉命向沈阳军区保卫部和当地公安局报了警。”

五分钟后,李正宽、孙忠阳和周源跳上了办事处门口已经发动着的一辆吉普车,驶出了办事处大门,朝火车站方向急驰而去。

“昨晚没睡好吧?早饭也不吃。”坐在司机小赵旁边的李正宽回头瞥了后排座位上无精打采的孙忠阳一眼。

“是啊,可能是晚上喝了点绿茶的缘故吧,折腾了大半夜都睡不着,早饭也没胃口吃。”孙忠阳打着哈欠回答道。

“听田参谋说,那文件包里有重要的机密资料,你们说:会不会是五号他们被什么特务给盯上了,跟踪到面馆里下手、蓄意进行了偷窃?”李正宽问道。

“完全有这个可能,可能他们早就被跟踪了。”孙忠阳点燃一支烟猛吸了一口。

十五分钟后吉普车赶到了事发现场,三人下车后发现面馆和周围百米内的街道都已被武装的军警封锁,禁止人员与车辆通行。面馆门口站立着两个佩戴执法袖标的军警,一个身着六八式警服、高大壮实的男子迎上前来,自我介绍是沈阳市公安局刑侦处的队长张东林。他告诉李正宽和孙周二人,公安局接到报警赶来后已经扣押了当时面馆内的所有人员,包括老板,厨子和跑堂的服务员,并且封锁了面馆前后门的通道,沈阳军区执法队的一个班赶到后则将封锁范围扩大到一百米之内的整个街区。

张东林随即陪着几个人进入了面馆。他们看见除了坐在靠近柜台椅子上的顾参谋长等三人以外,店堂的一角还坐着几个被扣留的食客和面馆老板等人,柜台内外和后厨里有几个警察正在忙着搜查和拍照取证。李正宽、孙忠阳和周源向五号首长行了军礼,然后坐下来由孙忠阳和周源与三人逐一对话,详细询问了文件包失窃事件的发生经过。周源特别请田参谋详细地描述了文件包的特征和里面的东西以及他下楼去厕所的过程。随后张东林也简单介绍了一下他带领民警到来之后的搜查经过和结果:警察们把小小的面馆楼上楼下和厨房各处都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那只黑色的公文皮包。

询问完毕之后,顾参谋长便和警卫员小李在沈阳军区执法队军警的护送下前往车站,只留下田参谋在现场协助沈阳警方和孙周等人破案。

周源走出面馆门外,朝火车站方向瞥了一眼,又拿出一张沈阳市区地图看了看,然后让李正宽找来了早晨送五号首长到火车站的办事处司机小赵。

“从办事处招待所去火车站通常是从太原街转上红卫大道、然后直达车站广场吧?你今天为什么要改变路线、绕道走沙山路这边?”周源开口问道。

“唉,早上一出来、车就在太原街那边给堵上了——说是出了交通事故,我怕耽误了首长的乘车时间就临时改变了路线,绕道从沙山路这边赶到车站,谁知道五号见了路边这家馆子就叫我停车,说他们几个就在这里下,吃碗面条后就直接走过去进站,反正也不远了。”小赵说着内疚地低下了头。

“没事,这不是你的责任。”周源拍了拍小赵的肩膀。然后他穿过一条狭窄的小巷转到了面馆的后面查看,见面馆后面果然有一扇窗户和一副铁门通向后面的背街,三四米宽的街道斜对面有一个黑瓦白墙的公共厕所。一个民警正在面馆后门的旁边守卫着。

回到面馆里,周源开始勘察现场,他从楼上转到楼下,仔细搜查餐馆前面的柜台、后面的厨房与储物间,从锅灶、案台、洗菜池、碗柜到水缸,他那双犀利的目光扫视着每一个角落;在勘验过程中还不时与先期到达面馆、正在拍照取证的几个民警交谈。

“怎么样?有什么新发现吗?”孙忠阳走过来小声问道。

“暂时还没有,”周源摇摇头:“咱们开始讯问被扣留的人吧。”

在张东林的安排下,所有被扣留的人员被集中在楼下店堂的一侧围桌而坐,而楼上的雅间被临时用作为讯问室。孙忠阳和周源开始逐一讯问起面馆老板,跑堂的服务员和后厨的师傅。矮胖的魏老板告诉两位讯问他的军人,他的确看见田参谋上楼时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皮包,后来是空手下楼来找厕所,他告诉田参谋从面馆后厨的铁门出去,小街斜对面有一个公厕;而他自己从三位军人进门、把他们领到楼上雅间里后就下来了,而且再也没有上过楼。瘦瘦的跑堂小伙儿叫王林,他说自己送饭菜到楼上时并没有注意到客人们是否有一个黑色皮包;他一共到过两次楼上的雅间:一次是送客人点的几盘小菜,另一次则是送他们要的三碗烩面;第一次送菜时三个军人都在房间里,而第二次就只有两位,缺少了戴眼镜的军官。光头的厨师刘师傅则说他当时正在后厨忙着配菜和捞面出锅、但确实看到有个戴眼镜的军官走过来穿过厨房从铁门出去上厕所,而刘师傅自己从来没有到过楼上雅间。

“还有其他什么人穿过厨房从铁门出去过吗?”周源追问了一句。

“没有,我一直在厨房里,有人经过的话我肯定能看见,而且这个门平常也是从里面闩上的。”刘厨师非常肯定地说。

讯问完毕,周源站起来走到一边,小声告诉张东林,要他火速与街道派出所联系,调取餐馆里所有人员,包括老板、厨师和跑堂服务员的档案材料。接着孙忠阳和周源又询问了被扣留在店里的几个食客,他们很快就排除了这几个客人的作案嫌疑。此时已过正午,张东林派出的一个民警回来交给了周源一包材料,周源和孙忠阳打开几个卷宗查看起来。过了一会儿,张东林走过来询问两人是否可以结束现场的勘验与取证,孙忠阳和周源商量了一下便同意了。

“那被扣留的那几个食客呢?”张东林问道。

“都放了吧。”周源放下手中的材料建议道。

“都放了!?”孙忠阳蹙起眉头看着周源。

“我们已经讯问过了这几个人、搜查了他们的随身物品;他们多是老弱病残:爷爷带着孙女,母亲和进城看病的儿子,还有一对年轻男女是刚下火车、从通辽过来探亲的,我也查看了他俩的车票。完全可以排除这些人作案的嫌疑。”周源解释道。

“那这面馆里的老板和职工呢?”张东林又问。

“也都放了吧。”周源说道。

“什么?不行不行,那公文包就是在这店里被盗走的!咱们查了一上午也没查出啥头绪,怎么能就这样放走所有人?特别是店里的人呢?”孙忠阳明显不满地看着周源说道。

张东林也点头附和:“是啊,都放了咋行?万一那盗贼就是在这些人里面呢?至少也要布控跟踪吧?”

“哈哈,你们俩没明白我的意思——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欲擒故纵、引蛇出洞!”周源轻声笑了出来,他站起来把孙忠阳和张东林拉到窗边,小声讲述了自己的计划。

“这样能行吗?他要是不来呢?”孙忠阳听完他的计划依然满腹狐疑。

“你放心,他肯定来!要不这样:咱们一面施行引蛇出洞的计划,一面让张队长他们秘密布控跟踪,怎么样?”周源再次建议道。

“好吧,但愿你这个计划成功。”孙忠阳终于点了点头。三个人下得楼来,孙忠阳走到门口,告诉把守的士兵撤除对面馆和周围街区的警戒。张东林则指示手下的警察们让被扣留的几个食客把他们的姓名住址留下后,便全部释放了他们。他又告诉面馆老板,警方需要暂时封锁现场以便做进一步的勘验,所以面馆不能正常营业,只能暂时关闭。

“暂时关闭?那得要多久啊?公安同志,我这儿要是做不了生意,一家老小可就没得吃的了。”矮胖的老板哭丧着脸说道。

“不会很久的——等我们明天调来先进的仪器、把你这面馆里楼上楼下的房间和厨房里的各处都彻底扫描一下就好了,只要是丢失的东西没藏在你这店里就行。”周源大声地对着老板和他身后的伙计与厨师说道。

魏老板没有办法,只好垂头丧气地同意了。几个人在警察们的监视下撤火封炉、清理柜台和厨房之后,便都被释放了。警察们随即在面馆的门上贴上了封条。面馆老板、跑堂的伙计和厨房的师傅,只好自认晦气,各自回家去了。

张东林又按照周源的嘱咐布置了秘密监控。到了下午傍晚时分,寒风愈加强烈,天空也越发昏暗,竟然还飘起了雪花。周源又让张东林撤除了对面馆前后门的守卫,只留下了几名埋伏的便衣暗哨。

-bafeng0101(bafeng) 202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