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的点点滴滴-2 炒外汇
到了澳门后,很快就适应下来了,感觉跟上大学差不多,吃食堂,住宿舍,只不过宿舍是三房一厅,每个人一间房,而不是大学时7个人一间房。澳门除了楼比大陆的高一些,店里有冷气,讲粤语,其它跟大陆差不多,但却第一次接触了汇市。92年9月,英镑遭遇索罗斯狙击,演变成危机,汇率一泻千里。我当时到银行营业大厅,看到几个中年妇女跑步进来到柜台上买英镑。我自己也买了一点,觉得一下跌这么多,一定会反弹。结果第二天跌了更多,一下子就套牢。 93年春节回去探亲,和老婆把结婚证领了。当时国内的交通真是不行,回广州只能买到晚上的机票,到广州都11点多了,所以就准备当天晚上住在江苏驻广州办事处。出了机场后,上了辆出租车,司机听说我去江苏驻广州办事处,就说要20块。我自然说好,但开车后,要求他打计价器,他照办了。车很快就进入居民区的感觉,但计价器上十块都不到。我感觉20块要价是宰客价,不准备付这价,从包里掏出了水果刀放在了口袋里。果然到了后,计价器只有10块钱。我拿出10块钱给司机,就下车了。预想中激烈的争吵根本没有发生,但我却非常兴奋,以至于一晚上都没有睡着。 回澳门后,看看英镑好像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回来了,那时手上钱也多了一些,在低点上把所有钱加仓买了英镑,在反弹后全部卖出,一下赚了不少钱。这下让我非常兴奋,觉得发现了一条生财之道。随后又做了几笔,币种也扩大到德国马克,黄金和日元。我甚至成了大厅保安的咨询对象,有这么两次,保安看到我到大厅后,过来问我买什么。但当时交易有非常大的限制,必须自己去大厅交易,不能预设买入卖出点,而且我只有中午吃饭时才能去,所以买入卖出的价不是很好,每次赚得都不多,感觉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却只喝到其中一口。 5月份时,同宿舍的同事不知在哪里认识了一个大陆移民过去,在外汇公司专门帮人炒外汇的。这些外汇公司做的是孖展,普通话就是保证金交易,英文margin。以一万块港币为一手,买入或者卖出大概10万英镑,升了或者降了马上卖出或者买入进行平仓。因为放大了100倍,利润或者亏损都非常惊人。而且一旦损失达到保证金的一定百分比,好像是75%,要么补仓,要么公司强行平仓。那个大陆移民鼓动我的同事去开了个账号,我的同事就拉上我一起去交易。第一天晚上,去了以后,很快我就拿起电话进行了第一笔交易,几分钟后平仓,赚了213块港币。当时感觉自己有点神了,几分钟就赚了平时两三天工作才有的工资,而且最关键是终于可以不用定时交易了。 那段时间,我对升跌有一种强烈的预感。第二天我们下班后,马上去了炒汇公司,我感觉那一天英镑是会升的,那天英国有个数据要公布,我觉得应该是好的。但做孖展又不敢预先买好赌一把,因为100倍的倍率,一个小波动就可以让人死在黎明前的黑暗里。我们坐在那里等的时候,看着汇率上上下下,我忍不住就抓起电话,在小高点时沽(卖)了一手。没想到汇率却在继续上升,转眼间就上千块损失,忍不住只好平仓出局。接下来又做了几笔,但都没有成功,损失一下就达到5千多。这下子心神全乱了,只好回家了。走之前,我看着路透社的终端,看到滚动的小字新闻,说有黄金生产商在纽约卖金,是英文的,我勉强看懂,就用中文读了出来。没想到那个大陆移民,大概想帮我们扳回来,在我们走了以后,想到有人卖金,就跟风也卖,却将我们的损失增加到了1万5千块。当时我们一人出了一万,这下就剩了5千,除非加钱,否则钱不够做一手交易。但我和那个同事都没有胆量再继续了,所以只好销户走人。 在这之前,我感觉钱都是固定的,每天去工作,赚工资会积累钱,买东西会消耗钱,其它好像钱就不会多也不会少了。经此一役,才认识到钱是如此的容易来却又更容易去。其实人都是没有太多远见的,比如那时我不会预测到十年后中国会怎么样,只知道我劳务回去后,就会回到每个月100多块工资的水平,而且以后也不会再有出国赚钱的机会了,所以这损失的7千5就是我以后多少年的工资收入。但我还是亲眼看见通胀的威力,感觉到如果就这样把澳门赚的钱带回去存银行,很快就会一钱不值。那段时间我常常想到我的一个中学同学,他父亲平反,补发了4千块工资。那时的4千块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可现在我一晚上就损失了1万5。当时我的结论就是,我现在赚的钱一定要投资出去,为自己买一个前途,于是想到了移民。 -itsfuntime(游戏人生) 202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