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与枪5
瑟朗替茫茫推开玻璃门,随茫茫之后进入店内。 店内客人不多,俩人找了个临窗的双人小桌,瑟朗帮茫茫拉出椅子,茫茫把风衣脱下放在椅子背后,手提包随手放在了桌上,坐在了瑟朗对面。 瑟朗从肩膀到腰背到臀部,都如少年般挺拔,胳膊上肌肉若隐若现,紧身圆领T恤下无意显现的胸肌,散发着难以抗拒的男性魅力。 眼神深邃又忧郁,就象装满了故事的波澜平静的大海,嘴角温柔的笑容,仿佛在说:我很敏感,我可被伤害。” 而茫茫眼神清冷,有那种随性简洁和大方的欧美范,穿着上从不刻意突出那些女性的性感原素,举止得体又自然,气度恬淡,一看就让人感到很清爽舒服。 侍者走过来笑着与茫茫打招呼,看来茫茫和他们很熟。 茫茫给瑟朗介绍说这家面馆拉面的汤底非常浓厚鲜香,是她愿意把所有汤都喝完的拉面。 看着Menu,瑟朗说:那我点Red Dragon Ramen。你呢? 茫茫不用看Menu,她每次来都只点White Sesame Shio Ramen。 等拉面端上桌,两人边吃,边随意地聊起来。 拉面的腾腾热气,窗外的雾气,一片迷朦水汽世界。 聊天中,瑟朗告诉茫茫,他是附近Gerrard St W的CHELSEA HOTEL西餐厅甜饼房的chef,给酒店各餐厅和客房做蛋糕,冰淇淋,巧克力的,住也在附近 茫茫喝了口面汤,放下汤勺,看着瑟朗说:做甜品的人却有那么苦涩的爱情故事,不如到这来学做日本Ramen,那你的爱情就会象甜品一样甜。 对面的瑟朗周身笼罩一层淡雾,话不多,大口的吃着面条,时不时的看着边吃边说的茫茫。 茫茫喜欢高冷忧郁话少的男人, 真的 ,一发现男人话少那怕他内心黑暗龌龊,还是立马就会有好感。 “你的眼神象一只忧郁的羊”。茫茫盯着瑟朗的眼睛说。 一听茫茫说他象只羊,瑟朗温柔迷离的眼睛忽然给了茫茫深深的一瞥。 “难道我不可以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狼会纹上玫瑰,还会纹只手枪。” 瑟朗笑茫茫的傻气, “给你看看我画的画。” 瑟朗把他的Ipad 拿出来,翻找出他画的画给茫茫看。 茫茫大吃一惊,“你会画画?快给我看看。” 她接过他递过来的Ipad, 低头仔细端详起来。 “什么时候画的?” “十多年前。” “现在还画吗?” "早都不画了。“ ”为什么?“ ”忙着约会呀。“ 茫茫皱了皱鼻子,撇了撇嘴, “太可惜了,画得很不错呢。” 瑟朗不置可否。 “WOW,还画二次元女生!?以恋爱寻找自我,分不清现实与虚幻的呆萌男生,那不就是一只羊,我说的没错呀。“ 茫茫瞪大着眼睛说。 ”那都是很久以前画的,我现在是男人不是男生。“ 瑟朗似乎不想被人看成是那种青涩,涉世不深,活在动漫世界,现实中只能用三次元的颜值来打败的二次元男生。 茫茫想起不知在哪儿看到的一句话:男生喜欢软萌的女生,男人喜欢知性成熟的女生。 一个念头忽然出现在茫茫的头脑里, “我还需要一位驻店的纹身师,你可以过来做兼职啊。你有绘画的底子,很快上手的。” 她对瑟朗说。 瑟朗靠在椅子上,若有所思的看着茫茫,问:“你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吗?” “为什么不好?” “我说了我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你不怕引狼入室吗?” “你是画二次元女生的羊啊。” 茫茫坚持着自己的看法。“我才是三次元暗黑系的狼“。 瑟朗一听,一只手扶着下巴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吧,很荣幸可以到你店里兼职,我的确也很怀念那些画画的日子。“ 好干脆,有艺术细胞人身上不羁的气质的确要比文理专业的人要浓郁得多。 -hotmoon(梵高的耳朵) 202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