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的点点滴滴-1 去澳门
1992年春节过后刚上班,就听到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澳门中国银行将在我们系统内招大批软件人员,劳务输出去澳中行工作两年。上一世纪八、九十年代,出国一直是当时中国人的梦想,其中出国留学算是主旋律,对大多数中国人而言,这几乎是唯一的方式。但能考寄托,又要能拿到某种程度的资助,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只适合那些学习高手,同时又有点运气的人。像我这种不是非常爱学习的人,劳务输出就成了唯一的选择,所以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高兴。91年在我的生命中,可以算是一个里程碑。这一年,我和老婆确定了关系,年底时,参加的科研项目通过了鉴定,这一切似乎都在为92年的劳务输出做好了准备。 当时我所在的单位,因为任务不足,90年开始就积极地对外联系劳务输出,90年年初,送了第一批5个人去了新加坡,合同期一年。而澳中行实际上是控制在大陆中行手里,各个部门第一把手都是大陆中行的外派干部,其中管电脑的副总是无锡人。91年时,澳中行从IBM买进了大型机,准备开发全新的软件系统,完全替代正在运行的旧系统。当时他说服了业务部门,两年之内不开发新的功能,全力完成新系统。但即使如此,他仍然认为以电脑部当时的人手是没有办法完成的,所以他就想到去他的家乡江苏去招劳务输出人员。于是和我所在的单位一拍即合,开始在全省系统内招人。 一开始时,澳中行开出的工资大概是3千5澳门元一个月,但因为中介公司和所属单位抽头,一般从其它单位来的,可以拿到3千左右,但我所在单位却要抽头50%,所以我们大概也就能拿到1千5左右。算算吃大概一天10块钱(澳中行有自己的食堂,比较便宜),住是由澳中行提供,不要钱,所以一个月大概也就1千多块,油水真不高。但当时在单位一个月工资也就100块样子,一千块还是好很多。 考试完了以后,我感觉没有考好,因为我一向以来都不太会考试,但好像运气都可以,从中考,高考,研究生考,到90年参加的高级程序员考试,每次都能卡着pi儿将将的过。这次也没有意外,虽然不知道考分多少,但最后还是过了。后来发现,那考题居然就是90年高级程序员的考题,只不过90年高级程序员考试,题目多过考生需要做的,所以我按顺序完成了需要完成的量就没往下看,澳中行的题目就是那些没有看到的。面试时,澳中行的副总还专门问起90年高程考试,我当时感觉挺奇怪的,后来知道题目就是高程考试题后,才想到,副总是不是觉得为什么我已经考过一次,仍然考得不好。 不管怎么样,人的命运就是如此,我算是拿到了去澳门的机会。在澳中行副总和我们所有选中的人第一次见面聊天时,他听说我还没有结婚,就说:两年后从澳门回来,你可以有多少多少钱结婚了。我很实诚地告诉他,其实没有那么多,单位要抽头一半。当时同一单位的另一个人对我直使眼色,大概是想家丑不外扬吧。但太晚了,我话已经出口。澳中行的人听到后,大吃一惊,原本第二天就可以签合同了,但第二天没说任何原因,就飞回澳门去了。大家都不知怎么回事,从单位领导,中介公司,到我们这些“代售商品”,都在想这事是不是要黄了,但我却预感到他们回去是商量我们的工资的。当然我只是跟我当时的女朋友,现在的老婆讲了我的猜测。两个星期后,他们回来了,果然带来了为我们被抽头50%的部分补加一些钱的决定,这样我们就可以拿到3千块。 就在我们办去澳门手续的过程中,我所在单位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前面讲到90年初,第一批5个人去了新加坡,一年期到了,他们应该回来了,结果一个在机场拿到护照,当场决定不上飞机,就地返回新加坡。另外有3个回来后,向单位提出辞职,准备以个人身份再去新加坡。单位领导感觉非常不爽,觉得为他人做嫁衣了,而且自己担了风险放人出去,现在风险是实实在在的来了,自己的好处却没有多少。但他们却没办法和中介公司和澳中行翻脸,因为合同已经签了,而且他们也不敢得罪中介公司和中行,所以就来卡我们,要我们签署合同,保证回来后,服务两年才能辞职或者调动。 就这样在各种意想不到中,我们完成了去澳门的手续,最后是去买飞广州的机票了。当时去广州机票要600多一张,值小半年的工资了,但依然很难买到。买票那天,我们一帮人一早就去排队,我和另外两个排在其中一个窗口的第二位。开始售票时,排第一个的,好像临时发现资料不全,所以在整理什么,我一把将我们三个的证件伸进了窗口,买到了3张票。而那个整理证件的,以及我排在其它窗口的同事,居然都没买到票。我同事们只好托人找关系,才买到迟了几天的票。 当时飞广州的机型是俄罗斯的雅克-42,就是92年南京7·31空难的飞机。我们在空难之后,曾经开玩笑说如果晚一个月,我们是不是就玩完了。在那次空难中,我的一个老师一家好几个人都栽进去了。更糟心的事,他们上飞机前,准备买保险的,但刚好保险单全部用光了,所以没有买到保险。 -itsfuntime(游戏人生) 202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