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Ottawa

Topic

  • 枫下拾英 / 笔耕枫下 / 如果来日方长(七) 如果来日方长(七) +9

    二月十日,龙年大年初一,老梁不到三点就到醒了,昨晚的酒精还在残留在血管里缓缓地弥漫,他感到头晕晕乎乎。和往常起床一样,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穿着背心裤衩下床去取手机,然后再回到床上 ,躲在被子里查看Whatsapp和微信上短信。

    三年前,和芝诺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老梁似乎进入了男人的更年期,睡眠质量很差,一直靠酒精来催眠。随着时间的推移,老梁的酒量越来越大,但催眠作用却越来越小。刚和芝诺交往时,芝诺要求老梁和她一起裸睡,老梁非常不习惯。就是和梁太的新婚之初,性趣盎然的老梁也从来没有光着身子醒来过。所以起初,老梁搂着芝诺温暖的酮体,几乎一动不敢动,怕影响了睡中的芝诺。往往是芝诺已经微微地鼾声起伏,老梁还在思绪飞扬。奇怪的是,老梁这样一动不动,忍着被芝诺枕着的胳臂的酸痛,过了个把小时也沉入了甜蜜的梦境。过了几个月,老梁的失眠竟然好了,无论是不是在芝诺家里过夜,老梁都能安稳地一觉睡到闹钟响起。所以,老梁一直开玩笑地说,芝诺是他的安眠丸( Sleeping Pill)。其实是正常的性生活和安稳的情侣关系,让老梁荷尔蒙的分泌回到了几年前的水平,是他能够安睡的主要原因。

    但自从和芝诺分手后,老梁没了他的安眠丸,睡眠又开始变差。老梁重新在每晚临睡前拿起酒杯,用酒精让自己勉强睡上几个小时。他当然知道为什么睡眠变差,但还是想办法改进。其中一个措施就是把手机不放在床头柜,免得自己不时去查看短信。他把手机远远地放在卧室单人沙发边的小茶几上,这似乎并没有给他带来更好的睡眠。

    微信上一大堆五花八门的拜年短信,老梁也懒得回复。而Whatsapp上,几乎都是老梁的老外朋友,里面静悄悄的。虽然芝诺也没有信息过来,但老梁还是忍不住点开芝诺的头像,再看看芝诺昨晚发的那个表示爱的金钟(Taco Bell),心里似乎被安慰到。于是老梁也发了金钟表情给她,躺下继续睡,半梦半醒地睡到了快七点又醒来,再看芝诺的在线状态是昨天晚上将近午夜, 老梁想看来芝诺昨晚也睡的不踏实,老梁以为是为了他,其实不全是。

    七点刚过,老梁就开车出门去群跑。老梁是他们这个社区中国人跑团的召集人,每个周六早上,他都带领一帮中年跑者去公园跑步。当了几十年老师的老梁,好为人师成了他的习惯,为人师表成了他的做派。无论说他虚荣也好,自恋也罢,他确实非常具有责任心,一贯守时并坚守原则。算的上是一个非常合格的领导者。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无论风雾雨雪,老梁几乎都能坚持带着大家户外群跑。哪怕天气恶劣时只有两三个人参加,他也不懈怠一丝一毫。

    今天龙年正月初一。老梁早已在群里通知了他的跑友们。这龙年第一跑,一定要穿红戴绿燥起来。算是祈求龙年好运。他自己特意穿了喜庆的跑服:下面是带有龙图案的红色短裤,上身穿了一件对襟缎子唐装,里衬是的红色快干T恤,脚下是耐克红色跑鞋。完了,他觉得还不够,就又在脖子里围了一条恒源祥鲜红色围巾,上边绣着一对的金色的飞龙。

    这还是正月,虽然今年是暖冬,但多伦多也算是天寒地冻。老梁的肉身对寒冷已经麻木,他的感觉都在集中在了自己的惨痛病情和悲剧爱情里。老梁上车,按下启动按钮的那一刹那,一阵悲哀掠过心头:“短裤上两条龙,脖子上又有两条龙,你们纠缠个没完没了了呀”。眼泪不禁涌出老梁了眼眶。老梁念叨,这龙年真的是和我结了仇,让自己从大年三十的深夜一直哭到大年初一的清晨。

    差五分到了老梁到了群跑约定的那个社区中心的停车场。老梁先看到跑群的大卫和他太太的凌志吉普已经在那里,又看到美女海伦的硕大的SUV也到了。今天老梁不是第一个到的。他刚下车,呼呼啦啦地又来了将近十个人。几乎所有的人都穿了红色的衣服,除了老梁,海伦也穿了唐装。让人感动的是,有人提了两串大红灯笼来跑步。见了面大家喜笑颜开的互相大声拜年寒暄。喧闹中,过年的氛围一下就压住了老梁心头的疼痛。此时气温四度,有了人间的这一丝温暖,反而让老梁觉得出正月的寒意来。毕竟老梁下身只穿了短裤,上身的唐装是丝缎的,也很单薄。

    照了集体照,大家开始跑。这次老梁觉得比上周跑好的轻松了许多,没有喘不上气的那种感觉了。也许他吃了补铁药片的缘故。老梁本来打算只跑五六公里,但一跑起来,他就忘记了自己的计划,几乎跑完了全程。跑到八公里时候,老梁觉得肚子痛,应该是昨天喝了太多的酒,加上睡眠不足的缘故。老梁脱离队伍,钻到林子深处,脱了短裤,就地解了大手。他特意又看了看自己大便,黑褐色,里面一定是隔了夜的血液。。

    跑够十公里,老梁决定不多跑了。他踱步往停车场走去,边走他边给芝诺发消息说:“跑步呢(Running now)。“ 然后带了三个大笑的表情,似乎说,你看,我还是那个乐观的大叔。

    芝诺到了九点半才回老梁说:“祝你身體健康! 心想事成!”是用繁体中文写的。

    “心想事成?” 老梁想这是什么鬼东西?“你应该知道,我想的只有你呀!”

    芝诺的中文几乎不会,往往是用谷歌的翻译来写些词不达意的烂中文。

    其实芝诺非常敏感,老梁以为她没有理解的东西,芝诺心里往往跟明镜一样,就是懒得和老梁说,懒得说破。

    不知怎得,老梁突然有了一个新的感悟:“我一个快六十的老头子,还在受着恋爱和失恋中煎熬,也算是一种回春吧,自己应该非常知足才是。这个年龄的其他男人女人或许已经被生活折磨的死去活来,早都心如死灰了,哪里还有体会到荷尔蒙的烦恼呢?“

    于是他也不管芝诺是不是看得明白,给他敲下一句繁体中文:“給細妹拜年啦:恭喜發財,祝親愛的細妹闔家幸福安康!”

    下午老梁两点就回了梁太的屋子,今天梁太打算准备新年晚餐,让老梁帮忙。梁太还请了干儿子一家四口一起过来过新年。人不多,准备的菜品略显简单些,但鸡、鸭、鱼和扣肉一定要的。还有一定要在餐桌上摆上鲜花。昨天晚上去好市多,因为是周五,又是下班以后,那里人山人海拥挤不堪,两人竟然都没想起来买束花。自从疫情以来,似乎全城的人都学会了节俭,那些就近的西人超市里面的人越来越少,而价廉物美的好市多里的人却越来越多。

    梁太今天一大早就起来了,忙忙活活地准备了一上午,梅菜扣肉、四喜丸子、小酥肉、炸藕盒等等都按部就班地一一准备着。看着厨台上摆着一盘一盘的过年餐品,梁太思忖着还有什么拉下,她一一对照的她手写的菜单查看,嗯,几乎准备了所有的东西,只差和面、盘饺子馅。另外要差一条活鱼。啧,还是忘记买花了。

    梁太看老梁进门正要换拖鞋,她赶紧过去,说:“别换鞋了,昨天咱俩都忘买花了,你再跑Costco一趟。”

    老梁停止了换鞋,嘀咕说:“就别买花了,为了这东西,还值得专门挤一趟Costco?”

    梁太借题发挥:“你就是这样,啥都嫌麻烦。该做的事情也不去做。看看,要是你听我的早几年去做肠镜检查,不是就没事了?”

    老梁不耐烦:“好好,要不咱俩一起去?” 其实老梁才不想和梁太一起去呢。他更喜欢一个人,但他知道梁太这会儿肯定走不开,故意要讨好梁太一下。

    果真,梁太说:“这都到啥时候了,我的面还没和、饺子馅也没有盘。你快去快回,买了花就回来。哎,忘了,回来顺便去鸿泰买条活鱼。”鸿泰是个福建人开的华人超市,只有华人超市才有的活鱼卖。鸿泰超市正好在Costco和梁太家之间,东西也比其他超市便宜些。“

    老梁把刚换上的拖鞋又踢落掉,弯腰换上休闲鞋,转身出门。

    梁太在后边喊:“凯良打电话了,说六点到,你无论如何要在五点之前回来啊!“

    老梁也不吭气,上了车一脚油门就直奔好市多。

    凯良是梁太在国内的干姐陶玉文的儿子。梁太在东京的时候,给家乡不少的政府或是企业当过翻译。陶姐那会儿在市外办做科长,跟着市领导去了不少次日本。陶姐就是那会儿和梁太认识的,两人性格、脾气、学历和背景都惊人的相似。两人处的比亲姐妹还亲。甚至老梁都有些嫉妒。老梁从小就非常向往中国古文学里的义盖云天,觉得有一个能为彼此两肋插刀的兄弟,才是人生的最幸运的事。他这一生和周围的同事朋友处的都很非常好,但却没有一个可以称兄道弟的挚友。

    二十年前他和朋友建伟一起做私校,建伟管市场,老梁抓教学。生意做的风声水起,算是赚了些小钱。建伟属龙,老梁属蛇,两人差一岁,来自同一个省份,家乡直线距离不到二百公里。在只有两人的时候,就不自觉地说起家乡话。每次回国,如果不是两人同时回,就一定要去各自的父母家探望。建伟称呼老梁父母咱爸咱妈,老梁叫建伟的父母咱爹咱娘。建伟和老梁在一起的时间比和各自太太在一起的时间还多。建伟老婆有时候会开玩笑地、又略带嫉妒地说:“恁俩咋恁好嘞,就差穿一条裤子了。“ 这时候梁太会捂着嘴呵呵地笑。搞得老梁和建伟都有些不好意思。那时候,正是彩虹旗到处飘扬的起始。建伟怕闲话上身,就有些急:”瞎说啥呢,咱们这是纯粹的革命友谊,“

    这友谊是不是纯粹不知道,但钱可是脏乎乎的。十多年过去,公司越来越大,钱也越来越多。为了股份和利益的分配,建伟在背后没少给老梁使绊子捅刀子,老梁也当着公司雇员的面对建伟破口大骂了好几次。终于有一天两人彻底地翻了脸。老梁忍无可忍,决定退出公司。两人在股份的价格上又是一阵刀光剑影,你捅我几剑,我砍你几刀,搞得血淋淋的两败俱伤。没办法,老梁雇了律师上了法庭才算拿回自己的那份钱。这官司一打就是一年多,搞得老梁几乎要买房子破产,天天晚上都是醉醺醺。那段时间差不多要了老梁半条命。这就是老梁对芝诺说的那半条命。那次是知己的绝杀,这次是红颜的背叛。

    买了花,买了鱼,老梁回来已经四点半了,有和梁太一起包饺子。晚上凯良带着老婆和两个孩子如期而至。两个都是男孩,一个五六岁,一个还在襁褓。忙忙呼呼地忙了一个晚上,吃饭、聊天、逗孩子。等把干儿子一家送走,两人又收拾了一顿残局,老梁和梁太都累的不行。但好歹算是有了过年的样子。

    回到自己的屋子,老梁练澡都没洗,就躺下睡下了,这次睡得挺快。

    一觉醒来,老梁看看表,才凌晨一点半,老梁睡不着了。他拿过手机,芝诺没有任何信息。老梁实在太想芝诺了,也不顾时间合不合适,就给芝诺发了消息。他知道,芝诺睡觉时手机会设成静音,不可能回他短信。但老梁只想表达自己的思念,并不奢望得到回应。

    老梁敲道:“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但我今天一点也没喝酒。 明天我会和她第二次约会,但不知道那时会不会很困。我的生活真的是狗日的!(It is another sleepless night. But I don’t drink anything. Tomorrow I will date with her second time but I don’t know how to deal with it, I must be very sleepy,My life is so fucking bad!)“

    老梁提到的她,是另一个女人。芝诺知道老梁需要解决自身需要,梁太又不肯配合。所以自从芝诺和老梁分手后,芝诺就劝老梁再找一个合适的伴侣。老梁开始说不,说要等芝诺十年。后来老梁实在熬不住了,就开始接触另一个女子。不过第一次约会,老梁就向芝诺报备了他们之间的进展情况。他想拿这个刺激芝诺。开始芝诺只是静静地听,后来她对老梁说,这是你的隐私,我不想知道。老梁拿不准芝诺是吃醋还是真的不感兴趣。

    老梁想继续睡,但脑海里全是和芝诺恩爱的过往,哪里可以入眠。他干脆起身下楼去了书房。坐在书房的转椅上,他开始浏览他和芝诺之间的聊天记录。记录最早是去年十一月份的。他们分手后,老梁试图拉黑删除芝诺一起联系方式,后来总是忍不住又加上她的联系方式。来来回回好几次,但芝诺没有,自始自终,她的一切社交媒体都是向老梁敞开的。

    大年初二第二天一大早,老梁第一件事就是短信芝诺,问早安。

    芝诺很快回了早安,然后说:“ 希望医生快点给你打电话(Hopefully the doctor call you soon。)“

    又说:“昨天我去庙里,祈求你可以健健康康(I went to temple yesterday wish your good health。)“

    老梁知道芝诺说的庙是湛山精舍。虽然是基督徒,但芝诺的父母却是佛教徒。她的阿爷阿嫲在湛山精舍还立了牌位,每年春节她会随着父母去那里祭拜祖先。

    老梁有些小小的感动,但嘴上不说,只是淡淡地回她:“我不认为今天医生会上班(I don’t think the doctor works today。)“

    见芝诺没有马上回,老梁以为芝诺生气了,就说:”谢谢你,我的妹妹(Thank you my little sister.)“

    芝诺安慰老梁:“一切都会好的(Everything will be fine!)”

    “一切都会好?”老梁想:“我哪里还拥有什么?健康、感情、家庭、事业? 我可以舍去一切,唯独割舍不了这份迟来的情感。”

    正想着,老梁的大姐从国内打来了微信语音电话。她唤着老梁的小名说:“小周,我昨天做了个不好的梦呀。梦见你和咱妈在一起。“ 老梁的母亲去年年初去的世,那时候全中国突然解封,一下子死了很多老人。一贯不赶时髦老梁母亲,在她生命的最后岁月算赶上了一次潮流,不过不幸的是,这是个悲剧的潮流。

    老梁心里一惊,他此时还没有给老家的亲人说自己病情。他想过了初五再说,大过年的报这种丧信儿实在太残忍。

    老梁大姐接着说:“不是我迷信,咱妈生前最疼你,多伦多明天是初三吧?你去给咱妈烧烧纸,让她保佑一下你。“

    老梁的老家,每年初三是给过世老人上坟的时候。大姐虽然没有明说,但老梁知道,大姐的意思是,母亲惦记着自己。被死去亲人惦记可不是什么好事,怕是会被带往阴间的。

    老梁佯装生气,笑着对太平洋那头的大姐大声说:“大姐,你别咒我,我身体好好的呀。明天一早,我找个十字路口,给咱妈烧纸就是了。“

    挂了电话,老梁的眼泪刷地一下就下来了,心说:“妈,带我走吧!“

    (待续)

    我的博客《零度左右》有连载全部(1-7):

    • 阅👍
      • 谢谢🙏
    • “老梁试图拉黑删除芝诺一起联系方式,后来总是忍不住又加上她的联系方式。来来回回好几次,” 考,一模一样。机械手兄,这个不是亲身经历写不出来的。
      • 哈哈哈哈
        • 机械手对老梁的内心描写,有如钱钟书写方宏渐追唐小芙时的精妙。。另外,去年十一月才认识,到龙年初那没多长时间呀。分手后又找了一个解决需求,老粱精力旺盛👍 +2
          • 理解有错,他们已经在一起三年了,聊天记录是去年十一月开始,的以前的都删掉了

            我没交待清楚,博客里改了
            • 明白了。老梁要是只解决睡眠问题,不那么动情就好了🙂 +1
              • 他是不小心坠入情网,然后身不由已,后边我会写到
    • 这一篇信息量大,还流畅,又刻画细腻👍 前两天三果还说起祼睡,😀裸睡不失眠,好 +1
      • 谢谢
    • 提个意见,感觉有点杂,吃瓜群众只对若初感兴趣,其他跑群梁太还有远方亲戚,不相干的少写一点。 +2
      • 哈哈,老梁患癌症是主线,和芝诺的婚外情是辅线呀,哥们儿! +1
        • 一口气读完了,胃肠镜检查具体的描述真细腻。谢谢科普!
          • 这是我写这篇小说的目的之一,关注大肠癌
        • 一个是刺激的恋情,一个是对身体健康的挑战,两个都是不约而至,突如其来。在这个矛盾叠加下,读者们不由为老梁捏一把汗。但是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对生活爱情有着执着追求,坚毅洒脱不服输的老梁👍 +1
          • 哈哈,这是夸我的吧!
            • 夸老梁,不是夸你
              • 答案在本期找
            • 夸了艾克斯特拉满~
              • 哈哈
            • Hahaha
        • 哦,俺们吃瓜群众对癌症可真的没啥兴趣啊😂😂😂
          • 这是为什么要提醒一下呀,我们可以对癌症没兴趣,但癌症并不会因此而不找我们的麻烦
            • 按概率每对至少轮上1个
              • (2021年统计数据)五分之二的加拿大人(44%的男性和43%的女性)预计会在其一生中患上癌症。
    • 鼓励!
      • 谢谢鼓励
    • 写得好!静等下篇
      • 谢谢🙏
    • 老梁靠喝酒来助眠,喝酒🍺的人,果然有故事。
      • 哈哈,因果关系反了,是有故事的人才喝酒
        • 如果有故事的人,不懂喝酒呢?他也可以只是喝水吧?哈哈
          • 那是故事还不够虐哈哈哈哈
            • 因为你写得非常非常的具体, 因为你写得非常非常的具体,
              每一个细节都描写得很仔细,读着的时候,有点亲历其境的感觉,所以我一直都不完全相信这只是一个故事😁。如果比谁的述说描写细致的话,我也不及你。你把每一个短信的对白,都很认真地用双语来描述,一字也不差,从来都没有“以下省略30字”,哈哈哈😆😄。这种严谨的认真态度,我猜可能跟你的职业生涯有关。因为数学作业的批改,错一个小数点就相差很远的啦。所以,你已经养成了一个很细腻去表达的感觉。
              • 谢谢,哈哈,这是我的擅长,描写细碎的小事。
                • 对,很细节的细节
                  • 喜欢的细节,很多东西藏的很深,但仔细一点还是可以发现玄机
    • 如果来日方长(八) 如果来日方长(八) +3

      二月十二日,星期一,龙年正月初三。老梁还是按照往常一样,四点多就起了床。他知道天还黑着呢,但他也不想开灯。老梁光着身子了下床,走到窗边,去把厚厚的遮光窗帘拉开。他站在窗前,漫无目的地望向窗外。近处低矮的独立屋都一律黑着灯,偶尔几家的门口亮着昏暗的廊灯。穿过这片低层住宅区是一条不宽不窄的马路,马路一边有路灯,懒懒地散着黄色的光。远处的几座公寓楼和往常一样,不少的单元都没有关灯。城市还在沉睡,远远近近、大大小小、明明暗暗的这些灯穿过昏暗,守候着这座城市。它们似乎打着哈欠,疲惫地等待着又一个黎明的到来,然后它们就可以一一熄灭或是隐入白天的阳光里,去做它们自己该做的梦。

      老梁想起昨天大姐嘱咐的话,找个十字路口给母亲烧纸。不过只想那么四分之一秒,念头就被一阵上腹部的涨痛覆盖了。老梁担心是不是肠子里癌肿加重了。于是他一屁股坐进单人扶手沙发椅里,打开手机,在谷歌上查,有一条信息说肠镜检查后,会有腹部的不适应。于是他略微放心了一些。老梁看了看芝诺的在线状态,她上次上线时间是今天凌晨三点四十二分。老梁猜想大约是昨天早上联系以后,一天再没有和她联系,她有些担心自己了?上厕所时,老梁又查看了一下芝诺的状态,还是3:45am。老梁又想,也许不是呢,她正在和Robin热恋,哪里有功夫管自己的死活。关了Whatsapp,去看微信,昨天给那个新约的女子郑薇,发的最有一条消息问晚安,让她早点睡。她回了,又说老梁早睡早起是个好习惯。虽然老梁和郑薇已经有了两次肌肤之亲,但两人对彼此似乎都提不起热情,就这么一天三四条信息不冷不淡地挂着。老梁内心非常想发展这段关系来疗愈芝诺带来的情殇,但郑薇却态度倦怠,保持着你问我答,不问不答的聊天方式。

      老梁起身去煮了手磨咖啡,端着热乎乎的咖啡,开始每天一个小时左右的法语学习。学完法语,老梁看了一下手机,芝诺竟然上了线,时间是六点五十六分。她今天凌晨三点多还在线,这才不到七点,又上线了,老梁想,看来昨夜芝诺睡得也不踏实。这反而让老梁心里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安慰。他当然以为芝诺在为他辗转反侧。几个星期后,老梁才知道,事实并非如此,她那夜正在做着一件,足以彻底摧毁老梁爱情信念的事情。老梁把学法语的截图发给了芝诺,那天他学法语的名词排在第二。老梁等着芝诺的回复,但到过了八点,她才回老梁说Good Morning。老梁有点生气,就没有回她。他起身收拾东西去了健身房,然后去学校上课。

      故事回到了第一章,老梁就是那天上午十点左右接到了艾伦发来的微信,说受他人之托,邀请老梁,在家庭日长周末,去北边露营。老梁非常想去,但他在等医生的电话,电话也许是今天也许是明天。于是他问艾伦能不能等到第二天,也就是周二晚上再给她一个确切的消息。艾伦马上同意了。家庭日长周末是二月十七日的本周六,时间很紧,但艾伦还是答应了,这让老梁心里宽慰不少,觉得自己蛮重要的嘛。

      上完课,老梁开车回家,刚上路。就听到芝诺给老梁发的短信:“你的医生约了时间了吗?(Have you heard from your doctor yet for the appoint ment?)“ 。老梁的车连着他的手机,如果是来的短信,无论是电话短信,还是 Whatsapp的短信,甚至微信的短信,只要是英语,汽车就会自动又转成语音。老梁想到家再回她不迟。

      到了自己的住所,看到梁太的车停在车道上。老梁鞋脱进屋,太太已经做好了两人的午饭。老梁去厕所里快速给芝诺简短回了信说:“还没有(no yet.)“

      芝诺秒回:“你还好吗?(You doing okay.?)”

      老梁没回,觉得没有必要回。其实老梁嘴上不说,心里一直在埋怨自己的癌症就是去年七月以来一直劳累同时受感情煎熬的缘故。那时芝诺的出轨让老梁痛不欲生。情绪低落到无以复加。但这种婚外情老少恋怎能好意思与人倾诉。老梁为了转移这种折磨,给自己安排了很多的极限的活动。他一边忍着,一边装作开心地满世界的奔波。那半年多,老梁不仅跑了两个马拉松,重装徒步了世界上最难走的徒步道,去了一趟越南,还在两个星期之内回国跑了四五个城市。梁太昨天还说,老梁最近看起来一直不开心。以前梁太以开玩笑的口吻还问过老梁是不是失恋了,老梁哈哈地大笑地掩盖。是啊,这半年多,傻子也能看出老梁的抑郁。

      吃完饭,老梁觉得困,想午睡一会儿。自从知道自己得了癌症,老梁就有了午睡的借口。他把手机调成免打扰模式,脱衣上床,翻来覆去睡不着。熬到了两点,老梁看着实在睡不着了,就起来。拿过手机,看到一个未接电话,显示是士嘉堡健康中心(Scarborough Health Centre)。老梁听了录音,一个女子的声音,关于预约CT 扫描(CT Scan),让老梁尽快回电话。老梁披了睡袍就往楼下奔去。到书房,梁太竟然在那里坐着。于是两人一起打了电话。似乎那边很忙,一直都是等待的语音,过了很长时间,才有一个叫Helen的接线员接了电话。她查了半天,说只有三月十二号可以。一个月后?老梁急了,说,我得了癌症,等不及了。Helen听起来十分善良,很同情地说,你等一下,我帮你再看看有没有人取消预约。等了一会儿,Helen用很遗憾的口吻说还是没有。临了,她告诉老梁,明天早上八点半,给她打这个电话,她再看看有没有取消预约的。老梁问Helen是不是只是查了一下士嘉堡区内的医院,Helen说是的。老梁挂了电话,就在网上找了一家私人做CT 扫描(CT Scan)的诊所。诊所那边没人接,换了一家,还是忙音。老梁和梁太正发愁,电话响了,是Helen,她开心地告诉老梁说周五上午八点,士嘉堡慈恩医院(Scarborough Grace Hospital)有一个空出来的预约。然后告诉老梁地址和注意事项。

      CT 扫描,是确定大肠癌之后,手术之前必须做的一项检查。大肠癌容易转移到肺和肝脏。手术前的CT检查,就是为了了解肺或肝上面有没有转移病灶。如果CT扫描发现肝脏,肺部有转移,那就是属于四期的癌症,也就是大家所说的晚期癌症,一般没有手术机会了,只能够做放化疗,靶向治疗,虽说成活率连年提高,到了30%左右。到了末期,即使幸存,放化疗也足以让病人基本废掉了。如果腹部CT和胸部CT都没有发现远处转移,就可以先做手术。手术后,还需要做切片活检,除了恶性肿瘤的切片,还要从腹腔里取出足够多的淋巴。根据病理报告的分析,如果淋巴受到癌细胞的感染,就是大肠癌的三期,成活率大概是60%左右,但要长期做化疗。如果淋巴没发现癌细胞,病人就中了奖,即使要化疗,也就三到六个月的防御性化疗。如果肿瘤只侵蚀到很浅的肠壁,病人就中了大奖,连化疗也不用做,但成活率还是不能像前列腺癌那样有100%。

      挂了电话,老梁和梁太都暂时松了一口气。老梁对太太说了长周末去冬营的事情。梁太极力反对,差点没有跳起来指着老梁的鼻子骂。但梁太不是那种人,她稳稳地坐在那里,冷冷地对老梁说:“你知道吗?这半年,你似乎在赶路。”

      老梁没有明白。梁太继续说:“有些事情,你在赶着去做,似乎不做就来不及了。“

      老梁明白了,梁太这是说他赶着去死。老梁一言不发,心里想,毕竟是三十多年的夫妻,懂我的莫如这个老太婆呀,她只是平时不说而已。

      下午学校还有些事,老梁开车回学校。路上他没给芝诺打电话,而是给“新欢“郑薇打了电话,说自己身体出了点问题。本来不想说实情,但后来老梁没有绷住,还是说了自己得了癌症,郑薇的声音一下沉了下来,只说了“嗯”,连安慰的话也没说,就挂了电话。

      在学校办完事,老梁到自己的办公室备课。刚坐下,他就接到一个匿名(No Caller ID)电话,老梁心里一惊。除了上次 Robin匿名打给自己,还没有人把电话信息隐藏起来。老梁心存疑虑地接了,没有人回应。于是他截了图,在 Whatsapp上给芝诺发过去,问她是不是Robin打的电话。老梁后来觉得没有必要,就把这个截图和这个条信息给删除了。

      老梁在学校一直待到六点才回家,路上给梁太打电话,说不回去了,说她上次给自己带的饺子还没有吃完,晚上就凑合地算是晚饭了。其实老梁想喝酒。到了酒铺(LCBO),老梁又改了主意,毕竟酒对于大肠癌病人非常有害。于是他没有停车,径直回了家。他炒了中国芹菜加了些鸡肉。又把饺子煎了。正做饭时,芝诺打来电话,老梁尽量把声音搞得很开心的样子。还问芝诺为什么给自己打电话。芝诺说看到老梁删除了两条信息,觉得老梁有话要说。于是老梁问她是不是Robin给老梁打电话。芝诺说没有啊。老梁听到她这样讲,心里痛得很。芝诺知道Robin的任何行为。芝诺听到电话那头不吱声,就接着提到大年三十,她给老梁打电话,结果搞得老梁情绪激动,于是就不想再给老梁打电话了。老梁问她大年初一,她向老梁拜年,说“心想事成”是什么意思?然后又说:是不是自己说想死,你就祝我早点死?芝诺顿时懵逼,连忙说没有这个意思。谈话就这样又是不欢而散、

      挂了电话,菜也搞好了,老梁觉得心里堵的很。他就到书房,把收藏的一瓶五粮液打开,心想自己也许不久就挂了,知己也早没了,留着这些酒做什么?端了菜,拿了酒,上到二楼卧室。

      喝完酒,情绪上头。老梁把在健身房自以为性感的自怕照,给了郑薇,也发给了芝诺。两人都没有回信。边喝酒,老梁边看Ig上的短视频。他看到两个短视频,一个是关于出轨。说变心是本能,但忠诚是一种选择。老梁叹口气,变心是在说芝诺于他,同时也在说他于梁太。

      第二个视频让老梁泪眼婆娑,上边一个男子哭着说:“我以为你跟别人不一样,所以我又赌了一把。把人生的最后的幸福都交给了你。我以为你是拉我出地狱的,没想到你是来告诉我地狱有几层的。”

      老梁把两段视频转发给了芝诺,然后说:“你还记得健身照上,我戴的项链吗?你应该也有一条,但从来没有戴过。你从开始就知道我不是你的归宿,也不想把心留在我这里。(Did you remember the necklace in my gym photos? You should have the same one but you never wear it. You knew I am not your density at beginning and never want to keep your heart for me. )”

      这次芝诺马上回了老梁说: “这不是真的,我从来不戴任何首饰。(That‘s not true. I don’t like to wear anything. )“

      过了一分钟,芝诺又说了一次:“这不是真的!!!(That’s not ture!!!) 她用了三个感叹号。似乎是喊着否定老梁对她感情的判断。

      老梁似乎听到了芝诺的哭泣声,他心软了下来:“ 对不起,我书房还有藏酒,忍不住又喝多了。(Sorry I am drinking again because I still have some alcohol in my office.) ”

      接着又说:“保重,今天不要再睡得太晚。我也马上去睡明天早上我约了一个按摩,手术前最后轻松一下。(Take care. Don’t be too late again. I am going to bed and will take a massage tomorrow morning. I need relax before my surgery.)”

      芝诺说 :“祝你有一个美好的夜晚(Have a good night!)”

      吃完饭,喝完酒,和芝诺聊完天,才八点刚过。老梁上了床。想起自己的感情,想起自己的癌症,不禁有悲哀袭来,眼泪唰唰地流。CT扫描、大肠切除、癌细胞转移、淋巴感染、化疗这些词,在老梁被酒精熏过的大脑中翻卷着。老梁捂着头,竟然哭出了声。他坐在床上,呆呆地想,这个龙年过的。腊月二十八,到大年初三,眼泪就没有停过。哭了一阵,困的不行,就躺下睡觉,迷迷糊糊不知是不是睡着了。醒来看看表,才十一点半,算是睡了三个小时吧。然后就整夜地不能入睡,打了手枪也不行。老梁在手机上不断地看关于结肠癌的视频。到了凌晨三点多,老梁眼睛酸涩地不断流泪。他干脆躺在被窝里,带着耳机,在微信听书上,闭着眼听刚下载的白先勇的散文集《树尤如此》。前三篇都是《纪念往亡友王国祥君》。文章写了王国祥和作家的友谊,特别是王国祥的最后岁月里,白先生和他那种生死之交。作者不加修饰的叙述感人至深,老梁动容了。老梁想王国祥一辈子有白先生这样的挚友,也算是没有白活。他心想如果和芝诺不能成为情侣,成为这样的莫逆之交,也可以放心地死去吧。

      (待续)

      我的博客《零度左右》有全部更新:

      • 又是我的沙发👍
        • 谢谢哈
      • 虽然同情老梁病症吓人,还是不喜欢老梁的态度,总想抓住已过去的情,not cool 😄。 猜想老梁会手术成功,身体恢复不错,但情事依然无可奈何花落去了 +2
        • 哈哈,还没想好怎么结局,大家开始猜测了
      • 第八了,终于等到了照CT 的步骤。希望老梁没扩散,他就没那么辛苦了。老梁用情太深了,看来是走不出来了。
        • 看吧,主要是看作者的心情啦
          • 就是传说中的,作者能掌握着故事里面角色的生死离别😎 +1
            • 上帝视角
      • 老梁注定了是一个精彩的人生,任何外加的因素都无法阻止老梁追寻自己的梦想,到最后梁太反而有点追不上老梁的步伐,那么,老梁是射手座的吗?
        • 不是,是双鱼
          • 我看比较像双子♊️座。因为,外:他是一个很优秀的数学老师,好爸爸,尽责的老公,积极的课外活动者:可是,内:他只是一个吃醋的小男人😁:痴痴地等待着他认定是他唯一的芝诺。
            • 哈哈,我说了算的
              • 嘻嘻🤭, 嘻嘻🤭,
                怪不得,你这么爱写,还悠悠地写,因为你来做故事的庄。说起做庄,我讲一个昨晚看到的一个电影《Irish Wish》,那是一个有点梦幻的故事。女主角按照自己许的愿望,“我说了算”差点改写了结婚对象的故事。不过,最后,结婚的对象还是由她的内心的最终想法而又改了回来。所以,我一直觉得你写的故事,可能是想由你内心主导的最终想法而写出来一个有着最完满结局的人生故事。
    • 如果来日方长(九) 如果来日方长(九) +2

      老梁几乎一夜未睡,听书听得腻烦了,眼睛的酸涩倒是好了些。一连几个小时在床上蛄蛹来蛄蛹去,老梁觉得被子枕头甚至被单都是一团的黏糊别扭。他干脆起了床,这时才五点。老梁下楼去了书房,跟着多邻国学法语。学完法语,快七点,拿了笔记本电脑,开车出门。老梁多年来一直是两周理一次发,今天是他理发的日子。

      他常去的那个家庭理发店,靓丽发廊,十点开门。现在才七点,时间还早,老梁就先去了Costco加油。加油的车不多,油价是139.9, 比外边便宜了差不多一毛钱。加完油,老梁接着去了麦当劳,要了早餐和咖啡,坐下写日记。多年来,老梁非常喜欢理发日上午的安排,加油、吃麦当劳早餐、坐在店里写日记或博客、熬到快十点成为理发店的第一个客人。但今天似乎变了味道,老梁想要是化疗,没了头发,今天就会成为自己的最后一次理发。这些天来,老梁的思路中最多的就是“最后”两个字,似乎他真的是时日不多了。

      快九点,老梁离开麦当劳,开车去靓丽发廊。老梁在这个夫妻店里理发有十几个年头了,和老板以及老板娘都很熟。但至今他还是记不住他俩的姓氏。但因为“靓丽”用了“亮”和“莉”的谐音,倒是记住了他们的名字天亮和小莉。到了停车场,九点十分左右,天竟然飘起了雪,然后越下越大。发廊还没有开门。老梁看看手机,九点四十三分了,一般两人都会提前半个小时到,今天怎么这么晚。于是他按照招牌上的电话号码打过去。是小莉接的电话,她说在路上堵车,大约十分钟左右到。莉的语气听起来不是那么友好。不久两口就到了。照旧,今天还是天亮给老梁理的发。不知为什么,十几年来,都是天亮给老梁理发,小莉从来没有摸过老梁的头。即使有时候天亮还在忙活这客人,小莉闲在那里说闲话,也要让老梁等着天亮。

      这个世界挺有意思,有些习惯不知什么时候养成的。但习惯一旦养成,不管是不是合理,就都成了天经地义。老梁想,他和芝诺的偷情,无论如何的荒谬,时间长了,就成了两人的约定俗成。芝诺爱上一个决定和她共度余生的Robin,应该是感情走入正轨,但在老梁看来却是一种出轨和背叛。其实,芝诺和老梁的恋情按世俗道德来看,一直都是背叛和不在轨道。老梁有一个看似美满的家庭,他背叛了梁太和孩子,爱上另一个女子;而芝诺明知老梁有家室,老婆还是自己好友,她背叛了自己的闺蜜,爱上了有妇之夫。两人都奋不顾身地去闯这个禁区,在把肉欲本能美化成纯洁爱情的当今世界,他们也浑然觉得自己站在人类情感的制高点,不免有些滑稽。

      老梁出了理发馆,开车去了附近的一家健身房。今儿他不打算健身,只是为了洗澡,把头发茬子洗干净再去学校上班。洗完澡,还有些时间,老梁顺便进了桑拿室蒸一蒸。他一进门,就吓了一跳,我靠,迎面看到五个“洋白老”并排坐在木凳上,各个肉白体胖,肥嘟嘟毛茸茸的肉体松软下坠。那玩意像是一条破抹布挂在两腿之间,好似向老梁展现着岁月的残酷和无情。其中一个老家伙说他明天就75岁了,其他几个人都祝他生日快乐。他边上的那个秃头洋老汉开玩笑地对他说,要不要明天送个小妞给你。当然他说的不是“小妞”这么文雅的词,而是一个用女性生理部位代替性别的荤词。其他老头都不怀好意地笑了,说送了也没用,还能硬起来么?那过生日的老头说,你咋知道,不行,你先让我试试?大家哈哈大笑,奇怪,老梁没有感到一丝的下流出来,反而生出一种悲哀。然后他们就说到了退休金的事情,似乎说七十五以后就可以免交一个什么税。一个看起来年轻一点的没听清楚,以为是六十五,就插话说,我下月六十五了。七十五的那个老家伙,说,你个傻逼,是七十五,不是六十五,你以为加拿大政府是狗日的善茬儿吗?六十五岁的那位不笑了。老梁觉得自己身体比大多数年轻人都结实,对照着他们臃肿的身材,心里感叹着他们的衰老。但突然想到,自己马上要过五十九生日了,比他们年轻不到哪里,也算是小老头了呀。于是老梁惶恐起来,暗暗地对自己说坚持撸铁呀!希望等自己到了六十五,七十五,不要像他们那样,裹着一身的脂肪赘肉,没有情欲却又说着黄色的笑话。转念一想,自己多想了,这次桑拿或许是自己最后一次呢。

      昨晚没有睡好觉,老梁一天都浑浑噩噩的。上午十点艾伦发了微信,是不是确定要去徒步露营,老梁这才想起,自己答应昨天下午要给她个准信,确定自己去还是不去。虽然确定了CT扫描的时间,但陈医生还没来电话安排手术的事情,老梁非常期望能马上手术。徒步露营是周六至周一,如果手术安排在下周二,这次露营肯定去不了。于是他回了艾伦说,不好意思,这次真的去不了了,非常非常遗憾。艾伦马上回复,说没关系,他们再找别人。老梁说好的好的。回复完艾伦,老梁一阵怅然,如果这次不去,也许今后再也没机会了,不仅是冬季的徒步露营。

      又过了一日,二月十四日,情人节。早上四点刚过,老梁就起了床,他看芝诺昨夜一点多还在线上,心里想她是不是和Robin又吵架了。如果两人关系融洽,芝诺应该十点左右就上了床,最晚也不会超过十二点。犹豫一下,还是给芝诺发了消息说:情人节快乐!(Happy Valentine’s Day!)

      老梁没有期待芝诺会回信,于是就拿着手机看短视频。这段时间,老梁看短视频的时间大大增加了。在Ig上他看到一段视频说:“今天2月14号,情人节。也是2024最浪漫的一天。当春节遇上情人节,年味与浪漫撞个满怀。据说,今天被艾特的人,一定超级幸福,因为20240214的寓意是,我会爱你一生一世。”

      如果是往日,老梁会把这种庸俗的烂梗看成垃圾,但今天他却毫不犹豫的转给了芝诺。他要让她知道自己心意,他要感动到她回头。其实最后最感动的是老梁自己,他爱芝诺,不如说是痴迷于自己对爱情的迷恋。

      由于有了算法,短视频从你的观看习惯中学会如何迎合你的口味。Ig马上就给老梁推出了经过剪辑的电影《甜蜜蜜》的片段,这一段台词,黎明(黎小军)和张曼玉(李翘)新年互道新年祝福的成语。黎小军母语是普通话,成语脱口而出。来自广东得李翘,磕磕巴巴说出一些似是而非得成语,最后找不到合适的词,就说:“友谊万岁。” 黎小军立马黑面,他要的不是友谊,而是爱情。老梁记得电影里,黎小军在大陆是有女友的,去了香港却爱上了李翘,李翘也爱他。但为了扒分,李翘最终选择了友谊来结束这段情感。老梁看了这段对话起码三遍,心里感慨无数,叹息着他呢芝诺的所谓爱情。于是他把这段短视频发给芝诺,加了一句,“友誼萬歲”,其实他自己也不清楚要表达什么。

      芝诺一直没有回老梁的短信。

      老梁去学校上完课,又略带埋怨的口气给芝诺发消息:“很忙吗(Supper busy today)?”

      芝诺还是没回,老梁继续:“昨夜看起来你没有睡好,我看你凌晨一点半还在线。(It seems you didn’t sleep well last night. I saw you online till 1:30am)”

      还是没回,老梁有些担心:“你没事吧(Are you okay)?:

      过了几分钟,芝诺终于回了:“我还好,特别忙今天( I am okay very busy today)“

      又问:“你怎么样(How are you)?“

      老梁知道芝诺不okay. 但还是故作高兴地说:“我相当好,谢谢你,阿妹!”

      中午,老梁终于接到了陈医生的电话。陈医生说手术暂时定在二月二十七日,两个星期以后。老梁问,可不可以再早点。陈医生说,他的手术都安排在周二和周五。下周肯定来不及安排,下下周五是他最早可以安排的时间。最后,陈医生强调说,我接到CT扫描的结果后再和你详细讨论手术的细节。老梁知道,手术的安排的暂时的,如果癌细胞转移,这个手术就没有意义了。但老梁心里还是有了一丝的开心,起码自己可以去和朋友一起露营了,尽管可能是最后一次。

      于是他没有和梁太商量,马上和艾伦联系,问他们是不是找到了人一起去。艾伦说,还没有。老梁撒了谎说自己长周末的事情安排妥当了,又可以去了。艾伦说太好了。于是就把老梁拉进了这次冬营的临时微信群。

      和艾伦聊完,老梁马上给芝诺发消息:“手术时间订好了,周二,二月二十七日。我可以和朋友们去冬营了,开心!(The surgery was booked. Tuesday, Feb 27. I can go to the winter camping with friends on this long weekend. So happy!)”

      芝诺很快回了他:“ 太好了,主意安全,管好自己(Okay! Be safe and behave!)”

      老梁:“哈哈,他们让我讲故事,我说那要让我喝醉了才可以。很危险嘞(Lol. They asked me to tell the story. I said I have to be drunk first. It is dangerous.)”

      芝诺知道老梁说的危险是什么,就说:“ 不要喝太多!(Don’t drink too much!)“

      老梁继续说:“一个女士说她要用酒换取我的故事(One lady said she will bring alcohol for my story)“

      芝诺有些担心但却戏虐地说:“不要讲你自己的故事,太虐。那些女士会爱上你的。(Don’t tell your story too touching and sad ! All the ladies will fall in love with you。“

      老梁发了三个大笑的表情、

      芝诺:“真的,管好自己,别喝太多(Seriously behave yourself! Don’t drink too much!)”

      老梁:“好的,领导(Okay, my boss。)“

      过了情人节,就是老梁五十九岁的生日。因为手术时间落定,和芝诺的交流也顺畅许多,老梁昨晚睡得非常好。他第一次醒来时,两点半,躺下继续睡,再次醒来四点十分了。老梁整整平静地睡了七个小时,想继续睡,可睡不着了。他躺在被窝里,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晨勃了,虽然不是很硬,但还是给老梁一些喜悦。最近他一直睡不好,别说小头的雄起,就连大脑袋都不清醒。

      老梁起来解了手,顺便把手机拿过了,先看微信。郑薇竟然在整12:00给自己发了生日快乐的短信。老梁想,她不是听说自己得癌后消失了吗?怎么半夜,还在午夜给自己祝贺生日?无论是处于同情还是内疚,这女人用了心了。老梁感动之余突然想起,郑薇此时正在温哥华度假,有三个小时的时差。她是算好了此时是多伦多的时间。于是老梁心里的感动又多了几分。老梁想,他对芝诺也是如此的精心计算,但她似乎从来没有感动过。于是老梁马上回了郑薇说,谢谢,你竟然第一时间给我祝福生日。郑薇还没睡,又给老梁发了一些礼物的表情图标。

      看完微信,老梁再读WhatsApp,芝诺竟然在十几分钟前也给他发了“生日快樂”的留言,用中文繁体。芝诺是第二个祝贺他生日的人,此时才凌晨四点刚过。

      老梁马上回他的女神:“ 这么早,谢谢你,我亲爱的妹妹(So early, thank you my dear little sister!)“

      老梁问:“没睡呢,还是起夜?( No sleep yet, or get up for peeing?)”

      芝诺:“没有睡。(No sleep)”

      老梁:“为什么(Why)?”

      芝诺没有回答,而是问老梁: “你睡得好吗?( Did you have a good sleep)“

      老梁: “睡得非常非常好,你真的不可思议 (Yes, very very good sleep. You are amazing)”

      芝诺马上澄清说: “这和我没关系呀(That’s nothing to do with me)”

      老梁说: “有关系,昨天和你讲完电话 ,我很高兴也很放松,你真的是我的安眠药丸呢(Yes, after talking to you I am so happy and released. You are really my sleeping pill)”

      老梁问芝诺为什么昨晚不能睡觉,发生了什么事情?芝诺说没什么。老梁看芝诺守口如瓶,就以家长的口吻说:回床上睡觉去,还可以睡三四小时呢。

      芝诺说: “没事 (That’s ok)“

      老梁强调:“不是没事( It is not okay)“

      芝诺转移话题问:“你今天很忙吗?(Will you be busy today?)“

      老梁以为芝诺要见他,就赶紧说: “不忙,今天什么时候碰个面?( Not really。 Do you want to be with me today sometime?)“

      芝诺拒绝了。老梁给自己给自己下台阶说:“没事,就是担心你。你整夜不睡觉,太糟糕了“

      芝诺忘记刚才说过还没睡的话,她说她睡了,只是起的早了一点。

      老梁没有揭穿她,就说:“好吧,别担心,有我呢。“

      芝诺接着说了一大堆话: “你也不用担心我,照顾好自己,别做傻事,保护好自己。这样会让我开心。我非常感恩有你, 作为我的朋友(Don’t need to worry about me! You take good care of yourself! Don’t do stupid things and always protect yourself! That’s make me happy. I am very grateful to have you as my friend。)“

      老梁有些许感动: “别担心,我永远是你的,只要你愿意,我可以是你的任何人,丈夫、男友、情人、兄弟或是好朋友。我会永远站在你左右。(Don’t be worried, I am yours forever and can be anyone you want, husband, or boyfriend or lover or brother or best friend. Support you always.)。

      说到这里,老梁被自己的痴情感动了,眼睛潮了一下。

      芝诺没有感动,她说: “那好,答应我,别做傻事,照顾好自己( Okay so promise don’t do anything stupid and take care of yourself!)”

      老梁知道,芝诺所说的不做傻事和保护好自己就是安全约炮,照顾好自己就是不要宿醉。

      老梁答应:“我答应,我的小妹( Okay, my little sister! )

      接着犹豫了一下,老梁想挑起芝诺的嫉妒,就说:“你不是第一个祝我生日的人,是她(You are not the first one to say happy birthday to me. It is her.)“

      果真芝诺气鼓鼓地说: :“我根本不想成为第一个(I don’t want to be the first)“

      老梁又说: “昨夜她想和我在一起,但我说了不(She want to be with me last night and I said no)“,老梁说了谎。

      芝诺:“问什么说不( Why you say no)”

      老梁: “我发现我并不爱她,不想她误会(I found I don’t love him and don’t want he misunderstood me)” 这倒是真的。

      芝诺松了一口气: “好吧( Ok)”

      老梁: “像你对我做的那样,但我理解你的处境( Like what you did to me. But I totally understand your situation)”

      芝诺笑了:“哈哈,你比我善良多了( Ha ha you are much nicer than me)”

      老梁也笑了,用中文说: “好人卡?” 这是他们之间少有的几个中文单词之一。

      芝诺收起笑容:“我说的是真的,享受周末的冬营吧,不要担心,开心起来。(That’s true, Enjoy your trip this weekend! Don’t worry and be happy.)”

      老梁: “谢谢,我很高兴,因为我是你永远的朋友和兄长。(Thank you very mjuch, I am very happy now as I have you forever even just as a friend or your brother. )“

      聊完,似乎芝诺去睡了。老梁下床,整理床铺,然后拉开窗帘。突然他发现屋车道上有一辆白色的SUV停在那里。看着像是梁太的车。老梁下楼,楼下黑乎乎的,他发现梁太的钥匙在书房的门上。老婆在这里?他打开门,没人。出门看看车里,也没人?带着满心的疑惑老梁去厨房煮了咖啡,端着咖啡准备回书房边喝边学法语。路过客厅,突然听见细细簌簌的声音。老梁大吃一惊,他看到梁太合衣睡着沙发上。梁太看到丈夫过来,起身简短地毫无表情地对他说,担心,睡不着,就开车过来了。说的老梁满心愧疚。

      梁太看老公没事的样子,就告别开车离开。老梁学完法语后去了健身房,然后早起去学校。今天老梁讲的是正余弦定理。上完课,天开始下雪。老梁心想,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一定出门跑一次步,也许是最有一个生日,也许是最后一次生日跑步。下午老梁很早就回了家,雪越下越大,但气温却不低。梁太打来电话,说请老梁吃饭庆祝生日。老梁说了计划跑步,又说今年流年不利,生日就别庆祝了。

      四点多,老梁穿了短裤和大红色的长袖T恤。外套白色所罗门防风跑步外套,开车去了Sunnybrook公园。天气阴沉的很,雪慢慢开始停止。已经有零零星星的人在那里拍雪景。老梁下了车,先拍了一段跑步的视频。然后开始跑步。脚步还是很沉,呼吸也不舒服。他计划跑8.26公里,今天是老梁的生日,他要跑一个芝诺的生日。跑完步,不到六点,但天全黑了。老梁回到家,洗澡做饭,但没有吃,而是先做了视频,配上今天春晚的那首流行的《不如见一面》。

      他们说提起我你沉默

      常借着酒意分着对错

      我不懂得你情深似海

      你不懂得我思念成灾

      不如见一面

      哪怕是一眼

      这世间太多的难免亏欠

      你是我穿过思念的箭

      不如见一面

      哪怕是一眼

      回首相濡以沫的那几年

      不顾一切的你我从前

      都说靠时间遗忘的人

      经不住见面再次寒暄

      晚风轻轻的滴着挂牵

      我就这心事不肯翻篇

      歌声让老梁伤感,歌词似乎句句自己要说给芝诺听的。

      他把视频发到Ig上,把链接发给芝诺,但觉得自己太高调,就把这条信息删除了。芝诺一直关注着老梁的Ig, 她第一时间就看到了,也看到了视频里最后那个8.26公里,也知道老梁的用心,但她没提过,自始自终都没提过,也许一生都不会提。

      老梁吃饭时喝了酒,今天是他的生日,喝酒有理由。老梁发了酒和菜的照片给芝诺说:“祝我生日快乐!“ 趁着酒劲,老梁迷迷糊糊地睡了,他后来忘记了生日当晚是不是又哭了一次。

      (待续)

      我的博客《零度左右》有连载:

      • 盲猜下一篇写冬营
        • 猜对了!
      • 加油👏
        • 谢谢
      • 更新了🎉……突然发现,老梁怎么这么爱哭😭啊……😂😂😂,变回小孩子了……
        • 哈哈
    • 👍
      • 谢谢
    • 我还是爱看你写的野外背包的故事。
      • 今天就写
        • 啊!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