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Ad by
  • 请关注我们Twinkle 星悦假期 905-604-6100,尊享机票旅游优惠价,轻松走遍全天下
Ad by
  • 请关注我们Twinkle 星悦假期 905-604-6100,尊享机票旅游优惠价,轻松走遍全天下

@Ottawa

Topic

  • 枫下拾英 / 笔耕枫下 / 半城月光 半城月光 +1

    放下手机,文杰继续做饭,心里有点后悔,担心自己这样求婚吓到英子。可是话已经说了,后悔也晚了,何况文杰半心半意地希望英子对那些话是听得进去的,毕竟她拒绝自己求婚的时候说的是:“我不知道怎样面对自己。”而不是:“我们又不是同性恋!”

    文杰和英子大学一年级夏天才被分到同一个宿舍,和另外一个系的几个女生一起。两个人坐在上铺山南水北地谈了一个下午不能停,文杰便知道英子是自己从来就没有意识到过,但是却不能缺少的另外一半, 也只有这样解释她们之间的契合程度。从那一天起,她们一起出门上课,一起下课回宿舍,一起去食堂打饭,一起去水房打水,晚上一起听广播电台的文艺节目。二年级,她们换到低年级的宿舍,依然还是一起出门上课,一起下课回宿舍,一起去食堂打饭,一起去水房打水,晚上一起听广播电台的文艺节目。只是两个人都换到了下铺,所以文杰有时候会跑到对面床上坐着和英子讲话。晚了,文杰赖在英子的单人床上不肯回自己的床睡觉。英子说:“好吧,你就睡这里。”台灯温暖的光线下,英子清秀的侧脸那么动人,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文杰不由得凑了过去。英子避了一避,轻轻地说:“你干嘛?不要!”文杰尴尬地笑笑,乖乖躺下不敢再造次。从那以后,文杰会自觉地回到自己的小床上,只偷偷凝视对面蚊帐中隐隐约约英子的侧影。

    大学三年级,英子和多年的笔友见面而且恋爱了。恋爱中的英子专注而投入,时常和男朋友拉上床帘说悄悄话。如果男朋友不来,她便独自练彩色铅笔画,或者在小床上练瑜伽。还好那时候,她俩终于被调整到自己班的宿舍,就算有点失落,文杰也还是转而和宿舍的其他女孩子一起出入。但毕竟是心有不甘的,于是就在宿舍里做出多少寂寥的模样。一次,她盘腿坐在衣橱旁边小小的空地上,挡住所有人进出的通路。英子忍不住问她一声:“你干嘛?”文杰说:“我在构思一首歌,名字叫做《私奔》。”英子不解,和男朋友一起出去了。过了一会儿,文杰觉得无趣,便爬了起来。

    • 女孩改男孩的名字,“ 文杰”?
    • 以前我们大学宿舍有一对女生,总是出双入对,晚上一定挤一个床上睡,不管多热。不过那时也没人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后来毕业了都各回各家,知道一个女生很快结婚生子,另一个开始谈恋爱有些不顺,后来就不知道了。
    • 此类事没遇上过,但曾见过俩30多岁女的常腻一起,其中一个拿着另一位的手掌轻抚着如恋人一般…不知是否也类同?貌似女人之间那种介乎于同性恋与正常友情之间的模糊两可状态比男的要多,不知俺的感觉对不对?或许女比男更感性,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