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如果来时方长(十一)

这次参加雪地冬营的有八个人,四男四女,外加一条拉布拉多犬。除了艾伦和敏娣外,其余五个人老梁都认识。别看加拿大国土比中国的大许多,但人口只有三千多万,和大北京地区差不多。作为加拿大最大的城市,多伦多三百万人口,要在中国也就勉强算是个中小型城市。多伦多的华裔不少,但来自不同的地区和国家,就产生各自的华人圈子。大陆华人圈子本来不大,玩户外的更少,他们又大都在三五个户外微信群里,所以互相认识的几率非常大。八个人来自八个地方:北京、湖北、香港、河南、福建、广东、新疆和上海。好在新中国统一了语言,大家都操着不同风味的普通话交流。唯一来自香港的敏娣在北京混迹多年,比所有其他人的口音更具京味。

中午时分,大家从车上卸下行装,把东西绑在雪橇上开始往目的地出发。计划前往六公里外的一处湖边野营地。老梁玩过两次冬营,第一次是前年年底,雪太大,走了不到两公里就安营扎寨了。第二次是去年年底,没有雪,就不用雪橇,除了睡袋厚点、天气冷点,和其他季节的徒步露营差不多。但这次不一样,二月份,正是加拿大最冷的季节。他们要去的地方更靠北,也更冷一些。白天零下十度左右,晚上更是达到了将近零下三十度。那里所有的湖和河流都被封冻住。这次冬营,计划先在湖面上走六公里,然后穿过大雪覆盖的原始森林到达另一个小一点的湖,再走过这个冻住的湖面,到达最后的露营地。

他们选择的露营地不在国家公园也不在省立公园,而是一个自然保护区内。属于英国皇室的地盘,所谓的“官地”(Crown Land)。官地的优点是没人管,所以免费,不需要预定;缺点也是没人管,没人维护,也就没有露营设施,比如便坑(Box)、火坑(Firepit)、路标等。好在淳朴如乡下佬的加拿大人热衷于户外活动,这些受欢迎的“官地”被玩多了,路就被踩了出来,更有热心的玩家对照政府的标准,搞了不少设施。

此时接近中午,天彻底晴了。天空湛蓝,云朵洁白。要是光抬头看天不低头看冰封住的湖面,要是没那么寒冷,老梁真的还以为是秋天的天高气爽呢。安省是这个国家湖泊最多的省份。认识芝诺之前,老梁喜欢钓鱼,而且大多是单枪匹马的一人独往。他去了大大小小不少的湖。但那都是在夏秋两季,从来没有在冰天雪地的时候来过这些水域。

这个位于保护区的湖面是狭长形,看起来更像一条河。湖面宽度大约百十米,在几十米高的丘陵里蜿蜒迂回,一眼看不到尽头。今年的雪不多,湖面上积雪勉强没住老梁的脚踝。湖面正中央,有两条被压出的车辙印,这是雪地摩托留下的痕迹。一行人拉着各自的雪橇往前走。不时有骑着雪地摩托的风流男女飞驰而过,留下一串串放肆的笑声。空旷的湖面和如洗的天空让老梁这一刻彻底忘记了自己生命和感情的劫难。

老梁是八人中最年长的,又是第一次玩这种冰雪户外,所以大家都照顾他,没有让他多带东西,他拉着借来的小雪橇,上边放着他的背包,在冰面上行走非常轻松。

三个小时左右,大家到了扛船处(Portage),开始进入到山林。所谓扛船处(Portages),是玩独木舟露营的一个关键的地方。在安省,众多的湖泊像星星一样洒落在各处荒野,大多湖泊不通公路,只能划船进去。玩独木舟露营,就是自己扛着独木舟和露营的帐篷睡袋食物之类的东西,从一个湖到另一个湖。要穿越水面,就必须划独木舟;要穿过两湖之间的林子,就必须扛着独木舟从一个湖的岸边到另一个湖的岸边。这个所谓的岸边就是扛船处(Portage)。Portage似乎也可作为动词“陆地搬运”来用,是玩独木舟露营中最艰苦的部分。如果人少物多,就要在两个Portage之间来回搬运两三趟。国家公园和省立公园在Portage的地方都会有一个明显的标志,当然山林里的小道也有指明方向的标识。对于无人管理的官地(Crown Land),就要靠玩家的经验了。老梁他们要去的那个营地就是官地,要穿越两个湖,中间只有一段要扛船。因为这次露营的组织者到过这里很多次,所以轻车熟路。

山林里似乎覆盖了比冰面上更厚的积雪。穿着雪鞋的六个人在前,老梁、敏娣和拉布拉多托尼在后,往另一处湖泊行进。走了六七百米,就到了一处看似平坦的沼泽。夏天沼泽里全是水,要绕过沼泽才能到达另一个湖泊。但现在是冬天,这片沼泽全被积雪覆盖,绕湖的小道也完全被雪覆盖,一点道路的痕迹也没有。于是大家决定不再绕沼泽路,而是直接穿行沼泽到达下一个湖泊。

开始还好,虽然脚下有些松,但还算可以行走。走了一半,沼泽的地面越来越软,很多地方竟然没有结冰,一踩一个水坑。穿着雪鞋的六人,前行虽然艰难,但因为有雪鞋不担心脚会陷到泥里。托尼也没问题,一路都在雪上撒欢。但苦了老梁和敏娣。一路都小心翼翼,但还是陷进去好多次,好在穿的都是靴子,又有绑腿,水倒是没有进入鞋子湿了脚。终于到了对面的Portage,老梁一看脚下,左脚的冰爪不见了。途中敏娣也发现一个脚的冰爪不见了,但因为发现的早,很快就找了回来。老梁却不同,穿过了沼泽才发现少了一只冰爪。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前几个月,也就是去年年底三天,和艾伦他们冬营,新买的冰爪有一只就断了链子。这一次,不是断了,竟然是完全丢掉了。老梁心思一贯很重,但以前不迷信,这点事不会放在心上。但最近得了癌症,他开始信命了。他想,上次断了冰爪链子,似乎是自己得癌的先兆;这次要是丢了整个的冰爪预示着什么?他不顾大家的阻拦,径自往回去找,似乎找到了冰爪就能破了咒。老梁找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找到。但因为老梁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寻找和避免陷坑上,反而不再去想丢冰爪的迷思。虽然没有找到,他也把这个不祥预兆念头给彻底忘记了。

越过第二个小湖,营地就在湖边的丘陵上。到了营地,已经四点多了。加拿大维度高,冬季天特别短,五点就天黑了。大家齐力把厚重的大帐篷搭上,又把炉子架起来。炉子在帐篷的中间,炉子的烟囱通过帐篷设计好的洞口伸出帐外。大帐篷加带烟囱的炉子就是热帐。围着炉子,热帐里可以坐十个人。但只能睡四个人。来之前就大家已经说好,老梁、敏娣和另一个男队友住热帐,其他队友都在外边住自己的帐篷。

帐篷搭好,炉子架上,木柴准备齐当,开始生活做饭。各自把从家里带的食材和酒拿了出来,今天打边炉吃火锅。大家边吃边喝边聊,气氛十分融洽。来之前,芝诺嘱咐老梁要“Behave”,老梁当时不解,还以为芝诺让自己不要到处留情。因为这个词是用来说规范小孩子的行为。老梁心里挺高兴,起码这是情侣之间类似“路边的野花不要采”之类的提醒。他多嘴想向芝诺得到肯定的含义,就问是什么意思。谁知道,芝诺解释说让他少喝酒,不要趁着醉酒哭说自己的感情故事。老梁这次很听话,酒喝的少,话也没有多说。

但八人中还是有一个人却醉了,这人是敏娣。敏娣坐在火炉边,一手搂着托尼,一手拿着杯子,杯子里都是浓烈的白酒。开朗的敏娣话越来越少,脸越来越红。坐在边上的艾伦抢过她的杯子,要把剩下的酒都倒进火炉:“可以了,敏娣,不能再喝了“。敏娣也不搭话,又抢过杯子,松开托尼,非常利索的把艾伦推了一个趔趄。然后笑说:“托尼,你不是人,干嘛不让我喝酒。”大家都笑了,一个男队友说:“托尼虽然是你儿子,但它真的不是人呢。”只有老梁知道,那个托尼不是这个托尼。

敏娣歪歪斜斜地站起身,越过她前面的队友,摇摇晃晃往外走。大家以为她喝多了去解手,也不介意,让开道让她离去,托尼紧跟在它“妈妈”的后边。过了五六分钟,托尼回来了,敏娣却没回。此时帐篷外的气温已经降到了零下十八度。艾伦说:“不好,敏娣应该醉倒睡到雪地里了”。于是大家纷纷起身都涌出帐篷。远处传来一个女声的哭泣声,那是敏娣无疑。大家赶紧奔过去,要把敏娣拉起来。敏娣态度很坚决,她把头埋在雪地里,就是不起。

老梁过去,小声在敏娣的耳边说:“敏娣,你现在不是一个人呀,你的儿子托尼需要你照顾的。”果真这句话起了作用,敏娣站起身,大声喊着托尼。托尼挤过人群,来到敏娣面前。敏娣一把搂住托尼,哭着说:“托尼,托尼,我爱你,你知道我多么爱你吗?“大家以为这是敏娣的醉话。老梁知道这不是。他想起他和芝诺分手后,独饮宿醉,也是喃喃地叫着芝诺的名字,说自己如何地爱她。老梁心里一阵心酸,眼泪几乎要涌出眼眶。

此时老梁的电话铃声响了,他以为是芝诺。拿出电话,却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老梁犹豫一下还是接了。是陈医生。

陈医生爽朗地问:“梁先生,你是不是在露营呀。“

老梁笑着回答:“是的,手术前最后一次。“

陈医生愣了一下才说:“手术前?”不过很快转了话题问老梁的营地在哪个区域?“

老梁也不清楚他现在所在的方位,只知道是这个地方叫九里河(Nine Mile River)。于是他说:多伦多北面,两三个小时的车程吧.”

陈医生开玩笑地说:”我真佩服你呀,今天非常冷。下次再露营带上我吧!”

陈医生回到正题:“你的CT扫描结果出来了,你要现在知道还是回来后到我诊所面谈?“

老梁心里掠过一丝阴云。他想要是好消息,一般人不会拖着,而是会马上把。老梁真的很想知道。但如果陈医生得到是坏消息,癌细胞侵蚀了内脏,自己能挺的住吗?

老梁果断地对医生说:“不要说,我要享受这次冬营。我星期一回来,大约晚上六七点,我再给你打电话“。

陈医生说:“这事不急,等周二去我的诊所详谈吧。“老梁只好说好吧,就挂了电话。

自从芝诺劈腿Robin, 老梁就很少能睡个好觉。一躺在床上,他脑海里就是芝诺和Robin的亲热场景。芝诺开始总是说,别担心,我爱你。后来改成,我爱你,像兄妹一样。再后来就不再说“爱“,也不允许老梁说”爱“,要用”Taco Bell”来代替“爱”字。老梁十分不解,他不能确定芝诺到底是不是还爱着他。这种不能确定的关系,把老梁折磨的整夜未眠。每当芝诺和Robin出现争吵,芝诺第一时间就会给老梁打电话。老梁一直觉得芝诺还是爱他的,就是时间久了,两人都失去了激情。老梁认为芝诺和Robin的关系只是新鲜一时,激情过后,还会回到自己的身边。

肉体的折磨比起精神上的折磨更容易让人适应和接受。老梁对芝诺的爱,始于肉体,然后灵魂和肉体的结合,现在没有了身体的亲热,只剩下了灵魂的缠绕。也许是酒精作用,也许是自然的治愈,也许是因为想到了最坏的结果,今晚老梁睡得非常好,尽管知道自己的病情凶多吉少。

这一夜,沉睡中的老梁做了很多的梦,有时很甜蜜,有时很愤怒,有时又感觉奇奇怪怪。 在这些梦里芝诺都是主角。 开始似乎有很多情节,老梁记不清了。他只记得 两个人站在在一个火车站的站台,还是那种小镇车站,从这头可以看到那头的那种。站台上空空荡荡的,只有两个乘客,就是老梁和芝诺。 他俩慢慢地沿着站台边走边聊。老梁依稀记得的他的羽绒外套,那件深灰色的加拿大鹅, 不知为何落入了铁轨。这是芝诺前年圣诞节给老梁的礼物。 芝诺附身把外套捡起来,两人继续往前走。

不知怎得两人就到了出站口。 芝诺松开老梁的手要离开。隔着人群老梁看着芝诺一步一步地往外走,她走了一半犹豫不前,然后扭过头看着老梁。 老梁看到芝诺眼里是犹豫是惊慌。 老梁知道是Robin来接她。 再后来,他看到了Robin和芝诺并排站在一起,两人都一脸黑线,也不说话,似乎在生气。 老梁从前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他上下打量着Robin,只见她头发稀疏,身材不高,微胖,穿着灰黑色衣服。 头大脸圆,一副猥琐油腻的中年妇女的样子。 老梁心里一阵绞痛和愤怒。 老梁心说,我的芝诺即使是个蕾丝边,也不至于找这样一个女人吧。芝诺一定是被她挟持和下了蛊。 老梁怒不可遏,拾起一根树木的枝干,对着Robin就要抽打。开始有些不敢下手,一旦打下去,就一遍一遍的抽打,Robin也不还手,冷冷地看着老梁,又转过头可怜巴巴地看看芝诺。 可笑的是,那根树枝,竟然是露营时的那种,没有树皮、浅褐色、光溜溜的、细细的手指粗、带有分叉的那种。Robin眼泪出来了,她猛然转身疾步走出站口大门,很快就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芝诺再次回到老梁的身边,羞愧地低下头。老梁问芝诺,你到底爱男人还是爱女人,芝诺不回答。老梁又问你是不是爱过我,芝诺坚定地说爱过。 老梁不相信,又问,真的爱过我吗? 芝诺使劲地点点头,非常肯定的回答说是的。 老梁拉着她停下,又问,咱们是不是有可能复合。 芝诺支支吾吾不说话。 突然,芝诺拉老梁到她的身边,要和老梁接吻。 老梁有些胆怯,小心翼翼地看看四周没人,就把芝诺挤到墙边。 两人忘情的吻着,芝诺突然两手捧着老梁的脸,把舌头伸到老梁的口里舌吻,老梁觉得嘴上脸上都是黏糊糊湿漉漉的。

他猛地睁开眼,原来是那条拉布拉多犬托尼在舔老梁的脸。老梁赶紧把托尼推开。托尼立着不动,充满乞求的眼睛望着老梁。老梁自家也有狗,他知道这是托尼狗语,他有事相求。老梁从睡袋里坐起身,感到一阵的寒意。原来木材烧光了,只剩下了些灰烬。老梁赶紧起身,往炉子里添柴。好在灰烬深处还有火炭,在烟囱的助力下,炉火很快又燃了起来,帐篷里温度不一会就恢复了正常。托尼看这老梁忙活,慢慢回到自己“妈妈”敏娣身边蹲下,倚着敏娣的睡袋卧下去,温顺地把头低了下来。老梁望着狗发呆,他希望自己下辈子做条狗,安安稳稳地守住芝诺的。就像是眼前的这个托尼,而不是敏娣酒话里托尼,一直忠诚地依偎在敏娣身边。

天渐渐的亮了起来。老梁穿好衣服,走出帐篷。下雪了,雪越下越大,大片大片的雪花密集地飘了下来,似是天漏了一样。不知何时,托尼也出了帐篷,和老梁并排站在一起。老梁闭着眼,任由雪花落在自己的脸颊、头顶、四肢,然后穿越皮肤,进入到血液,化成冰水,最后沁入那颗不安的灵魂。

全部连载看我的博客《零度左右》:

Sign in and Reply Report

Replies, comments and Discussions:

  • 枫下拾英 / 笔耕枫下 / 如果来日方长(十) 如果来日方长(十) +6

    老梁生日过后的第二天就是周五,是预约进行CT扫描的日子。老梁起的很早,学了一个小时的法语后,七点半开车去士嘉堡慈恩医院。约的八点,老梁七点五十分到了医院。医院的停车场收费不菲,老梁把车停医院对面的高尔夫球场的边上的路边,这里免费停车、好在里医院大门不远,步行五六分钟就可以去医院。

    昨天下了雪,路上有些湿滑,但天气却不冷。老梁走进医院,找到注册的地方,没有前台,只有三五台机器,像是机场里那种自动办理登记的机器(Kiosk)。好久没来过医院了,老梁感叹时代的日新月异。有个护士模样的白人女子,在几个机器中间走来走去帮助那些不知道如何操作的人。

    一贯自信又自以为年轻的老梁当然不需要任何帮助。他按照机器上的提示,输入健康卡的号码里的数字部分,然后一一回答机器提出的各种问题,比如药物过敏历史了,有没有什么症状了,等等。其中一项是紧急联络人的名字。老梁填了芝诺的电话和名字。填完,边上护士知道了老梁去做CT 扫描,就给老梁指了方向,说沿着蓝线,第一个路口转右,一直走到底。老梁按照指示,找到了做CT扫描的部门。这里有前台窗口,一个巧克力色年轻女子见到老梁过来,用英文问是不是“宽仇里昂(权周梁)“,老梁习惯了这个用英文发音说出的奇怪中文,知道这就是自己的名字。原来,那边注册完,这里就可以看到病人的所有情况。巧克力问老梁是不是四个小时没有吃东西,只喝水。老梁说东西没吃,但喝了咖啡。巧克力似乎有些吃惊,问没人给你说CT扫描前四个小时之内要不吃不喝吗?老梁一脸懵,说没有呀。也许那天电话预约时被告知了,但自己太紧张没听清楚?老梁使劲想了想,觉得那天给自己预约的海伦什么都没说。既没说吃,也没说喝的事情。老梁心里紧张起来,一方面怕今天检查不了,拖延了手术。二是怕检查出的结果不准。老梁又一次对巧克力说,真的没有人告诉我这些呀。巧克力只是微笑,并没有回应老梁的抱怨。登记完,也没见巧克力去哪里问可不可以,她叫老梁到扫描室外边等。

    扫描室外有六把椅子,坐了五个人。老梁坐到那个空的位置,和别人也不搭腔,低头拿出手机给芝诺发消息。他问芝诺是不是介意自己把她填写为紧急联络人。芝诺很快回了消息说当然没有问题。

    扫描的女亚裔护士出来,拿出一个超大的容器,里面足足又三四升透明的液体。老梁还以为是什么灌肠的药物,但喝了一口,才发现是水。前面等待的人慢慢被叫到,进入CT检查室内,然后就会又有新的人又加入等待的行列。十分钟后,来了一对三四十岁的男女,亚洲面孔。男的看起来病病殃殃,应该是病人,女的显得要稍微年轻一些。两人坐下,很小声地交谈着什么,隐隐约约听起来像是粤语。两人说话间,那男突然朝老梁的方向撇了一眼,老梁看到他眼神里满是落寞和悲哀。他来的晚,却被叫到室里比老梁早。他进去以后,那个女的低头落泪,一边用手擦拭眼泪,一边把身子别过去,面对着墙,大概是怕老梁看到。老梁心里一阵心酸。心想来这里扫描的大概都是癌症病人,和自己一样要确定是不是癌症转移了,或是转移到哪个器官了,说是看癌细胞的大小变化。

    老梁把容器里的水一股脑都灌进肚子。不一会,尿意袭来,老梁去了厕所。等老梁出来,那对男女已经离开。这时来了一个担架车,上边躺着一个干枯的老人,身上插着各种的管子。老人光着两条腿,薄薄的被单只覆盖到大腿处。老梁坐着,眼睛正好和担架车平行,不经意间他看到老人没有穿内裤。稀稀落落的阴毛很细,颜色不是白,而是有点金属质的阴色。看着扁平的身躯,老梁以为这是个年老的男人。他这无意的一瞥,看见了阴毛中间,是内陷的女性生殖器。老梁赶紧把眼光移走。老梁向来把那隐私之处称为生命之花蕊,从来幻想过它衰老的时候会这么惊人的丑陋。老梁想,生命到了这个时候,哪里还有什么美丽,那一丝一毫的斯文和体面也遗失殆尽。

    终于轮到了老梁,老梁进到检查室。房间很大,中间是个电影里看到的那种CT扫描的设备,半圆弧状的笨重的机器,套在一张单身床上。老梁脱了外衣,亚裔女护士先给他打了一针。老梁赶紧报告说,自己一个小时前喝了咖啡。护士说没关系,她告诉老梁,一会扫描的时候,可能会有小便的感觉,咖啡利尿,怕一些老人失禁,所以检查前提示最好不要喝咖啡。老梁这才放了心。老梁脱了外衣,只穿着内衣裤,躺在扫描的床上。护士掌控着机器,那个白色的闭环套前后移动,照了老梁几个来回。机器有语音提示,提醒老梁吸气、憋气、呼气。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老梁问护士是不是把结果寄给老梁的医生,她说是的。出了医院,老梁就后悔没有问护士有没有看到什么,但转念一想,即使问了,那个护士也不会说什么,即使说了什么,难道就会改变肿瘤的大小么?如果是坏消息,说在肝脏处发现可疑物,岂不是让自己更加心慌意乱。这样一想,心里反而庆幸自己没有问。管他呢,挨过一天算一天,能高兴一天是一天吧。出了医院老梁就给梁太打了电话,又给芝诺发了消息。

    每个周五的晚上是舞蹈队训练的日子。老梁照旧去参加了训练。训练间隙,大家很关心老梁的病情,老梁故作轻松地对大家说自己肠子长了息肉,需要做个小手术。舞蹈队的队友有亲人做过类似的切除手术,当然知道怎么回事,但大家都没提癌症的事情,毕竟这个词意味着不治之症和死亡。练到八点,老梁提前离开。第二天一大早,他要去北边参加一个艾伦他们的雪地冬营。回到家,老梁收拾背包行囊一直到午夜时分。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天还没有彻底亮,橘黄色朝霞映着天上飘着的几朵云,小区里显得格外谧静。老梁把行李撂倒车上,开车先去接一个队友敏娣和她的“儿子”,然后再去城郊的一处公共停车场(Carpool Parking)接艾伦。老梁按地址把车开到了敏娣告知的位置,位于央街夹芬治的一座公寓。大楼停车场设有护栏,必须刷门禁卡才能到公寓门口,老梁进不去,只有把车停在院墙外。他下了车,正要给敏娣发微信消息,就远远看到一个女子背着大背包往他这边走。那女子一手拉着雪橇,一手拉着一条拉布拉多犬。老梁家里自己也有条哈士奇,并经常坐老梁的大林肯,所以听敏娣在微信群里提到她要带上她的狗一起搭车,也不在十分在意。

    老梁想这肯定是敏娣和她的“儿子”无疑了。敏娣四十多岁的样子,剪着一头短发,个子中等偏高,身材结实匀称,脚步坚定有力,肉乎乎的脸很生动,似乎随时准备表露各种情绪。老梁赶紧迎上去,接了敏娣手里的雪橇,又要帮她卸了背上的背包。敏娣把雪橇递给老梁,但摆摆手,没让老梁去接她的背包,然后示意老梁打开后备箱。敏娣背向后备箱,微微下蹲,把背包底部先放在后备箱的横杠上,然后非常麻利地从背包带先后退出两只胳膊。她伸出一只手,笑着对老梁介绍自己说:“敏娣,谢谢喇!”敏娣 绵细的声音和她的飒爽的长相有些对不上。

    老梁:“他们都叫我老大,你叫我老梁就行。”

    敏娣扯过她的“儿子“对老梁介绍:“这是两刀,托尼。托尼,和这位爷握个手!”。(Tonnie, 加拿大两加元硬币的昵称)

    拉布拉多犬托尼,披着浅褐色短毛,它抬眼看着老梁,摇着尾巴,把一只前爪伸过来。老梁弯下腰,一手摸着它的头,一手轻轻握了一下它伸过来的爪子。抬头笑着对敏娣夸奖道“真乖,真漂亮。”托尼跳上后备箱,敏娣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顺利接到敏娣。然后两人驱车去接艾伦。艾伦住在城边,她把车开到公共停车场停在那里,然后也搭老梁的大林肯去营地。从敏娣家到那个停车场,大约半个小时。今天是周六,道路顺畅。两人开始了聊天模式。老梁听敏娣说着一口带京味的普通话,又称自己“这位爷”,就以为她是北京人。敏娣笑了,先用粤语说:“我唔係喔。” 然后伍用英语解释说,自己在香港出生,初中时父母到东莞开工厂,全家就搬到大陆。大学在北京上的,然后就一直做北漂,直到五年前移民加拿大。

    一听敏娣来自香港,和芝诺一样,于是就对她多了一分亲近。于是两人就攀谈起来。第一次见面,当然不好说家长里短,两人说的都是户外的事情。敏娣说,她去年十月回国,自驾去了秦岭。老梁问,你们几个人。敏娣说就我一个呀。那时正调换工作,有将近一个月的空闲,就租了一辆车一个人瞎逛。老梁问:“托尼呢?”

    敏娣露出惊讶之色,说你怎么会认识托尼?

    老梁笑了:“不是你刚介绍刚认识的吗?“ 但心里想,除了这个拉布拉多犬,应该还有一个敏娣非常熟悉的男人也叫托尼。

    敏娣的表情松懈下来说“你说我儿子呀,我把它留在姐姐家里了。带着他回国太麻烦。”

    老梁开始有点喜欢敏娣了,不知怎么他觉得敏娣和芝诺很有点相似的地方,特立独行又果敢潇洒。

    老梁只玩过两三次冬营,算是新手。敏娣更新手,她是第一次参加雪地露营。老梁问她是不是带了冰爪,敏娣说当然带了。冰爪是雪地露营的低配,也是起码要有的装备之一。比冰爪高一级的还要配备雪鞋。雪鞋英文名字是Snowshoes,是套在雪地靴(Snow boots)上的一种装置。冰爪防滑,在冰冻的湖面上行走是必须的。雪鞋则防陷,雪厚的时候有半米多深。因为雪鞋下面是块比鞋底面积大四五倍的板子,大大减小了压强,故而可以防止陷入到雪堆里。雪鞋挺贵,一双好几百刀,新手一般不会买。老梁和敏娣都是新手,都没有雪鞋。好在团队里的其他六人都有,他们可以走在前面,把雪先压实了,这两个新手再上路。当然雪地露营还要有雪橇。把背包放在雪橇上拉,可以省去很多的力气。这个敏娣有,是刚在网上淘的二手,但老梁没有,他借了队长的一个小雪橇。

    老梁猛然想,自己好像忘记带了冰爪。此时已经上了400号高速公路。老梁费了些时间从高速上下来,把停车到路边,看看车里有没有冰爪。打开车厢一看,三只冰爪好端端的在那里放着。老梁心想,这些天自己魂不守舍,记忆力减退了许多。

    去年最后三天,老梁穿着刚从国内买的冰爪参加冬营,结果崭新的一对冰爪有一只的铁链竟然断掉了,而且断的很彻底。好在老梁的一位朋友送给了老梁另一双,但其中有一只也是铁链断了一小节。昨晚老梁把那一小节接上。怕出问题,老梁干脆把三支冰爪都带了过来。

    两开车k到了约好的公共停车场,艾伦已经在那里等着。老梁去年十月和一帮人一起去奇拉里徒步,艾伦也是队友之一。那是老梁第一次认识艾伦。过后,再也没有见过。艾伦还是纤细柔弱的样子,但步伐和眼神里透着一种坚毅平和,还透着些许的冷意。冷意和平和在一起就是冷静,这对于喜欢探险的人来说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品性。艾伦把她的东西搬到车上,坐到了第二排。敏娣见状,开门下车,然后也做到了第二排。她不客气地对老梁说,你自己坐前排吧,我和艾伦姐姐好说话。艾伦笑着也不说话,算是默许敏娣的友好之举。其实敏娣是第一次见艾伦。

    别说,这性格各异的一男两女一路上就话题不断。往北开,快到巴里的时候,天边黑漆漆的乌云慢慢压了过来。 开始是风裹着小雪在车窗外啸叫。风刮过一阵,渐渐风势小了下来。此时厚厚的云层已经到达头顶,乌压压地盖住了整个天空,天顿时黑了下来,雪越下越大,不久铺天盖地茫茫一片,路上的车流也开始慢了下来。三个小时后,三人终于到达了集合地点,一个冬季停运的渡口。另两辆车载着其余的五个队友也很开到了。这时天竟然开始晴了起来。

    (待续)

    我的博客《零度左右》也有连载

    • 计划十章结束,看来不行了,最多十二章一定结束掉,写得太烦心了
      • 所谓的“酒入愁肠愁更愁”, 写作也是,如果主题不是自己擅长的,就会越写越觉得难落笔。勉强的思绪拼凑😫,只会让自己变得写字如遇梗……
        老梁还是牵挂着芝诺,把她写在了“紧急联系人”的名单,只是芝诺没他那么的热情。看来老梁不能抽离角色,芝诺就变得“若无其事”了。这个就是“认真“和“不认真”的分别。
        • 哈哈
          • ☕️,老梁的最爱,就连照CT 和去露营⛺️的时候也不会扔掉的,也是你的喜爱😁😄。
            • 哈哈,是的
              • 我好羡慕你,可以把自己的喜爱写进去小说里面的一个主角。如果我也能写小说,我也会用自己喜欢的兴趣爱好塑造一个人物。又比方说,如果我能画画,我也会把自己画得像一个佩剑的大侠😁😄…… +1
                • 试一下喽
                  • 好提议🤭。等我的新工作稳定的时候,大概在冬季的时候,我就也试一下,写一个我喜爱的人物,任意的主题,或者是“回到过去”,或者是“穿越未来”,总之就是做一些我想做的事情,哈哈哈。。。🤭 +1
                    • 看好你!
                      • 好的👌谢谢😁,你也是,加油,继续写自己喜欢写的小说👏👏。
                        • 💪💪💪
    • 鼓励
      • 谢谢鼓励
    • 好文一如既往❤️烦心去跑樱花吧!
      • 哈哈,準備五月底跑個半馬
        • 👍
    • 如果来时方长(十一) 如果来时方长(十一) +2

      这次参加雪地冬营的有八个人,四男四女,外加一条拉布拉多犬。除了艾伦和敏娣外,其余五个人老梁都认识。别看加拿大国土比中国的大许多,但人口只有三千多万,和大北京地区差不多。作为加拿大最大的城市,多伦多三百万人口,要在中国也就勉强算是个中小型城市。多伦多的华裔不少,但来自不同的地区和国家,就产生各自的华人圈子。大陆华人圈子本来不大,玩户外的更少,他们又大都在三五个户外微信群里,所以互相认识的几率非常大。八个人来自八个地方:北京、湖北、香港、河南、福建、广东、新疆和上海。好在新中国统一了语言,大家都操着不同风味的普通话交流。唯一来自香港的敏娣在北京混迹多年,比所有其他人的口音更具京味。

      中午时分,大家从车上卸下行装,把东西绑在雪橇上开始往目的地出发。计划前往六公里外的一处湖边野营地。老梁玩过两次冬营,第一次是前年年底,雪太大,走了不到两公里就安营扎寨了。第二次是去年年底,没有雪,就不用雪橇,除了睡袋厚点、天气冷点,和其他季节的徒步露营差不多。但这次不一样,二月份,正是加拿大最冷的季节。他们要去的地方更靠北,也更冷一些。白天零下十度左右,晚上更是达到了将近零下三十度。那里所有的湖和河流都被封冻住。这次冬营,计划先在湖面上走六公里,然后穿过大雪覆盖的原始森林到达另一个小一点的湖,再走过这个冻住的湖面,到达最后的露营地。

      他们选择的露营地不在国家公园也不在省立公园,而是一个自然保护区内。属于英国皇室的地盘,所谓的“官地”(Crown Land)。官地的优点是没人管,所以免费,不需要预定;缺点也是没人管,没人维护,也就没有露营设施,比如便坑(Box)、火坑(Firepit)、路标等。好在淳朴如乡下佬的加拿大人热衷于户外活动,这些受欢迎的“官地”被玩多了,路就被踩了出来,更有热心的玩家对照政府的标准,搞了不少设施。

      此时接近中午,天彻底晴了。天空湛蓝,云朵洁白。要是光抬头看天不低头看冰封住的湖面,要是没那么寒冷,老梁真的还以为是秋天的天高气爽呢。安省是这个国家湖泊最多的省份。认识芝诺之前,老梁喜欢钓鱼,而且大多是单枪匹马的一人独往。他去了大大小小不少的湖。但那都是在夏秋两季,从来没有在冰天雪地的时候来过这些水域。

      这个位于保护区的湖面是狭长形,看起来更像一条河。湖面宽度大约百十米,在几十米高的丘陵里蜿蜒迂回,一眼看不到尽头。今年的雪不多,湖面上积雪勉强没住老梁的脚踝。湖面正中央,有两条被压出的车辙印,这是雪地摩托留下的痕迹。一行人拉着各自的雪橇往前走。不时有骑着雪地摩托的风流男女飞驰而过,留下一串串放肆的笑声。空旷的湖面和如洗的天空让老梁这一刻彻底忘记了自己生命和感情的劫难。

      老梁是八人中最年长的,又是第一次玩这种冰雪户外,所以大家都照顾他,没有让他多带东西,他拉着借来的小雪橇,上边放着他的背包,在冰面上行走非常轻松。

      三个小时左右,大家到了扛船处(Portage),开始进入到山林。所谓扛船处(Portages),是玩独木舟露营的一个关键的地方。在安省,众多的湖泊像星星一样洒落在各处荒野,大多湖泊不通公路,只能划船进去。玩独木舟露营,就是自己扛着独木舟和露营的帐篷睡袋食物之类的东西,从一个湖到另一个湖。要穿越水面,就必须划独木舟;要穿过两湖之间的林子,就必须扛着独木舟从一个湖的岸边到另一个湖的岸边。这个所谓的岸边就是扛船处(Portage)。Portage似乎也可作为动词“陆地搬运”来用,是玩独木舟露营中最艰苦的部分。如果人少物多,就要在两个Portage之间来回搬运两三趟。国家公园和省立公园在Portage的地方都会有一个明显的标志,当然山林里的小道也有指明方向的标识。对于无人管理的官地(Crown Land),就要靠玩家的经验了。老梁他们要去的那个营地就是官地,要穿越两个湖,中间只有一段要扛船。因为这次露营的组织者到过这里很多次,所以轻车熟路。

      山林里似乎覆盖了比冰面上更厚的积雪。穿着雪鞋的六个人在前,老梁、敏娣和拉布拉多托尼在后,往另一处湖泊行进。走了六七百米,就到了一处看似平坦的沼泽。夏天沼泽里全是水,要绕过沼泽才能到达另一个湖泊。但现在是冬天,这片沼泽全被积雪覆盖,绕湖的小道也完全被雪覆盖,一点道路的痕迹也没有。于是大家决定不再绕沼泽路,而是直接穿行沼泽到达下一个湖泊。

      开始还好,虽然脚下有些松,但还算可以行走。走了一半,沼泽的地面越来越软,很多地方竟然没有结冰,一踩一个水坑。穿着雪鞋的六人,前行虽然艰难,但因为有雪鞋不担心脚会陷到泥里。托尼也没问题,一路都在雪上撒欢。但苦了老梁和敏娣。一路都小心翼翼,但还是陷进去好多次,好在穿的都是靴子,又有绑腿,水倒是没有进入鞋子湿了脚。终于到了对面的Portage,老梁一看脚下,左脚的冰爪不见了。途中敏娣也发现一个脚的冰爪不见了,但因为发现的早,很快就找了回来。老梁却不同,穿过了沼泽才发现少了一只冰爪。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前几个月,也就是去年年底三天,和艾伦他们冬营,新买的冰爪有一只就断了链子。这一次,不是断了,竟然是完全丢掉了。老梁心思一贯很重,但以前不迷信,这点事不会放在心上。但最近得了癌症,他开始信命了。他想,上次断了冰爪链子,似乎是自己得癌的先兆;这次要是丢了整个的冰爪预示着什么?他不顾大家的阻拦,径自往回去找,似乎找到了冰爪就能破了咒。老梁找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找到。但因为老梁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寻找和避免陷坑上,反而不再去想丢冰爪的迷思。虽然没有找到,他也把这个不祥预兆念头给彻底忘记了。

      越过第二个小湖,营地就在湖边的丘陵上。到了营地,已经四点多了。加拿大维度高,冬季天特别短,五点就天黑了。大家齐力把厚重的大帐篷搭上,又把炉子架起来。炉子在帐篷的中间,炉子的烟囱通过帐篷设计好的洞口伸出帐外。大帐篷加带烟囱的炉子就是热帐。围着炉子,热帐里可以坐十个人。但只能睡四个人。来之前就大家已经说好,老梁、敏娣和另一个男队友住热帐,其他队友都在外边住自己的帐篷。

      帐篷搭好,炉子架上,木柴准备齐当,开始生活做饭。各自把从家里带的食材和酒拿了出来,今天打边炉吃火锅。大家边吃边喝边聊,气氛十分融洽。来之前,芝诺嘱咐老梁要“Behave”,老梁当时不解,还以为芝诺让自己不要到处留情。因为这个词是用来说规范小孩子的行为。老梁心里挺高兴,起码这是情侣之间类似“路边的野花不要采”之类的提醒。他多嘴想向芝诺得到肯定的含义,就问是什么意思。谁知道,芝诺解释说让他少喝酒,不要趁着醉酒哭说自己的感情故事。老梁这次很听话,酒喝的少,话也没有多说。

      但八人中还是有一个人却醉了,这人是敏娣。敏娣坐在火炉边,一手搂着托尼,一手拿着杯子,杯子里都是浓烈的白酒。开朗的敏娣话越来越少,脸越来越红。坐在边上的艾伦抢过她的杯子,要把剩下的酒都倒进火炉:“可以了,敏娣,不能再喝了“。敏娣也不搭话,又抢过杯子,松开托尼,非常利索的把艾伦推了一个趔趄。然后笑说:“托尼,你不是人,干嘛不让我喝酒。”大家都笑了,一个男队友说:“托尼虽然是你儿子,但它真的不是人呢。”只有老梁知道,那个托尼不是这个托尼。

      敏娣歪歪斜斜地站起身,越过她前面的队友,摇摇晃晃往外走。大家以为她喝多了去解手,也不介意,让开道让她离去,托尼紧跟在它“妈妈”的后边。过了五六分钟,托尼回来了,敏娣却没回。此时帐篷外的气温已经降到了零下十八度。艾伦说:“不好,敏娣应该醉倒睡到雪地里了”。于是大家纷纷起身都涌出帐篷。远处传来一个女声的哭泣声,那是敏娣无疑。大家赶紧奔过去,要把敏娣拉起来。敏娣态度很坚决,她把头埋在雪地里,就是不起。

      老梁过去,小声在敏娣的耳边说:“敏娣,你现在不是一个人呀,你的儿子托尼需要你照顾的。”果真这句话起了作用,敏娣站起身,大声喊着托尼。托尼挤过人群,来到敏娣面前。敏娣一把搂住托尼,哭着说:“托尼,托尼,我爱你,你知道我多么爱你吗?“大家以为这是敏娣的醉话。老梁知道这不是。他想起他和芝诺分手后,独饮宿醉,也是喃喃地叫着芝诺的名字,说自己如何地爱她。老梁心里一阵心酸,眼泪几乎要涌出眼眶。

      此时老梁的电话铃声响了,他以为是芝诺。拿出电话,却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老梁犹豫一下还是接了。是陈医生。

      陈医生爽朗地问:“梁先生,你是不是在露营呀。“

      老梁笑着回答:“是的,手术前最后一次。“

      陈医生愣了一下才说:“手术前?”不过很快转了话题问老梁的营地在哪个区域?“

      老梁也不清楚他现在所在的方位,只知道是这个地方叫九里河(Nine Mile River)。于是他说:多伦多北面,两三个小时的车程吧.”

      陈医生开玩笑地说:”我真佩服你呀,今天非常冷。下次再露营带上我吧!”

      陈医生回到正题:“你的CT扫描结果出来了,你要现在知道还是回来后到我诊所面谈?“

      老梁心里掠过一丝阴云。他想要是好消息,一般人不会拖着,而是会马上把。老梁真的很想知道。但如果陈医生得到是坏消息,癌细胞侵蚀了内脏,自己能挺的住吗?

      老梁果断地对医生说:“不要说,我要享受这次冬营。我星期一回来,大约晚上六七点,我再给你打电话“。

      陈医生说:“这事不急,等周二去我的诊所详谈吧。“老梁只好说好吧,就挂了电话。

      自从芝诺劈腿Robin, 老梁就很少能睡个好觉。一躺在床上,他脑海里就是芝诺和Robin的亲热场景。芝诺开始总是说,别担心,我爱你。后来改成,我爱你,像兄妹一样。再后来就不再说“爱“,也不允许老梁说”爱“,要用”Taco Bell”来代替“爱”字。老梁十分不解,他不能确定芝诺到底是不是还爱着他。这种不能确定的关系,把老梁折磨的整夜未眠。每当芝诺和Robin出现争吵,芝诺第一时间就会给老梁打电话。老梁一直觉得芝诺还是爱他的,就是时间久了,两人都失去了激情。老梁认为芝诺和Robin的关系只是新鲜一时,激情过后,还会回到自己的身边。

      肉体的折磨比起精神上的折磨更容易让人适应和接受。老梁对芝诺的爱,始于肉体,然后灵魂和肉体的结合,现在没有了身体的亲热,只剩下了灵魂的缠绕。也许是酒精作用,也许是自然的治愈,也许是因为想到了最坏的结果,今晚老梁睡得非常好,尽管知道自己的病情凶多吉少。

      这一夜,沉睡中的老梁做了很多的梦,有时很甜蜜,有时很愤怒,有时又感觉奇奇怪怪。 在这些梦里芝诺都是主角。 开始似乎有很多情节,老梁记不清了。他只记得 两个人站在在一个火车站的站台,还是那种小镇车站,从这头可以看到那头的那种。站台上空空荡荡的,只有两个乘客,就是老梁和芝诺。 他俩慢慢地沿着站台边走边聊。老梁依稀记得的他的羽绒外套,那件深灰色的加拿大鹅, 不知为何落入了铁轨。这是芝诺前年圣诞节给老梁的礼物。 芝诺附身把外套捡起来,两人继续往前走。

      不知怎得两人就到了出站口。 芝诺松开老梁的手要离开。隔着人群老梁看着芝诺一步一步地往外走,她走了一半犹豫不前,然后扭过头看着老梁。 老梁看到芝诺眼里是犹豫是惊慌。 老梁知道是Robin来接她。 再后来,他看到了Robin和芝诺并排站在一起,两人都一脸黑线,也不说话,似乎在生气。 老梁从前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他上下打量着Robin,只见她头发稀疏,身材不高,微胖,穿着灰黑色衣服。 头大脸圆,一副猥琐油腻的中年妇女的样子。 老梁心里一阵绞痛和愤怒。 老梁心说,我的芝诺即使是个蕾丝边,也不至于找这样一个女人吧。芝诺一定是被她挟持和下了蛊。 老梁怒不可遏,拾起一根树木的枝干,对着Robin就要抽打。开始有些不敢下手,一旦打下去,就一遍一遍的抽打,Robin也不还手,冷冷地看着老梁,又转过头可怜巴巴地看看芝诺。 可笑的是,那根树枝,竟然是露营时的那种,没有树皮、浅褐色、光溜溜的、细细的手指粗、带有分叉的那种。Robin眼泪出来了,她猛然转身疾步走出站口大门,很快就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芝诺再次回到老梁的身边,羞愧地低下头。老梁问芝诺,你到底爱男人还是爱女人,芝诺不回答。老梁又问你是不是爱过我,芝诺坚定地说爱过。 老梁不相信,又问,真的爱过我吗? 芝诺使劲地点点头,非常肯定的回答说是的。 老梁拉着她停下,又问,咱们是不是有可能复合。 芝诺支支吾吾不说话。 突然,芝诺拉老梁到她的身边,要和老梁接吻。 老梁有些胆怯,小心翼翼地看看四周没人,就把芝诺挤到墙边。 两人忘情的吻着,芝诺突然两手捧着老梁的脸,把舌头伸到老梁的口里舌吻,老梁觉得嘴上脸上都是黏糊糊湿漉漉的。

      他猛地睁开眼,原来是那条拉布拉多犬托尼在舔老梁的脸。老梁赶紧把托尼推开。托尼立着不动,充满乞求的眼睛望着老梁。老梁自家也有狗,他知道这是托尼狗语,他有事相求。老梁从睡袋里坐起身,感到一阵的寒意。原来木材烧光了,只剩下了些灰烬。老梁赶紧起身,往炉子里添柴。好在灰烬深处还有火炭,在烟囱的助力下,炉火很快又燃了起来,帐篷里温度不一会就恢复了正常。托尼看这老梁忙活,慢慢回到自己“妈妈”敏娣身边蹲下,倚着敏娣的睡袋卧下去,温顺地把头低了下来。老梁望着狗发呆,他希望自己下辈子做条狗,安安稳稳地守住芝诺的。就像是眼前的这个托尼,而不是敏娣酒话里托尼,一直忠诚地依偎在敏娣身边。

      天渐渐的亮了起来。老梁穿好衣服,走出帐篷。下雪了,雪越下越大,大片大片的雪花密集地飘了下来,似是天漏了一样。不知何时,托尼也出了帐篷,和老梁并排站在一起。老梁闭着眼,任由雪花落在自己的脸颊、头顶、四肢,然后穿越皮肤,进入到血液,化成冰水,最后沁入那颗不安的灵魂。

      全部连载看我的博客《零度左右》:

      • 本集有点狗血剧情,大家多担待!
        • 哈哈哈😀😀😀。。。原来,芝诺喜欢的“Robin”是女的。。。怪不得,老梁天天都睡不好觉,在思考人生🤔。顺便查了一下Robin这个名字,原来是男女各占一半,是通用的。
          “2021年:在每百万人中,男生叫Robin的人数为164人,女生叫Robin的人数为132人。 2020年:在每百万人中,男生叫Robin的人数为191人,女生叫Robin的人数为158人。”
          • 哈哈😄
        • 我X,这还是一个拉拉的故事啊
          • 不准确,是非正面地穿插了一小段拉拉情
            • 那就再加一段老梁的基情吧
              • 😀😀😀
      • 鼓掌👏
        • 谢谢🙏
    • 如果来日方长(十二 完结篇) 如果来日方长(十二 完结篇) +3

      老梁玩过四次冬营,这是他的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
      第一次是疫情刚开始的那年,露营地就在停车场边上,走路五六分钟,根本没有背包徒步,更别说雪橇热帐了。
      第二次是前年年底,那年雪很大,天气却不冷。露营地离停车的地点也就一两公里。那次没有热帐,有很少的雪橇。雪厚但软绵,要把地上的雪踩实了,才能在上边搭帐篷。那夜,大家围着雪地里的篝火喝酒扯淡。老梁记得也是一个说粤语的队友,特别能喝。不过和这次不一样,那家伙是个雄性,酒量比敏娣大多了。一瓶半的伏特加竟然没让他喝倒,喝高了就唱起了《沧海一声笑》,而且还是黄沾改变的黄色版本。虽然老梁听不懂,但从那老广暧昧的眼神里,他知道歌词一定非常咸湿。
      第三次是两个月前,去年最后的三天。老天只给了零星的一点雪花。天气虽然寒冷,但没有冬天那种白雪茫茫的人生迷失感。全程都在肃杀的山林里走呀走呀,似乎永远走不完那黑乎乎的坚硬的路途。
      这次不同,第一天在冰冻的湖面上,一伙人和狗,拉着雪橇浩浩荡荡地行了六公里。宽阔的湖面湛蓝的天空和呼啸的北风让老梁感受到了加拿大真正的魅力所在。第二天周一,天气更加寒冷。一大早,大雪就开始飞舞起来。这次要在这个营地里待两个晚上,所以这天没有徒步。大家在营地周围散步、冰钓、烤火、聊天、射击、放风筝等等。活动繁多,老梁都一一尝试,竟然把昨天陈医生的那通不祥的电话暂时忘记了。
      周一傍晚老梁结束了冬营。回到现实生活的老梁,继续着忐忑不安的状态,他给梁太和芝诺各发了回来的消息后,开始做这次露营的短视频。老梁做完视频,再把它发到社交媒体上,此时已经块十点了。老梁困得不行,很快就睡着了。
      周二早上,老梁第一次醒来,没有开灯,他伸手去把闹钟上的按键按了一下,就着闹钟本身的灯光看,才两点三十二分。 老梁觉得睡的已经很充足了,但毕竟才睡了不到五个小时,于是就想继续睡觉,但又惦记着自己的短视频,就干脆开了台灯,坐起来,把手机打开。 昨晚上发的这个露营的视频, 配了战歌《Votory》,不到二十四小时的观看超过了三千,获得了不少的赞和评论。老梁 顺便看了看芝诺的在线状态,她昨晚最后在线是十点三十七分,应该也睡的不错。到了三点十分,老梁关了手机,拉灭灯,躺下。 心里想着芝诺,但那种失落和揪心已经减轻许多,似乎自己准备好了要把这段感情翻篇,和她做个好兄妹。 本以为会睡不着,但很快就睡着了。
      晚上陈医生约老梁到六点半去他的诊所讨论CT检查报告。老梁心里有些慌张,如果报告不好,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这样的事实。老梁有一点点想请芝诺和自己一起去的念头,但想到可能还是会遭到她的拒绝,就没有开口。梁太要和他一起去,老梁婉言拒绝了。
      看完医生七点多。到了八点半,老梁给梁太和芝诺各打了一个电话。
      老梁通报了检查结果,他说喜忧各半,还问对方先想知道坏消息还是好消息。
      梁太要先想听坏消息,但芝诺却说先说好消息吧。
      好消息是陈医生说CT扫描没有发现肝和肺有任何癌细胞的踪迹,虽然有一额肾上腺瘤,但很小不必理会。老梁转述医生的话说这肯定不是第四期,不是大肠癌晚期。
      坏消息是病理报告出来了,陈医生说确定是癌症了,4.5厘米大小。要下周二做手术切除三分之一的大肠,也就是半米长。还不能确定是前三期的那一期。手术期间,要从腹腔内取出二三十个淋巴,送去活检, 如果发现癌细胞侵蚀到了淋巴,算是三期,手术后要进一步的化疗。如果没有发现,就根据癌细胞再大肠壁的深浅决定是第一期还是第二期。第一期,不需要化疗,第二期也需要预防性的化疗。
      梁太听到老梁的叙述后,对老梁说,没事的,我觉得你肯定不会是第三期。但老梁听出了梁太的忧心忡忡。
      芝诺听完,开心地说,太好了。别担心手术,她的姨姥做了这个手术,已经十几年了,现在八十多岁,还好好地住在温哥华呢。然后又说,最近自己母亲病了。老梁还以为是Covid。芝诺说是感冒,要命的是大人小孩轮流来一遍。老梁勉强笑着说:你负担够重了,三个小孩,两个老人。芝诺说,在加上你,三个老人。老梁听她口出此言,心里又悲又喜。喜的是她把自己当家人看待,悲的是她把自己也当成了负担。但喜还是大于悲很多。老梁爽朗地笑道:我很强壮的,可以和你一起负担这些。
      说七说八,不知怎么老梁就问芝诺是不是可以在自己住院的时候来看老梁。芝诺肯定地说说不行。老梁问为什么,芝诺说,说下周她要去旅行。老梁猜想十有八九她要和Robin一起去。老梁不想问也不想知道。但最终他还是忍不住多嘴问是不是和她,芝诺犹豫了一下,说是的,又说周日走,去纽约,可能要等到老梁出院才能回来。虽然有了心里准备,但老梁还是像被钝器在脑门上被猛然一击:自己病入膏肓,生死未卜,她却要和新欢度假。老梁这次没有像以往一样忍住心里的愤怒,他说:“你们俩是我的克星。每当我需要你的时候,不仅你不在,还要专门干那些刺激我的事。”
      芝诺在听筒那边听着,静悄悄地一点声音也没有。老梁继续说:“你还记得吗?去年夏天,我和几个朋友去挑战勃朗峰徒步,每天都是背着重装,上千米的爬升,只期望每天能和你说说话,你却失联数日,害得我整日失眠。几天下来,瘦的脱了人形。那次你也是和Robin去美国自驾。是吗?”
      芝诺说:“对不起。” 声音小的,老梁几乎听不见。
      老梁接着说:“第二次是去年十月,我要去芝加哥跑马拉松。去之前,我恳求你支持一下我,我们每天通个话。你答应的好好的,但到头来,你和她又去了美国自驾,连续几天不接我的电话,害得我几夜不能入睡,差点死在马拉松的路上。”
      芝诺似乎有话要说,刚开口,老梁就愤怒地径自挂了电话。老梁心情落入谷底。那天晚上老梁喝了很多酒,九点就躺在床上试图睡觉。但芝诺和Robin在车上手牵手的画面,一直萦绕在老梁的脑海里。虽然喝的一塌糊涂,但老梁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
      第二天,老梁六点起了床,学了一个小时的法语,他看芝诺还是没有上线。于是就把学习法语的截图给她,然后开车去健身房。刚到健身房,他就看到芝诺来了短信:“早上好,我回来后,会去看你,别担心。”
      老梁心里稍微一点点得到了安慰,但他没有马上恢复。过了一个多小时,老梁实在忍不住回芝诺说:“你旅行回来后,不要来看我。手术后,我一定憔悴不堪又老又丑。也许以后我们都不要再见了。我们在线上聊聊天,经常通个电话就行了。“芝诺没有回他话。
      到了星期六,恰逢元宵节。 早上两点多老梁就醒了。他用中文发了短信给芝诺:“今天是元宵節,節日快樂,親愛的細妹!“然后自我解嘲地用英文说:“呵呵,只是找个理由给你打个招呼,非常想你(haha, just find a reason to say hi to you. Miss you so much!)“芝诺一般八点才起床,但今天六点刚过,她就回了老梁的话说:“Good morning!“
      每逢周六,老梁的华人跑团都要去户外群跑。自从老梁当上了群主,这个跑团的户外群跑活动坚持的很好。春夏秋冬,只要天气没有恶虐到不能出门的地步,这群跑步爱好者都会风雨无阻地出门跑步。
      这天天气晴,但温度却低,零下12°,体感温度零下20°。这在多伦多算是比较冷,但还不是最冷。老梁七点十五开车出了门,有点晚,他心里有些着急,到停车场时已经过了七点半。今天参加群跑的,加上老梁才五个人。大家觉得冷,一致同意跑五六公里。
      边跑大家边聊天,跑友知道了老梁要去医院做肠切除手术。于是一个跑友给老梁讲了十年前他的足球队友,一个比他年长十岁的牙医,查出肠癌,三个月后就去世了,当时让他吃了一惊。另一个跑友也凑过来,给老梁说的聂卫平肠癌的故事,并要把有关的视频发给老梁。他说棋圣是肠癌第四期,已经活了十多年。他是四期,现在的存活率也才大约10%。十多年前更是像是判了死刑。医生建议不做手术,化疗算了。但聂卫平却坚持做大肠切除手术,他算是运气不错,你看现在还活着。老梁只是笑着听着,但没有任何评论和附和。
      奇怪的是老梁今天跑步没有觉得冷,也没有觉得累。跑完步他去健身房桑拿,竟然没有出汗,这让老梁心里十分不爽。回到自己的房屋,梁太因为什么事情也在那里。按惯例,老梁每周六跑完步会洗积攒了一周的脏衣服,他把洗衣筐里的衣服塞入洗衣机,然后就简单做了饭。吃饭时,老梁哭了,怕梁太看见,他憋着尽量不让眼泪流下来,但泪水还是不争气地流到了腮边,他佯装抬手摸头,顺便把眼泪插一下。其实梁太已经看见了,但她没有言语,静静地离开了饭厅。
      老梁做了今天跑步的视频,特意配上了“送你一朵小红花”。这是一部同名电影的插曲,电影讲述了罹患癌症的男孩韦一航与女孩马小远两个家庭的抗癌故事,思考和直面了每一个普通人都会面临的人生命题。歌的词曲作者和演唱者叫赵英俊,在电影没有上映前,年仅43岁的他就得了癌症去世了。
      老梁想,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我配这首歌的含义。我是要自己给自己颁发一朵小红花。他继而把视频在Whatsapp上发给了芝诺。幻想芝诺也会给自己颁发一朵小红花,因为歌里唱道:奖励你走到哪儿,都不会忘记我啊。歌里还唱道:那些真实的幻影啊,是我对你的牵挂。
      老梁发现的这条短信的后边只有一条勾。他知道,一条灰色的对勾表明,短息没有到达对方的手机。原因唯有两个,一是对方关了手机,二是对方没有信号。老梁怀疑芝诺已经去了美国,于是就问她:“你在美国?(Are you in US now?)“
      没有回信,还是一条勾。过了一个小时左右,一条勾变成了两条,而且灰色变蓝了。老梁知道芝诺接到了短信并读了,于是他又问:“你妈妈的病好了吗?(Your mom feels better ?)“
      芝诺终于回了老梁的第一条信息:“是的,在美国(Yes in us now.)”
      稍等片刻,她又回了老梁的第一条短信:“我母亲挺好。( My mom is good)”
      她问老梁:“你怎么样?(How are you doing?)“
      老梁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你说你周日走,怎么早走了一天(You leave one day earlier)“
      然后他才说:“我感觉不好!(I didn’t feel well)“
      芝诺说: ”对不起( I am sorry)“
      老梁说: “我以为我翻篇了,但我没有!( I thought I turned the page but it is not true)”
      芝诺说:“不用担心,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和哥哥( Don’t worry you are my best friends and brother)”
      然后又说:“无论你说什么,手术后我一定去看你((No matter what you say I will see you after your surgery)”
      老梁默默地在手机上删除了Whatsapp, 然后开车出了门。他再也没有回来,这次他彻底没有机会翻篇了。他生命的最后一页的最后一行,在了401的一起交通事故中写下了句号。
      老梁在医院留的紧急联系电话是芝诺的号码。医院打来电话给芝诺,那人以为芝诺就是梁太,就问她为什么你丈夫没有去化疗。芝诺这才知道老梁的CT检查结果非常糟糕,癌细胞不仅转移到了肝上,在肺部也发现了阴影。
      又过了几天,梁太收到了一封老梁的信。信很简单:“对不起,老婆,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留了遗嘱在董律师那里,他会帮你处理一切。” 这是第一次老梁称呼梁太“老婆”。
      而芝诺则收到了老梁的笔记本电脑和一封手写的信。
      信是用繁体中文写的:
      芝諾,
      我們剛認識時,你說我的中國字寫的好看,期望有一天可以看到我手寫給你的情書,現在就寫給你。這是一封情書,也算是一封訣別信。
      提起筆就想起了“剪刀”,如果可以用什麽東西來作爲我們感情的象徵,我想“剪刀”再貼切不過了。開始你用這個東西來“要挾”我不要“渣”,我“從”了你。那時不是因爲我愛上了你,而是因爲我想穩定下來,找個人好好相處。後來才覺得這也是一種PUA,當然你是無意的,我也樂於接受這樣的情感控制。但你的“剪刀”越來越多地夾雜在我們的談話中,我們都慢慢開始陷入一種纏綿而又深情關係中,我以爲這就是中年人應有的愛情。後來知道,這並不是你想要的。你還記得嗎,我們起初的約定是做一對安全的性伴侶,不影響各自的家庭。我們做到了,互相信任,給各自一定的空間。但那天你幫我理完髮,我不想離開,你決意要把我轟走。我想吻你,你左右躲閃。在我的逼迫下,你才萬分不樂意的接受了我吻,那是我們最后的一吻。我知道,你對我真的沒有感覺了。甚至連你的失眠和痛苦,都絲毫和我沒有半點關係。你幫我打開門,我留戀地回頭看你冰冷陌生的表情,突然想到了“剪刀”。芝諾,你還是三年前的你,但那把“剪刀”已經不是同一把“剪刀”了。以前那一把,是你警告我不要到處留情,是宣示我是你的私人所屬,是來維繫我們的排他關係的。而現在這一把,你要用來把我們曾經的深厚情感一“剪”兩斷,各不相干。
      上次在微信上給你留言,留了八百多字,算是我第一次你寫信給你。那是去年的八月十四號,是我們交往的第1017天。當時你在古巴,和Robin在一起,那時我並不知情。你説我的這封電子的信你沒有收到,後來你和Robin私奔去美國,我又發給你,被她發現,她刪除了信而且和你大鬧一場,你有没有看到。直到第三次,當你們關係緩和下來,我再一次發給你,你才最終看到了信。似乎,你沒有什麽的感覺。還調侃的問我,只算了1017天,算了沒有算多少小時。你説你天生就喜歡女人,我的出現是你人生的意外,你爲我犧牲了你的天性,我不信。
      寫這封信時我細細體會,才覺得,你潛意識裏在埋怨我。怨我沒有愛你愛的那麽細節、那麽深入。其實在性愛上你已經提了很多次,説我對你的身體失去了興趣。我以爲你要的只是性。其實你要的是感情。你對感情是“貪婪”的,我對感情是“汎濫”的,這是我們各自的弱點,如果從不同的角度看,這也是優點。我沒能給你深入細緻,於是你就找到了“瘋狂“的Robin。而我”汎濫“的感情,卻沒辦法收回。你聽説過”覆水難收“這個成語嗎?以前我以爲是指破鏡難以重圓,現在才體會到這個成語的背後是何等的悲劇。一個人把所有感情傾盆而出,不留絲毫,結果成了沒有歸宿的孤魂野鬼。這個人就是現在的我。
      我們三年多的糾纏,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説起。那就依著你,先算一下我們相識的時間,我們相識在2020年10月30日,星期五,晚上八點十分。現在是2024年2月25日早上八點十分。我們一共相識了1203天11小時20分鈡,一共28,883.97小時,1732520分鐘。我們最後一次在一起是2023年12月1日,那天早上我們爭吵后,你哭著離開,我看了看錶,是凌晨四點五十分。如果哪天算我們分手的時間,我們一共在一起了1125天8小時40分鈡,一共27,008.67小時,1620520分鐘。芝諾,我們還要算秒嗎?你發現沒有,無論這麽算,每個分鐘的數字裏都有一個520,這就是命,我信了。
      我之所以用分鐘,而不是用天,用小時來計算我們的關係,是因爲,這將近173萬多分鐘裏,我幾乎每分鐘都要想你一次。似乎我以前對你提到過爲什麽我抽烟上了癮,我説因爲抽烟時的一連貫動作重複上萬上十萬次,就成了習慣。手裏沒烟,就像是情緒沒有了着落。在这173萬分鐘的时间裏,我不斷地想你;即使沒有173萬次,也有100萬次,想你成了習慣,愛你成了癮。沒有你,我就丟了魂。
      最近我們通話,我總是對你説,如果來日方長,我要把你看緊,再也不會把你弄丟。我會安分地留在多倫多,哪怕你不見我,但只要我想到我們共享同一個城市的月光,我就滿足了。我真後悔不該說那個該死的“如果”,而只説“來日方長”。似乎一語成讖,我的來日並不方長。我不想在這不方長的來日裏,遭受肉體和精神的凌辱,我決意先走一步。
      还有千言万语要说,它们都在我的日记里。筆記本電腦的密碼是我們相識的分鐘數:1732520 。如果有來生,讓我們做兄妹吧!
      祝好,下輩子見!
      你的兄長梁權周
      芝诺收到老梁遗物时,是个三月初的一个下雨天。芝诺和Robin正在吃晚饭。芝诺起身去了里屋,关了门。Robin并不像老梁梦里那样的中年妇女,而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姑娘,比芝诺年轻,更比芝诺多了几分妩媚。Robin立在卧室外的门口,她听见卧室里传出芝诺呜呜的哭声。

      (全文完)

      小説全部章節可以點下面的鏈接:

      • 写作辛苦😓谢谢🙏
        • 谢谢
      • 结尾有点仓促
        • 我也这样认为,确实不想再写了,负面情绪太多啦 +1
      • 结尾,竟然会是这样。让老梁再也没纠结和失眠的煎熬,走了…… 结尾,竟然会是这样。让老梁再也没纠结和失眠的煎熬,走了……

        我猜,这条路应该是他自己已经选择好的。因为他已经写好了遗嘱和遗书,所以,交通意外不是意外,而是他自己愿意这么发生的。最后,在给芝诺的遗书也精确到了分钟:1732520。可是,他这么做,只会给芝诺带来无穷的伤心💔和痛苦😖,😮‍💨……“不让她有好日子过了”。太狠了。。。

        • Sorry
          • 😂🤪🤪……结尾,你应该这么写,老梁给芝诺的最后一份邮件,应该有这个插图: 😂🤪🤪……结尾,你应该这么写,老梁给芝诺的最后一份邮件,应该有这个插图:


            :


            这么一来,那一秒,也可以安慰一下芝诺,好让她没那么内疚啊……👶

            • 有道理哈
              • 当然啦😁😂
                • 😜
                  • 你今天可以煮一壶咖啡☕️来庆祝这篇小说的杀青啦🎉🎉🎉……
                    • 哈哈,晚上准备煮酒自饮

                      邀明月为伴,携春风共舞
                      • 好有意境,还可以在你的房子的back yard 撘一个帐篷⛺️,哈哈哈😄😄
                        • 好主意
      • 首先道一声幸苦。 首先道一声幸苦。 +1
        第二,感谢给我带来很好的享受。第三,说一点读后感:其实我觉得从一开始整篇小说格调就是阴暗的。所以我对老梁最后“意外”去世(也许不是意外,他早就有些生无可恋)并不觉得意外,甚至早就猜到这么一个结局。不过,确实感觉后几篇有点赶。尤其是最后的十二,显得仓促一些。也许生活就是这样的仓促。
        • 谢谢🙏
        • 人生就是这样,开始轰轰烈烈,最后经常是潦草离场 +1
          • 同意,何止是人生
      • 老梁满心遗憾而终,不忍卒读啊
        • 🙏
    • 很羡慕那些写小说的人,能沉下心思,大部分人都没这毅力沉下来.
      • 谢谢🙏
    • 辛苦了,读完了。老实说,现在这个年纪,我自己已经对这些男男女女的事不太感兴趣了。还是喜欢你写的纪实类,比如户外和回国见闻,希望以后还能读到。 +5
      • 好的
      • 同感,所以追了几集之后就不再追了。尤其是中英文同上,好像没必要吧。
        • 哈哈,我也是试图来点移民特色:洋泾浜
    • 铭心的爱情终究没能逃脱死亡的宿命。“喝着孤独的酒,吹着自由的风”,感觉这歌词就是为老梁而写。这部小说值得送你一朵小红花🌺
      • 謝謝