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的点点滴滴-4 准备申请材料
移民的第一步是办各种材料,其中出生公证和工作证明最难弄。当时的中国,各种证明都没有明确的程序去做,好像都要找熟人去帮忙。我打电话回去让我老婆和父母办出生公证,我父母一方面觉得自己不认识公证处的人,不知道怎么办,另一方面觉得我上了香港人的当,被骗了,出国要留学才可靠,移民根本没有听说过,所以也不是很积极。当时我还没到澳门时,我母亲时不时地说谁家小孩出国了,我连寄托都不考,让她面上没光。实际上她的态度是我要出国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没有她在背后叨叨,我基本上不会考虑出国的,当然像劳务出来挣点钱,弄几个大件指标还是可以的。现在炒外汇失败就是压下来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我现在一旦开了弓,则是没有回头路了,只有向前走,不可能被不知道怎么办出生公证挡住的。 我在澳门的报纸上看到过帮人办出生公证的,是广东省的某个公证处办的。我打电话过去,价钱是4百块一人,那么我和老婆两人就是8百块,价格还是可以接受的。他们要有澳门当地人担保,担保人我也是可以找到的,那么一切不就结了吗?当时澳门一星期上5天半班,所以在一个星期六的中午,下班后,我就去付了钱,准备让他们办了。回宿舍后,我给家里打电话,告诉他们不用再替我办出生公证了,结果他们告诉我,我老婆通过她上南大的中学同学,找到了一个南大法律系毕业,在公证处上班的,打听到只要有和父母在一起的户口本就可以办,或者单位人事处开证明也可以。我马上打电话给澳门办公证的人,她还没有把我们的材料送出去,所以可以全款退给我。那么我的公证用户口本,我老婆和父母户口本不在南京,那时回去一趟不是很容易,但我想起来她的大学毕业证上的日期和一个同学搞混了,所以我让她去她的人事处说要到学校改毕业证,就这样拿到了人事处证明。出生公证就这样解决了。 工作证明也是一个难题,我问一下澳中行,他们不愿意开。这真是有点偷鸡不成蚀把米,证明没开到,反而办移民的事有人知道了。我不知道那些经理有多尊重个人隐私,他们都是大陆中行过来的外派干部,不管怎么样,移民不是只有我自己知道的事了。我想起了和单位签的合同和以前科研成果鉴定会的资料,我觉得这些可以提供我工作经历的证明。材料寄到移民顾问那里,她同意这些可以证明我的工作经历,终于材料都全了,但她回信中,说所有材料必须翻译成英文,她可以在香港找人翻译,但总共要4万港币。我觉得太贵了,根本负担不起。我老婆工作单位,有个和她一起进去的,是外语系毕业的,我老婆就让她帮我们翻译,送了她一副皮手套。就这样把工作证明搞定了。 12月份,我老婆拿到一个到深圳出差的机会,正事结束后,她就来了珠海,而我则到珠海去会她。我们劳务出来的,在待遇上和大陆外派干部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区别,我们是不能随时回珠海的,因为出境时,我们只有一次性出境许可,而外派干部则有多次出境许可,所以他们随时可以回珠海。好在澳中行的外派干部比较通情达理,帮我办了3、4张出境许可,所以我能有几天可以白天上班,晚上回珠海陪老婆。第一天回去是上午,她那天从深圳坐轮渡过来。我过海关时,当地的居民找我带酒过关,20块一次。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帮他带了。过了关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赶快叫了辆出租,问司机20块去不去码头。司机说可以,就这样20块左手进右手就出去了。、 当时在珠海晚上有很多小女孩卖花,她们最喜欢我们这种一对的,所以不断有人上来兜生意,每次都是被我老婆赶走的。她回去要到广州乘飞机,我送她到广州。我在她回去的前一天回澳门,当时到了汽车站,看到一辆私人跑运输车在兜客,售票员不断地喊马上就开了,马上就开了。而这个售票员,我们从珠海到广州时,就在珠海见过,当时因为他还要等一段时间,所以没乘他的车。他也认出了我,拼命朝我挥手。我不顾老婆的反对,急急忙忙地上了车。但那车却仍然在兜圈招客。我突然想到我的衣服还在老婆手上,而我的护照钱全部在那件衣服里。我急忙让司机停车,让我下车。售票员还不愿意。我跟他说,我身上没钱没护照,即没法付你钱,也进不了珠海。这么说了之后,他就开门让我走了。我赶到我老婆那里,她非常焦虑地在原地等着。后来她说,她当时差点晕了过去。经此一下,我也不急忙地找车上车了,买了张国营的长途汽车票,耐心地等开车。 我老婆到珠海,除了来见我,还肩负我父母的重托来说服我停止继续办移民,他们坚定地相信,我办移民是不可能成功的。但见到我之后,我几句话就把她说服了。所以后来回去后,我父亲对我老婆还有些不快。 -itsfuntime(游戏人生) 202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