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的点点滴滴-10 终于出发了
当时,我父母和老婆的父母都建议我一个人先去,稳定下来后,再把老婆接过去,我没有同意。虽然那时普遍认为,出国就等于发财了,可我实在看不出如果就这么出去,没有工作,怎么就发财了。而怎么找工作,我真是毫无经验,没有任何头绪。但我只有1万3千块,能不能在这钱用光之前找到工作,我没有一点把握,两个人一起去应该机会多一点吧。而且,如果她没有和我经过最初的阶段,等好了以后再去,不知能不能理解最初的挣扎。 老婆决定11月11号出发去深圳,12号从香港飞温哥华。选定温哥华的原因是我的一个同事的妹妹在温哥华,他们也许会给我们一些照应。在我们还在南京时,联系他们帮我们租了间房。后来的事实证明,他们成了我们的救命稻草,不光是帮我们租房,还给我第一份工作,相当于在雪中送了一盆炭火给我们。 10月底,我和老婆回了她家一趟,去跟她的家人告别。当时电视正在放《北京人在纽约》,剧里提到王启明在纽约雪中送外卖。在无锡火车站附近,看到有卖塑料衣服,我想到我是不是会温哥华雪中送外卖,所以就买了一套塑料衣服,可以当雨衣穿。 我当时是有单位分的房,两房一厅,离新街口骑车20分钟。我同办公室的好友,他是一房一厅,在很远的地方,所以我跟单位提出和他换房。单位管分房的以为我想在下一批分房时拿大房子。不管怎样,各个领导都同意了,就这样,这11月8号左右,他把他的家具搬到我的房子,我把我的家具有些搬到了我父母家,有些装车,运到了我老婆的父母家。然后我和老婆住回了我父母家。 11月11号,我的同学用他单位的车送我们到南京大校场机场,飞到深圳。12号从罗湖出关。出关时,中国边警不认识柬埔寨签证,还把一个队长模样的警官叫来看。另外她看到我们带了三个大箱子也觉得可疑,不相信我们会去柬埔寨,所以盖章时手歪了一下,盖出来的章看不出是从哪里出境的。在香港机场,办登机手续时,又出了状况。我买了一个装护照的皮袋子,可以挂在脖子上。但签证比较宽,而且中间夹杂好几张印蓝纸,所以非常厚,没法对折。所以我自作聪明把印蓝纸撕了。机场办登机牌的,没见过这个,不知“吖怪嘢”,只好叫来了专员署的人。专员署的人问我的话,我只能猜个大概,应该是问我为什么把印蓝纸撕了。我就给他看我的皮袋子,告诉他是为了让签证薄一些。他又问我什么时候面试的,我不由得挺自豪地说“waived”。他看上去没有问题了,我就反问他:What will happen when I get to Vancouver?他回答他们也会问我为什么要撕掉。就这样,我们总算披荆斩棘,坐到了飞机的登机口。 回想办移民的过程,可以说经历像是过山车,但我们过关斩将,却从来不用担心哪一天吃不上饭,大锅饭还是有保证的。但到了加拿大以后,才真正是为生死而战,很多时候必须出奇招,打超限战。好在我们夫妻合心,战天斗地,一起重生了一遍。 -itsfuntime(游戏人生) 202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