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话梅乌鸡的失心疯和他的复兴号(下)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不知道是话梅手机用的太多,还是因为对其吹捧得太过。一天午饭过后,乌鸡突然感到腹痛难忍。我们几个忙手忙脚的帮他收拾东西,打算把他送到大医院去。他却坚持只看中医。最终拗不过他,我开车送他去了一个附近的中药铺。一个老中医说只是阳明湿热,并无大碍,开了几副汤药让他回家将养。他兴奋异常,说:“看!还是我们中医厉害吧!哪像西医大病小病的都要开刀,吓死个人。”可是几天后他一直高烧不退,我们都劝他吃些西药退烧或者去大医院系统检查一下。他却摆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架势:“不用了。我自己感觉挺好的。一天喝那么多那么烫的药汤怎么会不热?”

我嘱咐一个没成家的小伙子留下来照顾他。半夜果然接到电话说他高烧昏迷不醒。等到我们七手八脚地把他送到一家大的综合医院,医生诊断是阑尾炎穿孔引发了腹膜炎,需要急诊手术。医生一再埋怨我们没有将病人及早送医,延误了治疗,如果再晚一点就会有生命危险。不过最终手术非常成功,化险为夷。只是乌鸡不得不在充满他讨厌的消毒水味道的西医院里住上一个月。在出院诊断上第一行写着“阑尾炎穿孔合并腹膜炎术后”,第二行则写着“失心疯”。

失心疯这个病我是听说过的。上大学的时候,老师曾给我们介绍过这样一个病例。一个年轻单身女子坐火车时遇到了一个令自己心动的中年男人。交谈甚欢之后,便随那个男子一同下了车,住进了他的家。两个月后,女子神情沮丧地独自回到自己家中,对期间经历只字不提。家人经多方了解发现该男子为一无业渣男,以花言巧语蒙骗未经世事少女骗财骗色为生,曾犯有重婚罪,并育有私生子无数。

但这些均遭到了该年轻女子的全盘否认。据她描述该男子为一超级富豪,未曾婚配,与她一见倾心对她钟爱有加。她坚持认为那些与之有染的少女都是希望藉此讹诈的女骗子,而至于那些私生子则是他捐助的孤儿和失学儿童。她不相信他会是个骗子,每天总是趴在窗前,期望着自己的白马王子能够驾着七彩祥云和兰博基尼亲自来接她成婚。即便在最后那个男子再次因为重婚罪锒铛入狱,并当面向她承认了过往罪行之后,她依然坚信他是被冤枉的,背后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并希望买通看守助他出狱,与之完婚。

按照目前西方心理学对这个病的理解大多认为是由于病人自卑或心理脆弱无法承受重大打击,只能靠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中以寻求寄托和安慰。由此看来,我觉得他的病是由来已久的。但真正使我感觉到他的失心疯确实无可救药的,则是他购买了复兴号股票以后的诸多表现。

复兴号是一艘大船,也是老牌绩差股,几次濒临破产重组,以海运远洋贸易为主营,虽然员工多达14万人,但船只老旧,管理混乱,人浮于事。乌鸡看上这只股票主要是因为最近几年它的年报特别抢眼,主营收入较以往有了很大的提升。“你们看看人家这年报,这个利润增长率,每年都是两位数增长,其他的船哪个能比?旁边号称世界第一大船的老美的振兴号年增长率不过百分之二三,差得太远、太远。复兴号,复兴号,老子就指望你帮我咸鱼翻身了。”

其实在他买入之前,有好心的同事也曾提醒过他。老毛说:“听说这复兴号的船之前触过礁,多少有些不吉利,你还是要小心啊。”“谁说的?触过礁怎么了?触过礁更好。这叫吃一堑长一智。那些没触过礁的没准儿哪天还真触了礁呢!不用担心。”他梗着脖子,翻着白眼回怼道。小刁也劝他说:“据说复兴号的船长很霸道,根本听不进船员的建议,几次险些酿成事故,大家对他都有意见。”“你懂什么?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林子祥歌里不是说豪杰也许本疯子吗?霸道的船长整个系统执行效率最高,知道吗?真是的,少见多怪!”看着乌鸡想要咬人的架势,小刁翻给他一个白眼,一边走开,一边嘟囔:“还执行效率高,我看是翻船或者触礁来得最痛快!”

就在乌鸡倾其全部家当满仓杀入后不久,复兴号便传来了大副在澳门用公款豪赌被抓的消息。不到半个月,复兴号股票连续跌停,股价从800元一直跌到了250元。大家本以为可以看他的大笑话,没想到他依旧一副混不吝的样子:“豪赌有什么了不起?豪赌说明公司运营得好,有太多现金流。过几天,复兴号就能让我大赚特赚一笔喽!”看着他自鸣得意的样子,连公司里最老实的老王也忍不住搭茬了:“乌鸡,虽然像你说的那样,复兴号最近几年发展得很好,但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公司这几年可一直都没有给股东们分过红。这里面会不会有问题?”乌鸡把脑袋仰到了天上,露出两个扁扁的黑漆漆的鼻孔,哼了一声又斜了老王一眼,说到:“急什么?肉烂烂在锅里,迟早都是我的钱,难道还能跑了不成?”

谁知道更大的霉运还在后头,很快川普发动了贸易战,引发股市急剧下跌。复兴号的股价犹如断线风筝一口气跌至75元,不足乌鸡当时买入价的十分之一。他盯着手机上不断跳水的股价,两眼发直。许久之后,他突然回过神来,咬了咬牙,用力地往下吐了口唾沫,重新恢复了往日的笑容与自信,说:“没事的。按照目前的体量,老美绝不是我们的对手。就等着过几天川普跟我们跪地求饶吧。”

事实再一次无情地扇了他一个大耳光。没出半个月,川普就再度高举关税大棒,狂征2000亿。那一天,我们都早早来到公司,幸灾乐祸地准备看他的狼狈相。他却迟迟没有来。直到下午快下班时才听到他的声音。“贸易战就要结束了。川普终于招架不住,跪地求饶了。他已经抛出了全部筹码,任我们宰割了。”兴奋和疲惫在乌鸡的脸上不断挣扎,语音略有些颤抖,目光远非以往那般坚定,说话时也不再盯着我们看。

而在那之后,我便很少能见到他,以至于记不得哪一天是最后一次见面。隔了很久,偶然在报纸上看到复兴号触了礁,股票终止上市时,我才又想起了他。据熟悉他的人说,他早已辞了职,乔装改扮成了全新的面孔,或男或女,或老或少,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了。亲爱的朋友们,如果你们见到了他,还希望能帮我捎去对他的问候和关心吧!


作于西元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Sign in and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