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加国之梦《一》出发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 枫下论坛出发

2003年4月21日是很平常的一天,此时正是大地回暖春暖花开的季节,这时的我却无心窗外美景,心里洋溢着一丝别样的惆怅之情,今天我将阔别父母,离开养育我36年的这片故土——新疆,踏上移民加国的慢慢之路,这天,我将永生难忘!

记得那天早上家里来了很多人,孩子的佬佬佬爷也在,但一切好象很平静,一家人也没说什么,只是母亲不停的唠叨要给孩子穿好吃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也不知道稀里糊涂地说了些什么,只是劝他们一切放心保重身体。母亲特意给我做了饺子,为此昨天忙了一夜,可不知怎么回事,那天大家都吃得很少,只是我那傻儿子高兴得跑前跑后不知所然。父亲还是那么平静,帮我们重新检查了行李和各种文件,也许是多年的工作习惯,父亲做事从来都是一丝不苟而且很有条理,为了方便携带,每件行李都做了标签并且细心的称重,做到万无一失。

出发的时间到了,怕母亲太难过,我没敢让她去车站送行,但她一定要坚持送到楼下,车子开动了,我回头看见母亲满面泪水挥着右手追赶着我们,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泪水“哗”地一下涌了出来,这一刻,我真正感受到母子真情,我一直呆呆地看着母亲,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遥远的天边。真的,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这情这景依然历历在目。

火车上旅途一切顺利,因为经常乘火车出差学习,我对沿途很熟悉,心里很乱,无心欣赏路边的风景,我们将要去的这个陌生的国度会是什么样?我们在那里能找到工作坚持下来吗?

恍惚一夜,一觉醒来,火车到了终点站——北京,一下车,我惊呆了,诺大的站台稀稀拉拉看不见几个人,几乎每个人都扣着个大面罩行色匆匆,只留着两只小眼镜,一副滑稽可笑的样子,见到我们这些不带口罩的异类,好像如临大敌,自己倒是觉得不自在了。此时我突然想起好多年前的电影『卡桑德拉大桥』,真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这一年“非典”大爆发,在新疆只是听到了一点消息也没当作一回事,没想到这么严重,人们如此惊恐,后来听说这个病是从广东传过来的,那里的人爱吃野味,传说是因为吃果子狸,这种小动物有点象北方的黄鼠狼,到现在也没弄清究竟病毒从何处来,反正从此政府不许人们再吃果子狸和老鼠了,我想这也许是自然界对人类不良行为的一种惩罚吧。

站台上终于见到了孩子的舅舅,一身全副武装正向我们招手,他考虑得很周全,竭尽全力给我们每人抢了一只口罩,是市面上最贵的,戴在脸上象个防毒面具,有点小鬼子进村的感觉。多亏这稀罕物,否则,他人看见我们就象见了瘟神一样,连出租都拦不上。

好在一切有惊无险,我们安全地到了临时目的地——朋友家,朋友很细心,让家人安排好了一切,在家里这烦人的口罩也失去了作用,终于可以透透气了。

朋友家住在北京天桥附近,离天坛公园很近,就是过去有名的龙须沟,现在变成了大片住宅小区。朋友没住这里,只有老两口守在此处,老人很朴实,操着浓浓的河南口音说:“被褥都给你们换过新的,做饭也不知道合不合你们口味,家里什么都有,你们想吃什么就做什么,一切随意”。

朋友家住在一楼,两室一厅,房子才买了不久,简单装修,房间有些暗,白天也要开灯,老两口热心地把大卧室腾给我们,他们却住在小间,真有点过意不去。房间的隔音不是很好,老听到地下室锅碗瓢勺叮叮当当,时不时加杂带有京腔的谩骂和喧闹声,一打听才知道住在地下室这些人都是老北京,购不起楼上只能买地下室,头上住的都是外地人,他们心里能平衡吗?够悲哀的!想想我们能住在楼上也该知足了。

因为还有两天才能离开北京,又是特殊时期也没心思游玩,只是每天外出透透气,还得戴上该死的面具,见没人时才敢揭开轻松一下,这都是受的那门子罪啊。这期间还有一段小插曲,加拿大这边有一朋友让我给她带点物品,我好不容易和她妹妹联系上,我没见过本人,见过也没用,现在人人都扣着一面具。后来我们约定了联系方式,她在小区门口等我,戴着墨镜右手拎着编织袋 ,见面倒顺利,也没敢面对面,双方保持一定的距离,直到现在我都不知她长的啥样子,有点革命电影中地下党接头的味道,就差联系暗号了。

在北京这两天过得真慢,终于到出发的时候了,当飞机轰鸣离开地面的那一刻,思绪万千,别了北京!别了祖国!想到自己将要生活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一切重新开始,在哪能够顺利的找到工作快乐的生活吗? 这些问题先前想过无数遍了,可这一刻不知为何心里又忐忑不安起来。

我们乘坐的是加航波音757客机,因为是经济舱,觉得有点拥挤。机上的服务很普通但很自然,也见不着什么漂亮的空姐,有一个空嫂很老很胖,倒是有一个空哥年轻帅气,完全不象国内的航空公司,空姐都象一个摸子扣出来的,年轻漂亮微笑服务,一招一式都是专门训练,有时反而令人感到不自然,也许这就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吧。

飞机是从东半球飞往西半球,中间要跨越国际日期变更线,在我大脑中时间空间全乱了,就觉的时间很慢,一会而是白天很快又变成了黑夜,脑子混混沉沉没能很好的睡一下。

终于听到空嫂的清亮的声音:“请大家系好安全带,飞机快到温哥华了”,我的精神为之一振,我来了,加拿大——我梦中的天堂!

从舷窗向外望去,蓝天白云,惊世美景。碧蓝的大海上波光鳞鳞,零星点缀着一些珍珠般的小岛,还可以看到点点风帆在海上自由荡漾。远处陆地覆盖着大片的森林,郁郁葱葱,绿的世界,绿的海洋,真美!看到这一切,旅途的疲劳顿时消逝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无无以言表的惊奇和兴奋。

温哥华是加拿大第三大城市,依山傍海,风景如画,因受太平洋暖流的影响,气候温暖四季如春,很多香港大陆富豪在此置办地产,其中也不乏贪官污吏,像
很有名的赖昌星高山之流,这里工业不很发达,主要靠旅游和服务业,工作机会不多,因而我最终目的地选择了多伦多,在这只是办理入境和转机手续。

温哥华机场看起来很新,航站大楼很有特色,行人通道标志清晰合理,四处很安静,完全没有北京机场混乱嘈杂的感觉,机场有不少华人职员,随处可见中文指示,但用的都是繁体字,一些名称翻译得很奇怪,像是看古文, 好在结合英文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入境手续很简单,移民官只是随便地问一下,然后是签名.护照盖章.拍枫叶卡照片,最后每人发一本《加国生活指南》,一切都井井有条,就是节奏慢了些,前后花了三个小时。多年后,自己也渐渐入乡随俗,适应了这种万事不急不噪慢慢来节奏,这就是加拿大人的生活。

温哥华在加西濒临太平洋,而多伦多在加东离大西洋不远,两地相距甚远,乘飞机大约五个小时。办完入境手续后就可以转机了,现在想想当时的情景挺幽默,一家人拉着九件大行李,懵懵懂懂四处乱撞,就象灾民逃难一样,在安检时还遇到点小惊险,离家时为防行李散乱,特意备了一条细尼纶绳放在背包中,在国内安检都没问题可在这却被拦了下来,当做危险品扣了,还把我好好地教育了一番,英文不好也没全听懂,却惊出了一身冷汗,想想人家也是有道理的,以后一定要注意。

飞机从温哥华起飞时,夜幕已经降临,机舱里静悄悄,只能听到隆隆的引擎轰鸣声,一路上都没休息好,四肢乏力头脑混混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看,多伦多!”我猛的一下惊醒,迫不及待的向外望去,一下被眼前的情景震憾了。地面上,繁星闪烁疑是银河落入了人间,光的世界,灯的海洋,在这海洋中可以看见奔腾的火龙,一条一条的伸向遥远的天边,远处时不时爆发出一簇簇绚丽的焰火,但很快就淹没在茫茫灯海之中,这时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此刻的心情:激动!

多伦多位于北半球,纬度较高,属于温带海洋气候,由于五大湖对气候的调节作用,这了虽深处内陆,却四季分明,空气湿润,气候温和。多伦多是加国最大的城市,也是制造业及金融中心,因为我学的是机械制造专业,考虑到可能这里机会多一点,就选择了多伦多,谁知阴差阳错,多年后所从事的职业和自己专业一点都没关系,的确始料不及,我想大多数新移民都和我一样,为了生存别无选择不得以而为之吧?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rolia.net
Sign in and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Report

Replies, comments and Discussions:

  • +12 枫下拾英 / 笔耕枫下 / 加国之梦《一》出发 加国之梦《一》出发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 枫下论坛出发

    2003年4月21日是很平常的一天,此时正是大地回暖春暖花开的季节,这时的我却无心窗外美景,心里洋溢着一丝别样的惆怅之情,今天我将阔别父母,离开养育我36年的这片故土——新疆,踏上移民加国的慢慢之路,这天,我将永生难忘!

    记得那天早上家里来了很多人,孩子的佬佬佬爷也在,但一切好象很平静,一家人也没说什么,只是母亲不停的唠叨要给孩子穿好吃好,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也不知道稀里糊涂地说了些什么,只是劝他们一切放心保重身体。母亲特意给我做了饺子,为此昨天忙了一夜,可不知怎么回事,那天大家都吃得很少,只是我那傻儿子高兴得跑前跑后不知所然。父亲还是那么平静,帮我们重新检查了行李和各种文件,也许是多年的工作习惯,父亲做事从来都是一丝不苟而且很有条理,为了方便携带,每件行李都做了标签并且细心的称重,做到万无一失。

    出发的时间到了,怕母亲太难过,我没敢让她去车站送行,但她一定要坚持送到楼下,车子开动了,我回头看见母亲满面泪水挥着右手追赶着我们,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泪水“哗”地一下涌了出来,这一刻,我真正感受到母子真情,我一直呆呆地看着母亲,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遥远的天边。真的,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这情这景依然历历在目。

    火车上旅途一切顺利,因为经常乘火车出差学习,我对沿途很熟悉,心里很乱,无心欣赏路边的风景,我们将要去的这个陌生的国度会是什么样?我们在那里能找到工作坚持下来吗?

    恍惚一夜,一觉醒来,火车到了终点站——北京,一下车,我惊呆了,诺大的站台稀稀拉拉看不见几个人,几乎每个人都扣着个大面罩行色匆匆,只留着两只小眼镜,一副滑稽可笑的样子,见到我们这些不带口罩的异类,好像如临大敌,自己倒是觉得不自在了。此时我突然想起好多年前的电影『卡桑德拉大桥』,真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这一年“非典”大爆发,在新疆只是听到了一点消息也没当作一回事,没想到这么严重,人们如此惊恐,后来听说这个病是从广东传过来的,那里的人爱吃野味,传说是因为吃果子狸,这种小动物有点象北方的黄鼠狼,到现在也没弄清究竟病毒从何处来,反正从此政府不许人们再吃果子狸和老鼠了,我想这也许是自然界对人类不良行为的一种惩罚吧。

    站台上终于见到了孩子的舅舅,一身全副武装正向我们招手,他考虑得很周全,竭尽全力给我们每人抢了一只口罩,是市面上最贵的,戴在脸上象个防毒面具,有点小鬼子进村的感觉。多亏这稀罕物,否则,他人看见我们就象见了瘟神一样,连出租都拦不上。

    好在一切有惊无险,我们安全地到了临时目的地——朋友家,朋友很细心,让家人安排好了一切,在家里这烦人的口罩也失去了作用,终于可以透透气了。

    朋友家住在北京天桥附近,离天坛公园很近,就是过去有名的龙须沟,现在变成了大片住宅小区。朋友没住这里,只有老两口守在此处,老人很朴实,操着浓浓的河南口音说:“被褥都给你们换过新的,做饭也不知道合不合你们口味,家里什么都有,你们想吃什么就做什么,一切随意”。

    朋友家住在一楼,两室一厅,房子才买了不久,简单装修,房间有些暗,白天也要开灯,老两口热心地把大卧室腾给我们,他们却住在小间,真有点过意不去。房间的隔音不是很好,老听到地下室锅碗瓢勺叮叮当当,时不时加杂带有京腔的谩骂和喧闹声,一打听才知道住在地下室这些人都是老北京,购不起楼上只能买地下室,头上住的都是外地人,他们心里能平衡吗?够悲哀的!想想我们能住在楼上也该知足了。

    因为还有两天才能离开北京,又是特殊时期也没心思游玩,只是每天外出透透气,还得戴上该死的面具,见没人时才敢揭开轻松一下,这都是受的那门子罪啊。这期间还有一段小插曲,加拿大这边有一朋友让我给她带点物品,我好不容易和她妹妹联系上,我没见过本人,见过也没用,现在人人都扣着一面具。后来我们约定了联系方式,她在小区门口等我,戴着墨镜右手拎着编织袋 ,见面倒顺利,也没敢面对面,双方保持一定的距离,直到现在我都不知她长的啥样子,有点革命电影中地下党接头的味道,就差联系暗号了。

    在北京这两天过得真慢,终于到出发的时候了,当飞机轰鸣离开地面的那一刻,思绪万千,别了北京!别了祖国!想到自己将要生活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一切重新开始,在哪能够顺利的找到工作快乐的生活吗? 这些问题先前想过无数遍了,可这一刻不知为何心里又忐忑不安起来。

    我们乘坐的是加航波音757客机,因为是经济舱,觉得有点拥挤。机上的服务很普通但很自然,也见不着什么漂亮的空姐,有一个空嫂很老很胖,倒是有一个空哥年轻帅气,完全不象国内的航空公司,空姐都象一个摸子扣出来的,年轻漂亮微笑服务,一招一式都是专门训练,有时反而令人感到不自然,也许这就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吧。

    飞机是从东半球飞往西半球,中间要跨越国际日期变更线,在我大脑中时间空间全乱了,就觉的时间很慢,一会而是白天很快又变成了黑夜,脑子混混沉沉没能很好的睡一下。

    终于听到空嫂的清亮的声音:“请大家系好安全带,飞机快到温哥华了”,我的精神为之一振,我来了,加拿大——我梦中的天堂!

    从舷窗向外望去,蓝天白云,惊世美景。碧蓝的大海上波光鳞鳞,零星点缀着一些珍珠般的小岛,还可以看到点点风帆在海上自由荡漾。远处陆地覆盖着大片的森林,郁郁葱葱,绿的世界,绿的海洋,真美!看到这一切,旅途的疲劳顿时消逝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无无以言表的惊奇和兴奋。

    温哥华是加拿大第三大城市,依山傍海,风景如画,因受太平洋暖流的影响,气候温暖四季如春,很多香港大陆富豪在此置办地产,其中也不乏贪官污吏,像
    很有名的赖昌星高山之流,这里工业不很发达,主要靠旅游和服务业,工作机会不多,因而我最终目的地选择了多伦多,在这只是办理入境和转机手续。

    温哥华机场看起来很新,航站大楼很有特色,行人通道标志清晰合理,四处很安静,完全没有北京机场混乱嘈杂的感觉,机场有不少华人职员,随处可见中文指示,但用的都是繁体字,一些名称翻译得很奇怪,像是看古文, 好在结合英文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入境手续很简单,移民官只是随便地问一下,然后是签名.护照盖章.拍枫叶卡照片,最后每人发一本《加国生活指南》,一切都井井有条,就是节奏慢了些,前后花了三个小时。多年后,自己也渐渐入乡随俗,适应了这种万事不急不噪慢慢来节奏,这就是加拿大人的生活。

    温哥华在加西濒临太平洋,而多伦多在加东离大西洋不远,两地相距甚远,乘飞机大约五个小时。办完入境手续后就可以转机了,现在想想当时的情景挺幽默,一家人拉着九件大行李,懵懵懂懂四处乱撞,就象灾民逃难一样,在安检时还遇到点小惊险,离家时为防行李散乱,特意备了一条细尼纶绳放在背包中,在国内安检都没问题可在这却被拦了下来,当做危险品扣了,还把我好好地教育了一番,英文不好也没全听懂,却惊出了一身冷汗,想想人家也是有道理的,以后一定要注意。

    飞机从温哥华起飞时,夜幕已经降临,机舱里静悄悄,只能听到隆隆的引擎轰鸣声,一路上都没休息好,四肢乏力头脑混混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声:”看,多伦多!”我猛的一下惊醒,迫不及待的向外望去,一下被眼前的情景震憾了。地面上,繁星闪烁疑是银河落入了人间,光的世界,灯的海洋,在这海洋中可以看见奔腾的火龙,一条一条的伸向遥远的天边,远处时不时爆发出一簇簇绚丽的焰火,但很快就淹没在茫茫灯海之中,这时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此刻的心情:激动!

    多伦多位于北半球,纬度较高,属于温带海洋气候,由于五大湖对气候的调节作用,这了虽深处内陆,却四季分明,空气湿润,气候温和。多伦多是加国最大的城市,也是制造业及金融中心,因为我学的是机械制造专业,考虑到可能这里机会多一点,就选择了多伦多,谁知阴差阳错,多年后所从事的职业和自己专业一点都没关系,的确始料不及,我想大多数新移民都和我一样,为了生存别无选择不得以而为之吧?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rolia.net
    • +1 写得非常好。
      • 是的
    • 这是新作?我记得上次看过
      • 7年前的旧作,旧文重发。
        • +1 👍
    • +8 加国之梦《二》初识加国 加国之梦《二》初识加国
      • +4 加国之梦《三》加国银行 加国之梦《三》加国银行
        • +5 加国之梦《四》求职 加国之梦《四》求职
          • 等5
          • +2 加国之梦《五》装修公司的日子 加国之梦《五》装修公司的日子
            • +2 加国之梦《六》打工的日子 加国之梦《六》打工的日子
              • 赞好心态。
              • +5 加国之梦《七》租房的日子 加国之梦《七》租房的日子
                • +3 加国之梦《八》我成了二房东 加国之梦《八》我成了二房东

                  我成了二房东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来到到加国已经两年了,生活上还算不上安定,但好赖有一个糊口的勒脖工,再也不想寄人篱下缩手缩脚在房东疑惑的眼皮底下度日了,那咱就上公寓,体验一下当家作主的滋味。

                  在住家附近转了数日,终于发现一两室一厅,房屋租金是最便宜了,当然便宜没好货,自己就这条件,省一毛是一毛吧!

                  看过样板房后,提前两个月和管理员签定了租房合同,没想到签个合同这么麻烦,需要信用卡工作证明报税记录,还要上报总公司调查租客的信用记录,这点事真够谨慎的。我想他们这样做也是为保护自己,万一遇到单身妈咪恶意欠费者,那可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真没想到这么快我就当了房东,不过是有名无实的二房东。

                  我们的新家在一幢临街的大厦里,远看十分雄伟,近观却很灰暗破旧。房间在九楼,楼道中充满了一种刺鼻的气味,后来才知那是印巴特有的咖喱味。房间刚被粉刷一新,满屋飘着淡淡的油漆味,两卧室一大一小,客厅巨大无比,因为没什么家具显得空空荡荡。几样家具都是新买的,一大一小两件硬板折叠床,一套新餐桌,一套电脑桌就是我的全部家当,虽然都是在华人店买的便宜货,但比以前的那些捡来的破烂强太多了,生活在悄悄的改变,美好的未来在向人们招手。

                  不过这么大的房间对我来说还是太奢侈,不得不像多数新移民一样,要分租一间减轻自己的经济负担,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二房东。但分租也有风险,偷偷摸摸像做贼似的,千万不能让管理员知道。我们这个楼的管理员是一家东欧人,整日一脸凶相,就像谁欠他的,楼道里常听到他们凶恶的吼叫声,人见人烦。

                  我的一朋友就曾住在附近的另一座楼,他们也是和另一家庭合租一处,不知管理员怎么知道了,大冷的三九天,一家三口大半夜被赶来出来,又冻又饿,流浪街头,好惨!

                  招租广告发出后,我很快有了第一个房客老张。老张四十来岁,个不高,有点微胖,细皮嫩肉,一看就像有福之人。说话总是不急不噪慢条斯理,没想到他居然能说一口流利的广东话。

                  “老张,你这条件找工可不用发愁了。”我羡慕地说道。

                  “哪里哪里。”老张得意地笑道。

                  老张刚从埃德蒙顿过来,他说那里很冷也没什么工作机会,最多的是赌场,闲来无事常去赌场消磨时光,没挣到一毛,却给赌场做了不少贡献。从他那我第一次听说了那里有加国最大的MALL,里面竟然有人工沙滩人造冲浪,可惜一直没机会光顾。

                  老张的老婆还在国内,他计划先一人在这打拼,等稳定一些再把老婆接来。他安顿之后,最近一直在忙于找工,看来也不像想象的乐观,每日早出晚归,好多天也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凑巧我打工的那家工厂正在招人,我赶忙把中介的电话告诉了他,一切顺利,不久老张成了我的co-worker,我很高兴打工的路上又多了一新伙伴。天有不测风云,可没曾想这工作还没干几天,他就出了点小事故,和当班的leader闹翻了,当天就被打发回家了。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正当老张情绪低迷垂头丧气的时候,中介又给他介绍了一份新工作,在另一家工厂操纵数控冲床,凭借良好的机械背景,老张很快适应了新环境,识图编程得心应手,成了team中的大拿。真令我吃惊!他还没干多久,工厂居然很快给他转正了,从给中介打工的临时工变成了工厂的正式工,工资每小时18刀,乖乖!这真让我嫉妒死了,想跳楼的心都有了。人逢喜事精神爽,这时的老张别提多美了,每日哼着家乡的小曲,喝着小酒,啃着自己烤的排骨,心里那个美呀!

                  可过了没多久,突然听不到老张的歌声了,就见老张一脸阴沉垂头丧气,一问才知最近工厂 倒闭,他被解雇了。更倒霉的是他工作小时数不够,按规定不能领失业金。唉!也真是祸不单行,这两天停在地下室的丰田又被人砸了,方向盘上的气囊被可恶的盗匪偷走,虽然是全保,但一问保险公司,因为有2000刀的垫底金,无法赔付,修车又割掉了1500刀。美好的时光匆匆而逝,好端端的人一下从天堂坠到了地狱,真够悖的!

                  唉!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你也得面对吧。好在老张心宽体胖,没多久就从失败的打击中爬了起来,厨房里又回荡起老张那悠扬的小调,欢快的笑声。老张又找到了一新工作,还是操作数控冲床,但得上大夜班,恐怖的是每个班要连续工作12小时,正好一个对时。最初的几日,老张还能咬牙坚持,坚持,再坚持!终于有一天彻底地崩溃了,彻底的倒下了,这一下倒可好,一口气睡了一天一夜。老张事后说道:“如果八小时的夜班,我绝对没问题,可这要命的十二小时,我实在坚持不下来,这是在玩命啊,要折寿的,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后来老张在一间贸易公司做起了销售,还特意送我一袋销售的大米,大米的味道美极了。再后来不愿受打工之苦,自己做起了小生意,专做时髦的网购。现在夫妻俩开了一小店,小店经营得有模有样,他总是很忙,我一打电话就听到他匆忙的声音:“我正在深圳订货 。。。我正在拉斯维加斯开展销会 。。。我正在。。。”

                  搬家的喜悦很快就被各种新的烦恼冲到了九霄云外,当时租房时没经验,租了临街的一边,也没注意到楼下附近就是消防局,经常是消防车伴着刺耳的警笛呼啸而过,耳边整日都是喧闹的汽车身和刺耳的警笛声。要命的是我当时正在汽配厂打工,还是最难熬的大夜班,白天要是睡不好,那晚上可就受罪了。没办法,白天睡觉时只能把所有的门窗紧闭,还要挂上厚厚的黑帘子。冬天倒无所谓,顶多热一些,穿得少点还能对付。夏天可就遭罪了,因为没有空调,空气又不对流,房间里那是真热啊!情急之下,买了一摇头摆脑的电风扇,睡觉时一直吹着,真不知是否会吹成了歪鼻子斜眼?管不了那么多了!就这样一觉醒来还是一身大汗。你别说这国内早已淘汰的老古董还真管用,没有它,真不知如何度过那艰难的日日夜夜。也试着用过工友的办法,睡觉时打开所有的窗户对流通风,但必须戴眼罩,堵耳塞,可我对这些异物很敏感,根 本无从适应,实在无法入睡。

                  这点困难还不算什么,咬咬牙还能挺住,真没想到不久我们的新家出现了传说中的小强,这倒令我一脸茫然不知所措起来。起先就是看到一两只,没当回事,只要见到就立刻消灭,可没曾想这小强还真的是名不虚传,你是越打越多,浩浩荡荡奋不顾身勇往直前,没多久就泛滥成灾了。晚上在厨房一开灯,就见一群害虫四处狂奔,而且是几个品种,称得上八国联军,惊得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闭上双眼,眼前尽是麻酥酥的一片,怎么,又是一场噩梦?

                  看见我这恐惧的神态,房客老张笑道:“这算什么?在我们家乡小强比这厉害多了,有些有拇指这么大,你见了都不敢打,而且长有翅膀,还会飞呢。”

                  “真的吗?”我暗暗地倒吸了口冷气。

                  厨房是再不敢放任何东西了,所用的锅碗瓢盆都被转移到了阳台上,至少那里还没发现敌情,暂时还是安全的,咱也搞个坚壁清野,饿死你,困死你,看你小强再张狂?

                  连日的对抗,小强依然是稳如泰山岿然不动,饿不死,灭不尽,搞得我惶惶不可终日,心中祈祷着早日脱离苦海。慌忙之中急向管理员汇报灾情,还不错,这回加国效率还挺高,没几日管理员就请来了西人专业杀虫队伍,我心中好是欢喜,这下终于可以解脱了。工作人员防毒面具全副武装喷洒了刺鼻得药水,临走前还像模像样地给我留了一些管装药膏,特意放在了小强出没的各个角路。都说加国的技术先进,材料设备绝对一流,看到他们如此专业的工作,我心里安定了许多,心想这下一定没问题了。

                  这一天家里被弄得乱七八糟,毒气熏天,在家里是不能呆了,坚持下吧,只要能消灭可恶的小强,怎么样都行。胜利在向你招手,曙光在前方!

                  经过这一通折腾,小强还真悄声匿迹了。我暗自得意:看来传说中的小强不过如此,浪得虚名,也是不堪一击的嘛!全家人欢呼雀跃,欢庆胜利。

                  可没料到消停的日子没过几天,又有了新情况,可恨的小强死灰复燃卷土重来了,而且比从前更凶悍火力更猛,黑压压的一片,惊得我是措手不及束手无策,这可如何是好?我更慌了。

                  在国内也见过小强,可没见过这么威猛的,只要在地摊买一粉笔状的药物,在地上一画,所有的害虫一闻到气味当场毙命,怎么在这里全不是那么回事?前面这一通忙乎敢情全是在做无用工啊!难道是加国也有卖假药的?看来杀虫公司是指望不上了,还得自己想办法。

                  四处求救,终于找到了大救星。我一朋友给我推荐了他独创的一绝招,用胶带纸把所有的橱柜缝隙插座孔全部粘死,四处是陷阱,让小强无处藏身,无处可逃。听起来这个主意不错,我立即动手一试,还真立竿见影立马见效,小强一下少了很多,可新的麻烦又来了,这新胶带没多久就沾满了小强丑陋的死尸,看上去真恶心,害的我要经常不停的更换胶带,就是这样还是杀不完灭不尽。这回我是真的服了,这小强真是名不虚传,真够顽强的。

                  实在没有办法了,主动缴枪甘拜下风,咱惹不起躲的起吧,看来只有华山一条路---买房,咱也做房奴?

                  还想什么?快逃吧!

                  • +2 加国之梦《九》老李的幸福生活 加国之梦《九》老李的幸福生活
                    • +2 加国之梦《十》我住上了TOWNHOUSE 加国之梦《十》我住上了TOWNHOUSE
                      • +2 加国之梦《十一》卖房的日子 加国之梦《十一》卖房的日子
                        • +5 加国之梦《十二》买房的日子 加国之梦《十二》买房的日子
                          • 深有同感,给加个一,买房不容易,我们家在温哥华也买卖过几个房子,不过从来不抢OFFER,只杀价
                          • 加国之梦《十三》考车牌 加国之梦《十三》考车牌
                            • 加国之梦《十四》老王 加国之梦《十四》老王

                              老王

                              “我姓王,你就叫我老王好了。我身高一米八,体重两百磅,做你这份工绝对没问题!”手机里传来了一中年男子的声音。

                              “那你在国内都做过什么工作?”我试探地问道。

                              “我就一农民,什么活都干过,什么苦都吃过。”

                              “那你来加拿大多久了?”

                              “七八年吧,老移民了。”

                              “你想试试这份工吗?”我心中窃喜,这正是我想要的人!

                              “当然,可就是工资……可不可以……”

                              “我们试用期的工资都这样,你自己再考虑下。”我有点不耐烦了。

                              “那以后工资能涨点吗?”

                              “这你放心好了,如果你干得好,人工是会逐年提高的。”我坚定地答道。

                              “那…….那我就试试吧,大哥,我只要现金,什么时候开工?”

                              “如果你愿意,明天就能开工,早晨九点钟,大中华门口见。”

                              “大中华……大中华在哪儿?”

                              “怎么?你不是老移民吗?怎么不知道大中华?”我有些疑惑了。

                              “哦……明天见。”

                              第二天准时接到了老王,他比我想象的要年轻,眼睛不大,皮肤很白,看起来人高马大,就是有些虚胖,走起路来四平八稳,好似西天取经的唐僧。

                              “这工作你能干吗?”我有点担心了。

                              “大哥,没问题,全包在我身上了,”老王把胸脯拍的“砰砰”响。

                              身大力不亏!赤膊上阵;铁铲翻飞;泥土飞扬;挥汗如雨,好一热火朝天的场面,但仅持续了不到半个钟,老王就气喘嘘嘘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看你再得瑟!我心里暗自发笑。

                              “不行不行,点只烟点只烟。”一缕青烟袅袅升起,老王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大哥,不瞒你说,在俺们那旮瘩,只要提起俺老王,道上的没有不知道的,俺跑货运,一年能挣十万八万的,家里还有一座三层楼房全部出租,一年也弄个三五万的。蘑菇炖小鸡,猪肉炖粉条,小酒喝着,那个美呀!”老王眯着小眼,得意地晃着大脑袋。

                              “国内这么好,你干嘛跑到加拿大?”我不解地问道。

                              “俺们村的银(人)都说加拿大福利好,赚钱容易,全都设法往国外跑。俺也想开开眼界,去年俺们九个老乡商务考察来到了加拿大,一落地就报了难民,运气真好,一次全部上庭通过,都拿到了身份。”

                              运气这么好?这么简单?我疑惑地看着老王。

                              “俺家老婆孩子四口,一个月从政府那领两千多,什么都够了,钱不钱的无所谓,就是看老板你人不错,在这算是给大哥你帮帮忙……”

                              是吗?这忽悠和本山大哥有得一比。我心里暗暗地笑了。

                              “好了,继续开工!”再侃下去,火车都要开上了天。

                              “老张,工具要这样用,老李,把这条边修直,老赵……”老王俨然成了小领导。

                              “老板,这个墙得拆掉,老板,这个管得换掉,老板…….”老王叉着腰指点着江山,老板我却在埋头苦干?

                              “老王你过来,不要话那么多,我怎么说你怎么干,行吗?!”我回头喊了一下。

                              “哦!”

                              搞清楚谁是老板!什么人们嘛?我真的生气了。

                              半夜刚躺在床上,手机响了起来。

                              “老板,明天还是九点开工?”手机里传来了老王的声音。

                              “最近没什么活,明天就不开工了。”我冷冷地答道。

                              “老板,你不是说还有一大工程吗?”

                              “啊!客户取消了,要不你再去找找其它的活?”

                              “这……那我的今天的工钱呢?明天去你家取,行吗?”

                              “没问题,明天晚上九点钟,你来吧。’’

                              唉!终于把这神仙打发了。不是不缺钱吗?我心中暗笑。

                              过了大概一个星期,手机里又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老板最近忙吗?”

                              “不忙,最近没什么活,你怎么样?”我笑着说道。

                              “很忙!现在一鸽子场杀鸽子,老板是俺哥们,最近要扩大生意,为留住哥们我,他准备送俺一些股份,和他共同做生意……”

                              真好意思,还在忽悠人啊!人才!我差点笑出声。

                              “老板,如果工地上需要帮忙,随时给小弟啃声,千万别客气…..”

                              我靠!这下我彻底无语了……

                              • 加国之梦《十五》:我也要做个汗滴Man 加国之梦《十五》:我也要做个汗滴Man

                                我也要做汗滴Man

                                “真忙!哈哈,我现在也是一加国的汗滴Man。”

                                “真得吗?”

                                电话里传来了老同学熟悉的声音。老张,我一中学同桌,现一小有成就的企业家,十几年前归国创办企业,在国内白手起家自主创业,经过这些年的艰苦打拼,现已成功创建了一家拥有自身国际品牌的服装企业。

                                这么多年,老张就是那种传说中的太空人,每年在加中两国来回穿梭。张夫人在加国独自一人含辛茹苦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小女儿学习优异,聪明伶,俐多才多艺,大女儿已高中毕业,入读心仪的名校滑铁卢大学。这不,老张一家为了便于照顾的大女儿生活,去年冬天,在大学附近的一座小镇刚买了一独立屋。

                                “这些年,只顾忙于工作,一家人天各一方分多聚少,我现在能有这样的家庭事业,真的要多谢谢老婆大人。现在国内公司人员也稳定了,各项工作也都走向了正轨,终于解放了,这次一定要美美地在家呆上一段时间,好好地帮家里做些事。我也计划好了,最多再干十年,就把公司全部交给年轻人,从此和家人再也不分离,全家共享天伦之乐。还有,欢迎你到我家来做客,你这多年的Handy Man 可要好好的指导我呀!”

                                “好啊!”

                                我心里暗笑:“我倒要看看我这Boss 同桌怎么就成了加国的Handy Man?”

                                老张的新家位于一风景如画的小城,离多伦多不远,大约一小时车程。这是一幢十年左右新独立屋,大小适中,所处的小区安静祥和,正是老张一家喜欢的那种dream house。

                                寒暄落座后和老张攀谈起来,老张得意地说道:“多亏了朋友的推荐,我们才有幸买到这所房子。你看,买房也真得讲缘分,还没来得及看其它房子,我和老婆一眼就相中了这套宅子,我们真的再无心耗费精力地shopping,二话没说就立刻下了offer 。前屋主也是华人,因回流急售,所以我们买的价格很不错,听经纪说现在这个房子至少涨了五六万,运气不错吧。这个小区几乎住的都是白人,住了几个月才发现也有不少同胞的身影,我估摸着有七八家呢。”

                                看得出老张对自己的新家很满意。

                                话锋一转,老张脸上浮现出一片阴云,接着又说道:“唉!买个独立屋也有很多烦心事。前些年都是租房或是住在condo(由物业公司管理的房子),从来不用操心屋外的事。现在不一样了,铲雪,割草,油漆围栏,除杂草,铺地砖。。。这整天忙不完的活,前几日刚和老婆一起在后院铺了几块水泥石板,水泥板那个沉呀!累得我几天都直不起腰来。前房东在这也不常驻,前后院打理的很乱,你看这野草都比好草多了,真怕邻居投诉我们。再有这烦人的蒲公英,我都挖了好几轮了,老婆还学着自做了几顿蒲公英大餐,味道真不错,可这东西生命力太旺盛了,一茬又一茬,开过花后,现在是毛茸茸的一片,真是丑死了!”

                                我心里暗乐:“原来汗滴Man是这样炼成的。倒是张夫人真不简单,这男人的活也能干得那么起劲,佩服佩服!真不愧巾帼女英雄,当代女汉子。”

                                老张停了一下继续说道:“不瞒你说我就一伪汗滴Man,心有余而力不足,你看,就后院一简单门锁,我前后折腾了一个月硬是没装好,还为此买了一新电钻,不行!借了一handy朋友的专业工具,不行!去Home Depot 换了一新门锁,不行!不知何因,每一次尝试,我都用了吃奶的劲,电钻都冒了烟,四处散发着一股糊味,可螺丝就是上不进去。”

                                这么难?我倒是要看下怎么回事。

                                这时同学的太太接过话题指着后院说道:“老张就不像干活的人,你看,后院的围栏一块木板都暴开好久了,拖了这么多天,他都没修好。还有,前后院的两颗大树,早都需要修剪,人家邻居的树修剪的多漂亮,我家的树长得枝桠横杈,多丑啊。。。”

                                “那不是因为太忙吗,这两日我正准备找把手锯,好好的把树修剪一下。”老张连忙说道。

                                “不会吧,这要是用手锯,这么多的树枝,你要锯到猴年马月去。”我笑着说道。

                                “真的吗?这里锯树也有专门的工具啊!我看邻居就是用了把手锯,金雕细琢了好几天,才修好了一棵树,我正琢磨着借把手锯着向他学习呢。”

                                “不用担心,我正好带着电锯,我来帮你,十几分钟的事。”

                                “这么快?那太好了,我还正为此发愁呢。”

                                “那咱们现在就开始?”

                                “好!”

                                来到老张家的后院,老张指着大门说道:“就它,我们搬来时就没锁扣,每次一刮大风,老婆心里就紧张,大门吱吱嘎嘎乱响,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轰然倒地,你看,就这简单的门锁我就是搞不定,要不你试试。”

                                “没问题。”

                                二话不说,我拿出自己的电钻,摆好门锁的位置,“飕飕飕飕。。。。”就几分钟的功夫,全部搞定!

                                “嘿嘿!就这么简单?我怎么就不行呢?每次钻头都冒烟了,可螺丝就是上不进去,这是为何?”

                                “不会吧,让我想想,你的电钻是不是用的反转?”

                                “啊!这里的电钻还有正反转啊,怪不的呢?还是你老道,四条螺丝都上好了。我真不知道到加国的电钻还有专门的接长杆,我还以为靠墙的两条螺丝永远没法上呢,为此,我还特意考察了邻居的大门,他家也只上了外边的两条螺丝,我还以为是结构上的问题呢。”

                                我心里偷乐:“这也敢号称加国的汗滴Man?”

                                “你真厉害,我今天可要好好的用用你这handy man!”老同学诡秘地笑道。

                                接下来的几天,在老张家又是修剪树木,又是维修围栏,又是补裂缝。。。

                                要说这几日最艰巨的任务就是完成了五条裂缝的防水工程,虽说这是我的擅长,却也是步步惊心困难重重,按老张的话说:“地下的情况每个位置都不一样,有些是开始容易后来难,有些正好相反,做这份工需要超强的体力和毅力”。

                                几天来,似乎运气越来越不佳,所修裂缝一个比一个难,地下挖出的巨石一个比一个多,最后一天,望着眼前成堆的巨石,精神都快要崩溃了,好在“胜利在向我们招手,曙光在前方”。

                                天黑前,所有工作终于全部完工了,老张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总算是解脱了,我从此可以高枕无忧,再也不用担心地下室漏水,终于可以安心地装修地下室了。”

                                张夫人指着焕然一新后院开心地笑道:“太好了!我终于再不用每天烦心地看着随风摇曳的破围栏了。”

                                晚上喝着小酒,品着张夫人特意制作的美味,熏熏微醉之时,老同学说道:“这几日全靠你了,我这不合格的帮工,干得还没你三分之一多,不瞒你说我现在真是腰酸背痛,这几日都是咬牙硬挺着,你看,我这手腕都伸不直了,过几日还要刷油漆,铺地砖,补草坪,装修地下室。。。唉!这加国的handy man可真不是好当的!”

                                “哈哈!”

                        • 握手,我卖公寓也赔了,不过算上房价涨幅,去掉经纪费和物业费特别维修费啥得,房贷利息,一算账,等于每月低于市场价租房,也不算太亏
                      • 深有同感,共管物业,公寓和TH都是天坑👍
                        • +1 free hold house 太贵啦。没办法!
                          • 的确贵,所以有阵子,我都想搬去超偏远得地方OFF GRID了
                    • 看来,我坚持原则是对的,雷波干三不干,餐馆不干,流水线不干,派遣工(中介)不干,我做过最喜欢得活,就是LORDCO送配件,有一定自由度 👍
    • 👍 赞!
    • +1 谢谢分享,喜欢这种平实叙述的风格。赞努力工作,认真生活。我们年纪差不多,我来的比你晚一些。听说911之后那几年是最难找工作的。记得刚来的时候网站上总有抓蚯蚓的招工广告。
    • 我是01年4月21日登陆的。
    • 感谢精彩的梦之旅,跟着你的文章回到过去的时光,好多场景虽然没有亲历也栩栩如生,不一样的生活,一样的加国梦想。
    • +2 好文,当年也是晚上登陆多伦多,飞机上看多伦多真美。
      当年在广州体检时正是非典开始,回来发高烧一场,以为自己得了非典,吓得够呛😂
      • +1 我2019年底去多伦多玩,降落前看多伦多,被震撼了
        • 车水马龙
    • +2 大赞,写的真棒,满满的充实回忆啊,🤝👍
    • 好文。咱们这波移民刚来时经历都差不多,有苦有快乐。时间过的真快。
    • 写的很棒!看起来也是满满的回忆。佩服楼主这种乐观的态度,和优秀的动手能力
    • +1 收藏慢慢读👍
    • 谢谢分享。咱们年龄差不多,你比我来的早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